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学生中心>>我爱阅读>>全文美读>>冰里来的小恐龙

教授用听筒在蛋的上面、下面以及所有的方向上都听了个遍。小动物们觉得好新奇,在他周围跳来蹦去的,教授好几次都不得不停下来请求他们安静一点。这时,海浪的咆哮声和远处传来的海象想想的歌声也干扰了教授。“我什么都听不见!”教授失望地喃喃着,“这蛋还是冻得硬硬的……乌慈,你有毛巾吗?请拿过来。蒂姆,请你跟我一起把这个蛋擦干,不能漏掉一块儿冰碴儿、一滴水珠!但一定要小心!”

 

“你觉得光靠太阳就能把它给孵出来吗?”蜥蜥问道。

 

“哦,不!”教授回答说,“它需要动物的体温,就像它妈妈的体温一样,你们得轮流来孵它。蜥蜥,最好马上就从你开始!我现在把你放上去,你千万不要乱动,要像对待你自己的蛋一样。”

 

教授和蒂姆很小心地把蜥蜥举了上去。可他软软的小肚肚才靠上去,就怪叫起来:“太……天哪!这简直就是一个冰蛋!我连十分钟都坚持不住,我的肚止(子)准会着凉的!”

 

“我太傻了,怎么没想到这一点?”教授连忙道歉。

 

企企骄傲地蓬起了羽毛:“还是我来吧,我可没你那么娇气,我在蛋上孵几个钟头都没关系。”

 

于是他们把蜥蜥接下来,再把企企放到蛋上边。企企把翅膀像大蒲扇一样轻轻地张开,将肚子小心翼翼地贴上去,又晃悠了半天才把姿势摆好。“怎么样?”他叫着,“要是没有我,你们现在可怎么办?”

 

“这样不行,”呼呼发现问题了,“企企简直太小了,他就是把羽毛全都完全地蓬开,既使来回转动,顶多也只能盖住蛋的四分之一。要想把蛋孵出来,那歹(得)把它全都盖住,一点儿都不能露着!”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教授也没辙儿了。

 

“乌哧(慈)可能够大!”蜥蜥支了一招儿。

 

“我可不孵蛋!”乌慈急了。

 

“嘿嘿!”企企咯儿咯儿地笑起来,“乌慈现在可有150公斤,你们要是把她弄上来,我们就有炒蛋吃了!”

 

乌慈气得转过身去不理他们了。

 

蒂姆建议:先让企企孵着,再准备足够的被子和毛巾,把企企和蛋都盖在里面保暖。

 

所有这一切都让企企觉得自豪极了!很快他就被埋在由被子和布堆成的布山下面。一个床罩、一床羽绒被、一条大毛巾、一条手巾、一个床单、一个天鹅绒的窗帘总之,所有的东西都堆到了企企和那个蛋的上面。最后,沙滩上出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衣物,简直就像进了洗衣店似的。

 

时间过得真快,太阳如蛋黄般一点一点地正慢慢落下来,已经是下午了,很快晚上又到了。终于,寒冷的夜晚降临了。教授请动物们和蒂姆·墨点去拾些干柴。他们在“蛋—企企—布山”周围点燃了篝火,熊熊烈焰迸出了串串火花,跳跃的火苗照亮了黑暗的天空。

 

企企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几乎快要被闷死了。等到蛋的外部已经焐热的时候,蜥蜥就替下了企企。天快亮的时候又由呼呼担当起孵蛋的责任。在那以后的白天和晚上,他们都是这样轮换。

 

时间一长,大家渐渐都觉得怪没意思的。每天教授用听筒细细地检查,聆听了好半天之后,总是失望地摇着头。

 

终于有一天这是一个星期三的1035分(教授当然要准确无误地记录)他听到了一点儿轻微的动静。还有细细咂嘴的声音。教授欢欣鼓舞,眼睛放射出激动的光,小声说:“他还活着!”

 

这真是值得庆祝的时刻!

 

这时候,蜥蜥软软的小肚皮正趴在蛋上。他无不担心地看着身子底下,“你们担保不会爬出来一个妖怪吗?”他问道。

 

当然,谁也不敢担保。所以,当这个蛋剧烈地动弹起来,并且开始左右摇晃的时候,教授命令大家马上后退。

 

这是个天气炎热的中午,太阳的热度已经足够把孵蛋的工作继续完成了。

 

他们在安全的范围之内等待着。呼呼张开了翅膀准备随时能快快地飞走;蜥蜥提心吊胆地盯着一块石头;企企站在水里,准备随时潜到水底;教授也退后了几步,他紧紧抓住蒂姆·墨点的手;乌慈早就藏得不见踪影了。那么,海象想想呢?他一如既往,在距离很远的大礁石上唱着他那忧伤的歌……

 

那个蛋继续猛烈地颤抖着,震动着。好像谁正在从里面挤压着蛋壳。蛋摇摆得越来越厉害,紧张的气氛像一根弦一样被绷得越来越紧。

 

突然,蛋壳裂开了,挤出一个怪模怪样的、皱皱巴巴的脑袋,这个小东西眼睛还没睁开,脖子长长的像一根低垂的花茎。他的身体渐渐脱离了壳的约束,蛋壳上的裂缝越来越宽,破碎的蛋片和液体状的东西全沾在了他那皱巴巴的皮肤上。

 

“快看看啊!他的小胳膊小手!”蜥蜥欢叫起来。

 

“噢!多可爱啊!”企企也哇哇地叫起来,“他背放(上)还长着小翅膀呐,就像我一样!”

 

“那他究竟是什么呢?”蒂姆问。

 

“别吵我也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蒂巴通教授小声说道,他的喉咙又干又烫,“但是我觉得……很可能……噢……天呐……上帝啊……”

 

这会儿,那个小生物已经完全从蛋壳里出来了。他的腿颤抖着,站也站不稳。他试着用类似鳄鱼般的长尾巴撑住自己,细长的脖子还不能挺直,眼睛也还没睁开。长得有些奇怪的脑袋疲乏地耷拉在沙子上。

 

突然,乌慈出现在他身边,谁也没看清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用嘴叼着一块湿抹布,开始擦拭这个小生物身上的蛋壳和黏液。

 

正在这时,那个小家伙的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他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第一件东西就是乌慈粉红色的皮肤,他柔软的嘴唇轻轻地亲了亲乌慈,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噢!这个水叽叽的小鬼头哼!”乌慈喘了口气,“难道他把我当成他妈妈了?教授,那我可怎么办啊?”她想离这个奇丑无比的小雏儿远点儿,可这小玩意儿的腿虽然还是软软的,却东倒西歪地追着她不放。

 

“噢!对啦!噢!对啦!”蒂巴通教授突然如梦初醒地叫起来,“毫无疑问,这是一只恐龙!这是怎样的一个奇迹啊!”

 

他扯下他的眼镜激动地在空中到处挥舞。

 

“去呀呀哦哦!”小恐龙唧唧呀呀地尖叫起来。

 

“一只恐龙,”教授陶醉了,“他居然已经会说话了!我们就叫他乌米尔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