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课程教材研究所>>课程研究>>专题研究>>名师讲堂

(四)知识社会枯竭心灵

 

信息革命不仅改变了知识生产和传播的工具,更改变了知识本身的形式和效用。后现代社会反对现代的启蒙论,强力批评它的认识论及其隐含的科技理性(technocratic rationality),认为它不仅渗透到人的生活和社会生活中,甚至道德和政策的决定,也从技术和工具的观点来思考,“价值”的问题被窄化为“效率”的问题,“为什么”的问题被转移为“如何”的问题。由此建立起来的知识只是一种意识形态,只是主流阶级的价值和财产,却用于控制和压抑具有不同经验和观点的儿童。Huebner1985年指出:目前的学校沦为知识的储藏室,而非追求知识的场所,知识成为求知过程中的残余物,只是脱离生活的一种形式,丧失生命的活力和动力,远离精神之外。知识只有融入个人的求知过程中,才能变成生命的一部分,否则只是死的,如果学生被放入僵化的知识之中,学生也是死的,脱离他自己和他人的世界的活力之外。

 

今天的知识社会将知识视为“经济”,而在知识经济中,知识被“商品化”,成为具有市场力的产品,可以在企业世界中出售,只有具备市场潜力和可管理的知识才引起企业的注意。麦当劳世界(McWorld)追求没有“血”的经济利润,明白地宣称私人消费者的利益;市民的关心应该是公共利益的一部分,却被弃之如破履。在麦当劳世界中,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出售,每一个人也都要负责,没有共同的目标和公共利益,只要能付出代价,只要具有消费能力,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麦当劳世界遵循市场的逻辑和法则,除了它本身以外,没有更高的道德秩序,市场没有对错,我们不要对它抱太多的期望。汽车制造商不可能促进公共运输系统;啤酒公司也只有在戒酒令的范围内,才宣导适度的喝酒。企业不会因为追求利益而感到内疚,它们不是因追求公共利益而设计的。市场在刺激经济成长、革新和消费者的选择上是有贡献的,但市场是非道德的,没有传递道德判断,允许人依据他们的兴趣采取行动,允许人尽情地追求他们的利益,毫无拘束地追求自我利益,罔顾公共良善的共同利益。

 

知识经济扩大了高度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也扩大了国家中的贫富的差距。被排除在利益之外的,感到无助、羡慕、憎恨、愤怒,成为退缩、反对、抗拒和恐怖行动的温床。全球化带来了没有灵魂的标准化,导致片段化,丧失社区的隶属感。在市场内,价值和标准比社会、文化的关系更重要,导致狭隘的国家主义、地方主义和偏狭党派,全球化遭遇到巨大的道德的缺陷。

 

因此,道德必须在全球化的国际事务上扮演重要的角色,但如Fevre2000年指出:今天社会已“脱道德化”(demoralization),道德脱离了我们的生活,失去了排解争议、解决现代生活的矛盾的能力。道德已不能判断我们是否以正确的方法生活。现代社会失去了寻求可能性的信心,失去了奋斗的热情。我们有全球化的市场,但没有全球化的世界,如果我们不考虑道德的问题,就不可能建立一个全球化的世界。

 

(下一讲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