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课程教材研究所>>课程研究>>专题研究>>名师讲堂

(二)富裕的社会“物化”人性

 

自由市场的经济及其文化现象和资本主义的消费伦理等,对道德思考和行为产生巨大的影响。新产品大量产出,任何人都买得起,“好的生活”意味的是购买和消费的能力。社会地位的指标变成是开哪一种名车,住什么房子,穿什么名牌,用哪些高科技产品。自我和自尊是由这些产品和我们能否买得起它们来决定的。于是一个人的价值决定于购买力,决定于能买哪些产品,如何享受生活。生产过程产生了消费主义的崇拜,但却阻碍了道德的思考。同时,许多的选择和行动被认为是一种产品,也被“市场化”了,我们也将它们投入市场中,加以消费,然后舍弃。想法、经验和生活方式也是一种追求利润的买卖,就像幻想和幻象一样,只是短暂的存在,不久又去追求另一种幻象。因此,资本主义的文化易产生一种暂时感,即一种信念,认为物或想法是放在那儿,可以随时取用或消费,即使是道德或价值的决定,也像衣服可以试穿一样,满足目前的欲望就用它,品位改变了,就“降价”或“变形”,弃之如破履。物品和决定变成具体的、具表面价值的东西,试用一些时间以后,可用更新、更时髦的东西来代替。

 

与此有关的是另一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购买适当的产品以提供立即性的满足。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只要有经济手段,有助于过好日子的任何东西,都可以立即获得。无止境的消费保证无止境的幸福和立即的满足,在追求快乐、幸福的热潮中,我们失去了较不具体的、较远的满足和快感。在我们的感受中,快乐取代了道德,这种幸福感是多变的,而且腐蚀了道德的慎思。就像“现实”被建构、包装和出售一样,真、善、美也被市场和效率取代。市场成为判断价值的标准是“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而效率成为合法化的价值则是科学被矮化为技术的结果。在这个富裕的社会中,弥漫个人化的、自我导向的伦理,消费者社会产生的文化价值扭曲了人性的正常发展。

 

(三)信息社会挑战传统生活

 

信息革命是新世纪经历的最大的社会改革,对人类的整体生活产生重大影响。人不论是在工厂工作,陪孩子玩,计划个人的休闲、或音乐、或艺术的创作,“这些不同的所有活动,都可采用相同的操作方法,依据相同的逻辑过程,使用相同的抽象符号”。尤其是在21世纪,现代的孩子将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从计算机和视觉影像中看到许多事件,在收不完的讯息媒介中生活,而他们的学校将逐渐被计算机和其他电讯工具管理、控制和管制。

 

信息化的讯息处理程序是扁平的,不具阶层的结构,分散化(fragmentation)、离中化(decentralization)和扩散的网络,使讯息的流传更容易。这种讯息的快速性改变了我们观察世界的方式。过去,时间和空间提供了具体的距离和次序,但现在,全球性的现场转播和立即回放已将世界描述为目前的、立即的现实。现代科技使我们丧失历史的敏感性,使我们错觉,以为未来可以抓住,在方便的时机回放。这种时间系列的措施使我们活在现实主义中,过去和未来都失去了意义。我们能如愿地控制时间,因而失去了历史的连续感和改革的可能性。科技进步的快速,使我们淹没在无法控制的事件潮流中,逐渐导致无力感,产生对社会和民主的冷漠。“我们不再徜徉在想像的时空中,我们已把过去和现在引进自己的时间,误以为不用时间的协助,就能成长。当科技将过去和未来融合为自我封闭的现在,我们不再关心社会正义的现实、参与和改革的要求,人将丧失对民主的追求。”

 

这种新的媒体逻辑和形式,使后现代社会充满了游戏性的、节庆式的影像,而其讯息是多元的、实时的、富变化的,甚至是耸动的,吸引学生;但教师和教科书中的教训刻板而且毫无生趣。因此学校教育,尤其是道德和价值教育,面临了大众媒体的挑战和竞争。而且信息工业的教学形态不是面对面的、全班教学的,其社会气氛是有距离的、非人际的。这种距离感阻碍人与人之间的社会交互作用,使沟通成为虚拟的,而非真实的。儿童终日浸润在冰冷的计算机前,处理的都是虚拟的情境,其人格如何成长?人性如何完成?这种情形,可能使儿童将热情私有化,将成败个别化,将自我认同个人化,与他人保持距离,产生不信任,将自己市场化,使自己活于当前。这种危机不容忽视。

 

(下一讲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