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学生中心>>我爱阅读>>安武林作品>>散文

印象中,故乡的春天一直是乏善可陈的,所以,我的笔下从来没有故乡春天的影子。前几天给广东一家广播电台做节目,主题就是“故乡,童年,春天”,我搜索枯肠,努力在记忆中挖掘故乡春天的亮点。谈着,谈着,连我都感到奇怪了,点点滴滴的美丽和温暖都被我开掘出来了。当我开始有点激动的时候,节目结束了。

 

我吃惊了,故乡的春天真的有那么美吗?带着激动和疑惑,我开始了童年的故乡之旅,那时候,春天……

 

我的家乡在晋南的一个小村里,虽然我一直称呼它小村,但它拥有二千多人口的,差不多应该算个大村。村里的路是个井字结构。最长的是东西走向,可以通向两个不同的村庄。我的家和学校,就是东西走向的路的两个点。春天,是不知不觉到来的,是我在上学或者说是放学的路上发现的。

 

大路的两边,是两排村庄而又高大的白杨树,树的身子和枝条都是银白色的。太阳一照,闪闪发光,好像上了一层釉似的。春天到来的时候,天空很蓝,云彩很白,太阳很清澈。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也格外地灿烂。看来环境和气候对人的影响,总是那么样直接,尖锐。

 

我走在路上,总喜欢看白杨树上的枝条,是不是开始冒出绿芽了。就像一个人在泰山顶上看日出一样,我希望能捕捉到春的消息,那激动人心的刹那。但我焦虑的观察中,总带着一点点的失望。因为那白杨树的枝条,一点变化也没有。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孕育和静默这些词语中包含着的大自然的神奇的内涵,所以总是迫切地期待着。

 

当我在一天一天的观察和等待中,视力几乎感到疲惫的时候,突然,我发现白杨树的枝条开始泛出绿色了,准确地说,那是鹅黄色的。极嫩极嫩的,如同婴儿的皮肤一样。如果说我能再走远一些,到小河桥那里,那几棵大柳树,早早就会给我报告春的消息了。很可惜的是,我从来没有为了观察春天的理由而专门去小河桥那里走走。在我的家乡,随处可见的是白杨树和泡桐树,洋槐树。柳树这种好看但不实用的树木,都长在偏远的角落,或者在村外,或者在村边,而且很稀少。

 

至于怒放的桃花,大多数都在村民的小院里招摇。在田野和主要的道路上,是不大容易看到的。当我去同学的家里,或者左邻右舍,就会惊讶地发现那桃花朵朵开了。有时候,走在某一条胡同里,会突然发现墙内的桃花含情脉脉地开着,好像在向墙外的人打招呼一样,笑容可掬。那探路的蜜蜂,三三两两在桃花上盘旋。似乎在商量,它们是在这里多玩一会儿,还是赶快去呼唤它们的伙伴。

 

故乡的小河桥那里,小溪潺潺,小溪里的水草开始绿了。那圆圆的叶片,真像一个个娇嫩的嘴唇,好像对着太阳在唱奶声奶气的童谣,又像是被淘气的小虾挠了痒痒,忍不住摇摇晃晃大笑着。而穿过青石桥,那边的芦苇丛,枯干的芦苇丛中,绿色的叶子冒了出来。它们好像没有童年似的,一冒出来就是那种一本正经的绿,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但它们毕竟还嫩着,没那么锋利,也没有那种韧性。否则,轻轻从手上划过,就会拉出一道口子。

 

我家院子的枣树,沧桑的枝干和疙瘩,好像被冬天的风吹成这样的,犹如干裂的嘴唇一样。当它冒出细细的嫩嫩的叶子的时候,我的心里会生出一种莫名的感动。我好像看到了爷爷开心的笑容一样。麻雀在枝头上鸣叫,叫声也清脆了很多。偶尔,喜鹊会在高大的疤树上发出欢快的叫声,似乎在报道一件未知的、值得惊喜的好消息一样。

 

春天到来的时候,故乡的一切都似乎充满了希望。无论人们走路的姿势,还是人们的笑容,都像是被注入了一种快乐的力量。而那低矮的房屋,房瓦顶上摇曳的瓦松和干枯的狗尾巴草,好像都要给这充满生命力量的一切让步一样。苦难,贫困,阴影,都被刷上了一层绿色。

 

紫色的燕子飞来了,这种轻盈的小鸟,一会儿高,一会儿低,好像在给人们表演舞蹈一样,它们从来都很难保持平行的飞翔姿势。有趣的是,我们家的窑洞里,也有一个燕子的巢。就和我们吃饭的饭桌近在咫尺,我们吃饭的时候,就会听到小燕子们的鸣叫声。但奇怪的是,我们全家人都不觉得鼓噪,也没有人去赶它们。即便它们的粪便有时候落在屋子里的地上,也没有人觉得愤怒。故乡人的善良和朴实,由此可窥一斑。我还记得小时候的一些农业谚语,和燕子有关。比如说:燕子低飞蛇过道,大雨不久就来到。它还能预报天气情况。

 

当阔大的泡桐树撑起一柄柄绿色的巨伞的时候,太阳的温度一天一天高了。植物们所有的叶子都完完全全地舒展的时候,夏天就来了。春天就像是蝉脱一样,保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了,闪闪发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