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学生中心>>妙笔宝贝>>我写东西顶呱呱>>我写我秀

(一)

“滴────

墨先生按下按钮,一阵低沉而机械的声音传来。整个实验室顿时变得灯火通明。几盏昏暗的白炽灯在努力绽放着自己的光芒。

“嗡────

天花板上传来像是沉闷的低吟,让人感觉这间本来就不结实的实验室随时都会垮掉。

“呃,空调管道需要修一下了。”墨先生托着下巴说。

“少说废话。给我做的药在哪里?!”RK大声吼道。

“呃,这个……”墨先生有点犹豫。

“你还愣着搞什么鬼?要给就快给,不给就算了!”RK显得急躁起来。

“好……吧。不过你听好了。”墨先生说着,走到一个已经生锈的保险柜跟前,像模像样地打开保险柜,取出一瓶淡绿色的药水。“就是这个,这个东西能让人满脑子都是什么……反正就像电脑一样,要什么有什么。不过这个东西喝了的话会让你忘记自己身边的人、事。到最后可能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那就成了一个完全的机器,再也没有办法变回来了。”

“这个……”RK陷入了沉思。

半晌,他点了点头:“喝吧。把它给我。”

“真的?你要想好啊。”墨先生仍然很犹豫。

“嗯!”RK十分肯定。

“那好。我再给你一瓶解药啊。但是只能解7天以内的哦。一旦过了时间,就无效了。”墨先生说。

“行,行!”RK接过药水和解药,塞进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袋子里。

RK满意地笑了。他晃了晃两瓶沉甸甸的药水,走出了实验室。

“记住,要想好啊!”墨先生再三提醒。

没有回音。

墨先生呆呆地立在实验室里,沉默着。

四周是电路损坏发出的“嗞嗞”声,把墨先生包围在里面……

 (二)

RK是一个电脑工程师。

他上个月被诊断出患有“电脑失忆症”。这种病在各地都没有病例,所以RK也不怎么相信。但是,他不得不信──因为他几乎忘记了所有的电脑公式、编程的代码、修理的方法等。站在电脑前,完全无从下手。有时甚至连开机关机、复制粘贴等小学生都会的电脑常识都不记得了。这,对于一名电脑工程师来说,无异于是仅次于失业的噩耗。

发病那一天,本来是工工整整的代码和不允许丝毫错误的程序变成了杂乱无章的字母和符号。因此,程序完全紊乱,那几台电脑也报销了。这还没完,因为输入了错误的程序,所以,输出去的编码、公式、方程之类的全部错误,有的出其不意地造出了一些病毒。病毒感染了别的程序,使大部分的程序都是有误的。要知道,这些程序是要去工厂、科技馆、制造厂甚至是生产电脑及别的贵重物品的。结果,工厂的机器无法正常使用这些程序,全部报废,无一幸免;科技馆里什么东西都用不了,甚至电灯都多多少少爆了一些;生产贵重物品的更别说了:很多东西都成了次品(生产贵重物品的毕竟装备比较齐全,东西一般是不会报废的),损失了大量的财产。

这家电脑工程楼随时都有可能倒闭。

上司把RK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说什么如果4天后还不把病治好,就要解雇他,并且承担所有经济损失。

他对治好病不抱多大希望,但是,对于“承担所有经济损失”,他可办不到。他们家可是穷得叮当响。当电脑工程师的工资也不多,4000块钱也就差不多了。光说承担损失最少的科技馆,大概是一天的门票钱,至少20000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要他们省吃俭用几个星期,才能勉强凑出来。至于像电脑生产的话,一台电脑就要5000元啊,比他一个月的工资还多。一天生产50──退一万步讲,就算只生产20台,那也是100000元啊。对于他来讲,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啊!

情急之下,他想到了墨先生。是他高中的同学,现在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发明家了,在他们镇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发明的“树高高”液体肥料,得到了全镇居民的一致好评。他想,找他应该有办法吧。

结果,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状况:失去记忆。他想起了他的家人,父母,亲戚朋友……没办法,就纠结了一阵子。“我做这些还不是为了他们……算了,豁出去了。反正我命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拼一把吧。”

他这样想。

于是,他犹豫着拧开瓶盖,看了看瓶子。透明的玻璃映出了他的样子。他的手迟疑了。又往上了一点点,又犹豫了。“算了,喝了吧。”他总是这么想。“没关系,还有解药呢。大不了把解药喝了,再想办法。”他这样自我说服。“不行啊,只有7天。过了就没办法了……怎么办呢?”他又这样反驳自己。“没关系的……”

他用力抹了一把脸,闭着眼睛,喝下了药水。

这药水也没什么味道。他忽然感觉自己被骗了,有点像是白开水兑的食用色素。

忽然,有反应了,他脑子里闪过一条公式,尽管很快,但还是被捕捉到了:

Struct REGPACK{

unsigned r-ax,r-bx,r-cx,r-dx;

unsigned r-pb,r-si,r-di,r-ds,r-es,r-flags

这是多么来之不易!

“看来墨先生没有骗我。”RK这么想着。

(三)

RK去医院查了个血。

医生说:“你是上次那个什么──对,叫‘电脑失忆症’的患者吧你瞧我这记性。你的病有好转呢!”

“真的?”RK几乎不敢相信。

“我还骗你不成?”

结果医生真的骗了他。

 “看来他还是没有抵住诱惑啊……”墨先生直视着医生。

“嗯。是的。他的血液有分子异变。虽然只是极少数,但有可能危及大脑。”医生点点头。

“我再三嘱咐,要想好了再做决定,结果他还是那么草率。”墨先生摇摇头。

“是的。这样的话,很难恢复的啊。”医生也摇摇头。

指导教师:喻 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