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学生中心>>妙笔宝贝>>我写东西顶呱呱>>六年级

这几天父亲没有出去工作,在家里休息。回家的时候,我把要去中心校参加竞赛的消息告诉了他。

 

“哦,真的啊!你得好好学习,我不要一等奖,只要三等奖就行!”父亲刚才还趴在那儿默默地看电视,默默地吐烟圈,这会儿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父亲这几个月以来一直很累,而且也很晚回来。我们根本说不上一句话,这是他几个月来第一次和我说话。

 

“爸,你想咒我呀?现在只有一等奖和二等奖,哪有三等奖?”我对父亲说。

 

“哦!”父亲有点尴尬,笑了笑,长时间被烟熏黄的门牙露了出来,眼角也多了些皱纹。他挠了挠后脑勺,一幅憨憨的样子,问:“是吗?”

 

第二天回来。

 

“考得怎么样?”父亲依旧盯着电视,默默地抽着烟。

 

“考得不好吧,没关系──”我原以为父亲要骂我,可是没有,他知道我数学差,肯定会在上面出问题的。

 

“没关系,以后还是有机会的。”父亲摸摸我的头,安抚我,同时也安抚自己。

 

“以后没有了,这是最后一次!”父亲听后,脸突然间僵住了。过了一会儿,他的嘴角微微向上扬,挤出一个很勉强的微笑……

 

见到父亲这般模样,我难受不已。不行,这样未免也太直了点,应该给他一个希望才好。

 

“啊呀,骗你的啦!”我用最纯真的笑容掩盖住一个充满爱心的谎言。

 

父亲刚才勉强的笑立刻绽放得自然而动人,嘴巴咧得大大的,露出烟黄色的牙齿,眼睛眯缝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儿。

 

让人心酸的一个笑容呵!(指导老师:刘俊青)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