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学生中心>>妙笔宝贝>>我写东西顶呱呱>>六年级

一阵风从虚掩着的玻璃窗悄无声息地钻了进来。“叮叮──咚──”床头的铜色风铃轻声地应和着,唱起歌来,将我从梦境拉回了现实。

 

窗外是绵延到天际的洁白。

 

它那么纯,那么浓,是上天不小心将那盛白颜料的小盆子打翻了罢?或许,是有人特意涂上去的?但答案在此时已变得无可厚非,它是那么美,这是毋庸置疑的。我愣住了。

 

我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跃到大大的玻璃窗前。温热的脚尖和冰凉的地面接触,仿佛要冒出白白的蒸气来。我打开窗户,手掌在半透明的玻璃上留下了浅淡的白色印记。掌心湿湿的,我攥紧了指尖。呼──一阵微风迫不及待地冲进房间.它撩起窗帘,和风铃嬉戏,在小小的房间里上窜下跳。我好笑地看着它,一边把头伸出窗外。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霎那间充盈了心房,窗外独特的气味掠过我的脸颊,滑过我的鼻腔──它湿润而冰凉──那是雾的味道吗?我朝窗外探出身子,将双手伸进浓浓的白雾里,胡乱舞动着。可当我把双手收回时,原本感觉是满满的双手上却是一片空虚。我苦笑,难道这就是雾的存在感吗?就是令人感到一片空虚?

 

也不知过了多久,晨雾,渐渐散了。原本浓浓的白色变得稀薄,对面的楼房的轮廓已经依稀可见。可雾到哪去了呢?怎么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不见了呢?……也许那雾就是一个少女的白纱裙,少女离开,它也悠哉游哉跟着离开了吧?也许那雾就是一位隐士雪白的长袍,隐士回他的小木屋去了,它也轻飘飘跟着荡走了了吧?──它是那么优雅而神秘。我忽然无比怀念,怀念晨雾初到时的那份青涩。其实人的一生也是一样的,由青涩至成熟,到了最后,便飘散得无影无踪了。

 

我轻叹,为雾的短暂而惋惜,它曾经如此绚烂,如此多姿,令人惊叹。房间里忽然寂静无声,风也止住了脚步。我沉沉地陷入了思考。

 

忽然发现,晨雾,固然美丽,却只来得及昙花一现,便消逝在这世间。时光飞逝!眨眼间,那甜蜜的童年,那青涩的青春,都即将离我远去,永远无法挽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