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高中英语>>教师中心>>教学研究>>教材研究

三思而后行

北京市2016年高考外语科要降分值,实施社会化级别考试,并取消小学一年级起始英语课的消息传来,使我这个在外语教育岗位上工作了50多年的老人不禁感到有些忧虑,忍不住想说说自己的看法.

外语过热的现象存在,但一定要按科学发展观来处理。要进行调查研究,切不可凭长官意志命令行事;要多方听取意见和建议,要民主决策,切不可仓促决策。

外语过热,可适当降温,但不可削弱外语教育

改革开放以来,外语教育的作用为社会普遍承认,外语教育的地位节节提升。在中小学,外语学科与语文,数学并列为主要基础学科之一。在社会上,各种职业招聘标准都要加上外语考试成绩,外语资格证成了录用机构拒聘的"杀手锏"了。外语成绩上不去也成了该校招收特殊人才的障碍。职业学校不论专业特点都要求学习外语,不但增加了学生的负担,而且挫伤了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外语学习低龄化,家长争相送低幼儿童上英语培训班,无疑加重了孩子的负担和家庭的经济压力。出国热带来的外语热,使得人才外流。此外,相当多的人认为,外语热影响了汉语学习,甚至担心年轻人丧失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感。于是乎外语成了众矢之的了。

的确,改革开放大大地促进了外语教育,提高了外语教育的地位,使其受到史无前例的重视;然而,外语教育的发展也大大地促进了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外语教育是基础教育不可缺少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外语教育不仅赋予青少年基础的外语素养,更重要的是培养公民跨文化交际的能力,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实际上,外语教育对发展国际交流、科技进步、经济建设、文化艺术乃至军事外交等方面所起的作用早已为世人瞩目。外语也促进了教育领域的交流。外国人来华教学、办学。而今中国人也可到外国去办阳光学校,不仅教亿万华人的子女,而且办孔子学院教洋人汉语和汉文化。没有外语水平高的汉语师资是不可能做到的。我国近30多年实力空前增强,但我们在世界上的话语权、影响力还显得不够强,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国的外语水平还不够高。就整体而言,我国大陆的外语人才从数量和质量上看都不能满足国家发展的需要,尤其是高端的英语和多语种的外语人才奇缺,目前能够胜任世界组织中的领军人物还寥寥无几。因此,外语教育应该持续发展,而不可削弱。

外语适当降温,可从多方面采取措施。例如,社会招聘应根据工种的需要要求外语水平,不应一律要求;高校可根据学生特长招收学生,外语可适当降低要求;职业学校可根据专业特点有针对性的开设或免修外语;禁止幼儿园开设包括外语课在内的任何小学课程;高中会考后可设外语选修课,学生可根据自己的兴趣和需要选修;适当降低外语高考分值,但尽量要求听力测试,并继续加强外语能力型考试改革。

小学开设外语课要因地制宜,不宜一刀切

小学开不开设外语课的问题争论了数十年了,起起伏伏了好几次。上个世纪60年代外语学校兴起了小学外语,70年代末,国务院传达毛主席语录“外语还是从小学学起好”掀起了小学外语热。80年代为解决中学师资奇缺和小学外语教学质量不高问题,教育部在全国让小学外语下马,结果只有上海、广州和无锡三个市坚持了下来。90年代全国各地小学自发地开设英语,学生人数高达近千万。21世纪初,教育部2001年下达文件,要求积极推进小学开设英语课程,各地争相开设小学英语。当时缺少师资,于是大量非英语专业的任课教师(因学生数减少正面临下岗)转教英语,师资质量低使得小学英语的教学质量一直存在较多问题。小学开设英语已有十年之久,成绩和问题都很突出,另外小学开设英语课严重影响了日、俄等小语种的开设。因而,小学开与不开外语仍然争论不休。

小学生学习外语的优越性很明显:记忆力、模仿力强,有利于打基础。但是小学开设英语课必须具备师资、管理、设备、环境等条件,教育部门应通过督查机制考察学校,符合条件的小学方可开设外语课,一般在小学的后几年开设为好,只有发达地区的合格学校方可从一年级开设。像上海和广州等发达地区的英语教学质量高与他们长期坚持小学开设外语是有很大关系的。

开与不开,从几年级开,要因地制宜,不搞一刀切。如果禁止小学开外语,则会引来许多不良后果。首先,会引发数十万小学外语师资的思想波动,可能会影响社会的稳定。其次,学校不开外语却阻止不了学生和家长求优质外语教育的愿望,他们会求助于私立学校和其他无法控制的途径。

削弱外语不一定能真正提高语文教学质量

外语教育发展必定会影响汉语的教学吗?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有些学生对语文学习不够重视或兴趣不大?实际上,中国当今的确缺少像赵元任、胡适、林语堂、季羡林、钱钟书、王力、吕叔湘等学贯中西、中外文水平极高的人才。需要反思的是,建国以后,对中华传统文化不够重视,造成今天汉语教学的问题和传统文化的缺失;另外,语文教学改革是否有待加强?如何使学生在当今开放的形势下对语文学习感趣?采取了哪些措施?比如,电脑使用影响了汉字的使用,电视台开展汉字听写活动就很好。可喜的是,杭州和南京外国语学校的学生表现突出。这说明什么?恰好说明汉语和外语均为语言,相辅相成,并不能说明学好了外语就影响了语文学习。

利用提高高考语文分值这种功利主义的办法固然能够刺激学生学习语文的积极性,而语文课不在教学内容与教学方法等方面加强改革的力度,恐怕也难以达到理想的目的。

其实,加强了外语教育是会促进汉语教育的,不但会使学习者通过外语学习(英汉翻译、对比)领会母语的魅力,而且会促进对外汉语(孔子学院)教学及合作办学,把中国的学校办出国门!所以说,加强外语教育必然会促进汉语教育。正如季羡林先生所说:过去一向是谈西化,现在要谈“东化”;过去是西学东渐,今天也要东学西渐。而要达此目的,外语水平不高行吗?外语教育不可削弱。

出国热固然加大了外语热,但降低外语热不一定能降低出国热

近几年,出国的学生低龄化现象较为突出,其原因并非学外语造成的。根本的原因是人们对高质量的教育的渴求。人们对国内的高等教育质量不满意,甚至清华、北大也难以满足要求。学生和家长凡是经济条件许可的,大都放眼世界各国,争取上最好的大学,以求得未来的发展。在北京等大城市,这样的学生比例一年比一年增大。采取降低外语热的任何做法都不会阻止他们学外语应洋考试的劲头。

要扭转这种人才外流的局面,根本的出路在于努力提高我国高等教育质量,提高大学的教学质量,提高名校的国际地位。如果能在中国搬出多所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学,人们为什么还要劳命伤财地送子女冒险去万里以外的异国他乡求学呀?

目前对外语教育的议论很多,据北京市英语特级教师林生香(原市人大代表)反映,小学与高中的英语教师感到惶恐不安。希望教育部门的决策人三思而后行,科学地、民主地、慎重地做出决定,以利于社会的稳定和教育的发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