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学生中心>>妙笔宝贝>>我写东西顶呱呱>>五年级
 

童年,是一幅美丽动人的画,让我想起无数的童年故事;童年,是一首清脆的曲子,总是让我想起那一件件傻事;童年,是一盒去不掉的磁带,总是让我的嘴角浮现出一丝丝微笑。

 

记得那是我九岁的生日,我邀请了我的生死兄弟谭锦灿,结拜兄弟张磊鸿和罗洋。我爸妈一大早就被我赶出了家,只留了个蛋糕在这里。上午,我的朋友一个接一个来到我家。

 

中午,我们几个就一起做了个稀里糊涂的午饭。唉!这做出来的是人吃的吗?一粒粒黑乎乎的米饭,加上都快面目全非的蛋合成了不是人能吃的蛋炒饭。没办法,谁敢吃呀?我们只好空着肚子在那里玩电脑。到了下午3点多,我们实在忍不住了,提前开始吃蛋糕了。

 

我们大吃特吃,吃得变成奶油关公了。看看罗洋,像刚演完花鼓戏回来。谭锦灿像个“花花公子”。而张磊鸿呢?他可真得回家洗个澡了。我们闹得满房都是蛋糕,都见不得人了。突然,我抢着一大块蛋糕就像兔子一样往屋子里跑,把门一锁了事,生怕他们追来豪抢。我就独自在屋子里细嚼慢咽地吃起蛋糕来。

 

吃完了,我准备出去,没想到弄了一手的蛋糕油,门怎么都打不开了。我不知所措。难道因为吃“独食”,老天故意惩罚我不成?我急中生智,把蛋糕油都擦在了被子上,成功脱逃。

 

  春天过去了,夏天过去,生日又来了。可是童年却一去不返了。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那样的傻事,我再也不会做了。我是多么怀念过去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