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课程教材研究所>>课程研究>>专题研究>>如何开展探究式学习

*《皇帝的新装》是一篇经典课文,作者是举世闻名的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人教版义务教育课程标准新教材在七年级(初一)上学期安排了这一课。在小学阶段,学生们已经学过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

 

因课前教师已经布置了对《皇帝的新装》一课的探究式预习作业,同学们都已经预习了课文,许多同学还通过互联网、家中的藏书或学校图书馆等查找了一些有关的资料,大家做了交流,包括作者安徒生的一些基本情况等。大家回忆了小学学过的《卖火柴的小女孩》,不少同学还提到他的另外两部童话《海的女儿》《丑小鸭》。教师也参与了进来,他补充了一些同学们没有提到的信息。

 

接下来,同学们集中对课文进行了探究。大家以小组为单位,把预习中自己感兴趣或困惑的问题──说出来,教师汇总在黑板上,其中的一个问题成为关注的焦点:“一个一眼就能看穿的骗局,为什么能够畅行无阻,直至最后被一个孩子戳穿?上自皇帝,下至百姓,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说真话,几乎人人说假话?”很多同学读完这部童话,在嘲笑那个愚蠢的皇帝的同时,都有这个疑问。

 

根据已有的经验,教师在其他班级教学时,这也是大家共同的话题。实际上,同学们提出的其他许多问题都可以看做这个焦点问题的子问题。例如:“在根本不存在的‘新装’面前,大臣和随员们都不敢说自己根本看不见它,可为什么连皇帝自己也不敢说看不见,也说假话?他怕谁?他怕什么?”“老百姓又没有一官半职,又不怕丢官,他们怕什么,为什么也不敢说真话?”“这个童话里的故事太离奇荒诞,根本不可能的事儿,可为什么却成了千古名作呢?”“课本中说,‘作者以种种奇思妙想,描绘出一个个亦真亦幻的世界,令人惊叹,引人遐思。’《皇帝的新装》这个故事想象是挺丰富的,可不觉得它真实呀。”

 

教师感到许多问题都涉及到了这部作品的实质,非常高兴同学们能提出这些问题。“好吧,接下来我们先来讨论这个问题。”教师非常同意同学们的焦点问题,并启动了这次研讨。大家非常高兴,因为马上要探讨的是大家自主提出的问题,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是自己的问题。

 

“说真话要付出代价,大家都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明哲保身,少说为佳。”讨论开始了。

 

“老大臣其实什么也没有看见,但他不敢说真话,因为只有不称职的人或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才看不见这件衣服。如果他说真话,说自己没有看见衣服,就等于说他是不称职的或是极其愚蠢的,那他可就要下岗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教师以前也经常在学生讨论时用这种方式提醒他们引证课文上的话。

 

“课文里说:‘老大臣眼睛越睁越大,仍然看不见什么东西,因为的确没有东西。’老大臣很紧张地盘算:‘这一点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难道我是不称职的吗?不成!我决不能让人知道我看不见布料。’”

 

“另一个所谓‘诚实的官员’的情况也是一样,他也怕下岗,所以也把他完全没有看见的布称赞了一番,还对所谓美丽的色彩和花纹表示了满意。”

 

“其他的全体随员也都随声附和,人云亦云,他们也怕别人说自己不称职或愚蠢,因此,虽然谁也没有比别人看到更多的东西,但都在那里高呼‘真是美极了’!甚至还向皇帝建议穿上用这块布料做的衣服参加快要举行的游行大典。”同学们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

 

“看来,随员就是随员,随声附和的人员。”有学生总结道。(大家笑)

 

“这说明大臣和随员们都不够自信。如果他们相信自己是尽力的、称职的,相信自己不至于愚蠢到不可救药的地步,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说不定他们不是不自信,而是的确认识到自己是有问题的,所以才心虚。没准他们都贪污过呢!谁敢说自己没干过,他们能不怕嘛!”一位据说是高干子弟的男生很谙世事似的说。

 

“可课文中讲老大臣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第二个大臣也认为自己并不愚蠢。”教师参与讨论,提醒注意课文中的描述。(教师感觉到自己有责任让学生们的意义建构以“原作”为依据,不能脱离原作给予的意义建构空间而随意建构意义。这位教师后来解释说,意义建构是自主的,但不是随心所欲的,可以尊重每个人在自主建构意义时的独特见解,每个人从作品中也可以获得不同的启示,但文本的意义建构必须忠实于原作,至少以原作为依据。这或许是教师不断地提醒同学们注意原文证据的原因。)

 

“就算你是称职的、自信的,你知道问题不在你身上,可能是那两个自称织工的人骗了大家。可是,如果你说了真话,说你什么也没看见,到时候大家都说这个人啥也没看着,他是不称职的、愚蠢的。要知道,三人成虎啊!”高干子弟反驳道。

 

“你倒是敢说真话,不说假话,可别人都不敢说真话,都说假话。到时候,弄不好反而是你这个说真话的人遭到排斥打击!”同桌表示支持。

 

“好多人,尤其是你的仇人,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搞倒你,想想吧,你还敢说吗?你倒是相信自己,你敢相信别人吗?别人会相信你吗?这可是朝廷里啊,人心叵测的。弄不好为了一句真话,就会下岗加上家破人亡。亲者痛,仇者快啊!值得吗?你没看那两个大臣,都挺聪明的,‘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决不能让人看出来’,他们对朝廷里的事儿,都明白着呢!”高干子弟继续发表他的长篇大论。

 

“这老家伙还是挺聪明的,说话前总需要考虑考虑后果的,尤其是如果说的是真话。要知道,历来都是祸从口出。”同桌再次发表赞同的观点表示支持。

 

“可是为什么说没有看见衣料就是不称职或愚蠢的呢?”教师继续参与到讨论中来,发表了他的疑惑。(事后,教师补充解释说,他是想通过这个问题,打断前面两位淘气鬼的“鬼话”,把大家引回到课文上来。)

 

“那是两个骗子说的。”一个快人快语的学生立即回答了这个问题。

 

“可是,为什么大家会相信骗子的话呢?”一位同学也提出了他的疑惑。

 

“先是皇帝信了那两个骗子的话,他还想用这件衣服分辨他的王国里谁不称职,谁是聪明人,谁是傻子呢!”

 

“我看这个皇帝首先是个蠢货,他首先没有识破两个骗子的骗术。”

 

“那是因为他太虚荣了。”

 

“何以见得?”教师再次试图把同学们引导到课文中。

 

“故事中讲这个皇帝:为了穿得漂亮,不惜把所有的钱都花掉。他既不关心他的军队,不喜欢去看戏,也不喜欢乘着马车去游公园──除非是为了炫耀一下他的新衣服。他每一天每一点钟都要换一套衣服。人们提到他,总是说:‘皇上在更衣室里。’”学生打开书,念了起来。

 

“皇帝这么虚荣,这么爱打扮,两个骗子一说能织出人间最美丽的布,皇帝立即就兴奋起来了,其他的都顾不得了。结果骗子们说,缝出来的衣服有一种奇怪的特性:任何不称职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皇帝竟轻信了。”教师也读着书上的句子,表示对刚才的疑问理解了。“看来,人要是过分虚荣了,是很容易上当受骗的。”教师总结道。

 

“我妈妈就特别爱买衣服和化妆品,广告上一说什么衣服好,什么化妆品有神奇功效,妈妈立即去买。爸爸常说,妈妈不知被骗走多少钱。”一女生表示赞同。

 

“可是课文里并没有说大臣们和随员们也虚荣,他们为什么会相信骗子的话呢?”另一位女同学表示了怀疑。

 

“这很简单嘛,皇帝都信了,大家谁还敢不信。就算是不信皇帝的人,也是有贼心没贼胆,敢怒不敢言啊!他是谁呀,皇帝!谁敢说皇帝一个‘错’字,谁敢说皇帝被人给骗了!自己心中有数就算了,谁那么傻呀,明摆着往枪口上撞。”一男生回答。

 

“可我看课文里的描述,大家都相信了,不是不敢说。”女同学有理有据。

 

“说明大家迷信皇帝呗。大家都一致认为皇帝是最英明的,他是一个王国的权威。臣民对皇帝必须是绝对效忠的,皇帝的话是什么,那是圣旨啊!”男生继续答道。

 

“说明这些大臣和随员都的确‘愚蠢得不可救药’了,只有愚蠢的人才会迷信别人,迷信权威。迷信的人也一定是愚蠢的。智慧的人应该有自己的主见。”女同学继续辩论。

 

“那场合,到后来几乎所有的人都说看见了,特漂亮。有主见!有主见也不见得敢说出来。”

 

“可是,皇帝明明也没有看见布料,却也骗人说看见了。他为什么不戳穿两个骗子的谎言,他怕谁呀?”女同学的同桌参与了辩驳。

 

“皇帝也怕大家,大臣们怕皇帝,皇帝也怕大家说他蠢。社会舆论与社会监督还是有作用的。”

 

“皇帝也是人,也生活在社会的约束中,他有许多特权,但并不是想怎样就怎样。我看了电影《末代皇帝》,溥仪就并不是完全自由的,皇族对他的约束可多了,还不如普通人家的孩子自由。”

 

“皇帝没有谁可以怕的,他只会怕他自己,他心虚,他怕自己是愚蠢的、不称职的。你想啊,他天天既不关心物质文明建设,也不关心精神文明建设,只关心自己的穿着,他称职吗?对此,他心中难道一点数也没有吗?”另一男生帮腔。

 

“课文中有什么能证明这一点?”教师再次提醒要引证原作。

 

“课文中有一段讲皇帝想知道衣料究竟织得怎么样了。不过,皇帝‘想起凡是愚蠢或不称职的人就看不见这布,心里的确感到不大自然。他相信自己是无须害怕的,但仍然觉得先派一个人去看看工作的进展情形似乎比较妥当’。表面上看,他似乎相信自己无须害怕,但从心底里,他还是心虚的,他对自己的称职和聪明看来并不是特别自信,这从他做出先让大臣去摸底的决定中可以看出来。”

 

“还有一个地方能看出皇帝是心虚的、不自信的。当皇帝也亲自去考察后,课文中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皇帝心里想,‘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这可骇人听闻了。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难道我不够资格当皇帝吗?这可是最可怕的事情。’‘哎呀,真是美极了!’皇帝说,‘我十分满意!’你看,皇帝看不见任何布料,不是首先怀疑织工是骗子,首先怀疑大臣的报告有误,第一反应是担心自己有问题,说明他非常心虚,很不自信。”

 

“那两位大臣的第一反应也是这样的,说明他们也心虚,也不自信。”刚才发言的高干子弟立即插话道。(事后,教师评论这一发言,认为有其合理性。)

 

“皇帝让大臣去摸底,是随便挑了一个人去吗?他有些什么考虑?”教师紧接着提问。(事后,教师解释说,根据他以往的教学经验,学生们常常忽略这一问题,因此,这里适时做了引导)。

 

“课文中说,‘我要派我诚实的老大臣到织工那儿去。’皇帝想,‘他最能看出这布料是什么样子,因为他很有理智,就称职这点说,谁也不及他。’看来,皇帝是想派一个特别忠心可靠的人,这人回来后不会说假话,皇帝还是想了解实情。”

 

“我看皇帝或许还有其他考虑:一是对于两个织工是不是骗子,皇帝也犯嘀咕,因此,他想派个忠实可信的大臣帮忙给鉴别一下;二是如果确有其事,而皇帝又因愚蠢或不称职而看不到布料,也可根据大臣回来的汇报在公众面前搪塞一下。”(事后,教师说他觉得这是学生超越文本本身所做的意义建构或推测,属学生个人的独特见解和个人理解,合情合理,可以存在。)

 

“看来这个皇帝不是太笨,他考虑得还蛮周全的嘛!”

 

“皇帝之所以相信了骗子的话,而且在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情况下说了假话,我看除了他的不称职、他的心虚、他的不自信外,与两位大臣也很有关系。他们是皇帝最宠信的人,都说看见了,还装模作样地赞叹:‘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皇帝能不受迷惑嘛!他本来就担心自己看不见,没敢自己先去考察。本以为命令两个诚实的大臣先去摸底,回来能说个实话。可两个大臣都说了假话,是他们骗了皇帝,他们也有责任。加上皇帝自己太不自信,太心虚。于是,他没有多想,赶快就说:‘哎呀,真是美极了!’还‘点头表示满意’,‘仔细地看着织布机,他不愿说出什么也没看到。’”一学生低头看着课本说。

 

“结果是大臣们怕皇帝知道自己愚蠢而自欺欺人,而皇帝是怕大臣们知道自己愚蠢而自欺欺人。实际上,自欺欺人是最愚蠢的,这从皇帝最后的滑稽境地和悲剧结局就可以看出来。”教师参与进来,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可是老百姓没官没位的,他们为什么也说了假话?”

 

“老百姓虽然没有太多的顾虑,但谁也不愿意被人说是愚蠢的呀!课文中说,‘全城的人都听说这织品有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所以大家也都渴望借这个机会测验一下:他们的邻人究竟有多么笨,或者有多么傻。’看来,大家都首先相信了有关这件衣服的说法。”

 

“真是“谬误说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课文中说:‘皇帝所有的衣服从来没有获得过这样的称赞。’‘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什么也看不见,因为这样就会显出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看来,所有的人都不够自信,对于自己是否称职,是否愚蠢到不可救药,所有人都有些心虚。”

 

“可能这里还有一个从众心理的问题,说明社会舆论对个人行为的影响是很大的。任何人从心理上都很难摆脱社会的束缚和影响。随大流往往让人觉得更有安全感,所谓人多无责嘛。尤其是如果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时,要敢于站出来做少数人,是很了不起,很伟大的。坚持真理,有自己的主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说真话需要勇气,有时还要付出代价。又要顶得住多数人和社会的压力,又要准备着付出代价,这是很难很难的。而如果随大流或者沉默不言,则要安全和省事多了。”教师慨叹道。

 

“课文中说:一个小孩子最后叫了出来,‘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穿呀!’说明成人社会其实是非常虚伪的,只有儿童才没有被社会这个大染缸给污染,因此还保持着单纯真实的本性。”

 

“这只能说明小孩子不够成熟,不懂得世事。在社会上生存,过于天真是不行的。有个女大学生就被人骗到乡下卖做别人的媳妇。”高干子弟再次发表评论,“你看孩子他爹的话:‘上帝哟,你听这个天真的声音!’他知道,孩子闯祸了。”

 

“可是,所有的人都成熟,所有的人都说假话,这个世界还有希望吗?”

 

“你看故事中的那些大人,他们把这孩子讲的话‘私下里’‘低声’传播,都不敢大声公开地说,私下里低声传播时还说,‘他并没穿什么衣服!有一个小孩子说他并没穿什么衣服呀!’补充强调是一个小孩子这么说。直到最后,所有的百姓才都说:‘他实在没穿什么衣服呀!’”

 

“毕竟,最后所有的人都说了实话。看来,最终真理还是会大白于天下的。”

 

“课文中说,连皇帝都有点儿发抖了,因为他也觉得‘百姓们所讲的话似乎是真的’。”

 

“可是,为什么皇帝已经感觉到老百姓说的话是真的,还要坚持把游行大典举行完毕,而且,反而‘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大臣们跟在他后面走,手中托着一条并不存在的后裙。’为什么小孩子最先说出了真话,紧接着老百姓也都说真话了,而皇帝和他的大臣们仍装模作样地把戏演下去?课文后的‘研讨与练习’中也有这个题目,老师感到也不太明白,作者为什么要这么写。你是如何理解的?”教师借课后习题中的一道题目,引导学生向深层次思考。

 

“这说明,多数人犯了错误之后都不愿意承认。说真话需要勇气,承认自己错了,尤其是承认自己说了假话,那就需要更大的勇气了。皇帝认错,恐怕比一般人更难一些。”

 

“他们本来就虚伪,被戳穿之后,依然按自己的本性从事,并不会因为被揭穿而改变他们的虚伪本质。”

 

“承认自己认识错了,或是做错了,可能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也比较容易赢得大家谅解──‘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嘛。可是承认自己说了假话,承认自己欺骗了大家,那可就是道德问题了,那可就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了。”

 

“皇帝和大臣们如果承认了事实,就说明承认他们都被那两个所谓的织工给骗了,这说明他们太愚蠢了。而承认自己被骗,承认自己愚蠢,恐怕比一般的承认错误或承认失误难得多。因为这是对你这个人的彻底否定,而不仅仅是一次决策失误,不仅仅是对某个具体行动的否定。”

 

“仅仅一次决策失误,大家会觉得原因很复杂,是多方面的,不一定是你笨。而如果你被认为是愚蠢的,那就完了,这意味着你做什么事都不成,不可能成功。”

 

“有的电视剧中的主人公甚至宁愿被认为有道德问题,被认为虚伪虚荣而不愿被认为是愚蠢的、弱智的。因为精明让人嫉妒愤恨,而愚蠢弱智是让人同情的。许多人宁愿让人嫉妒、让人痛恨,也不愿让人同情,因为那意味着你是个弱者。”

 

“如果他们不坚持装模作样地把戏演完,那就意味着他们都是一群废物,全被骗了,这太惨了,也太滑稽了。他们恐怕很难一下子接受这一现实,可能也不愿承认。”

 

“课后‘研讨与练习’中有一道题:‘想象一下皇帝回到宫里会采取什么行动。’同学们,大家想象一下。”教师提到课后的又一习题。

 

“依我看,皇帝回到宫中,会把所有的大臣和随员都大骂一通,好好地出一口恶气。”

 

“也许他会动用安全部调查一下最先说实话的小孩子是谁,把他的家人抓起来。要求他们承认错误。这样的描写更可以表现出他的愚蠢。”

 

“根据皇帝的性格和故事中最后的表现,他可能继续假装下去,将漂亮的衣服谨慎地脱下,认真地‘收藏’好。但最终气不过自己的当众被骗而郁闷而死。”

 

“我同意他回到宫中继续神气地脱衣,但我觉得然后他会若无其事、心平气和地继续他的‘服装表演’。恐怕这不是他第一次被骗,经受了‘太多的磨练’,他应该能应付的。”一个男生挖苦地说。

 

教师总结道:“大家都说得非常好。通过同学们刚才的研讨,我们已经基本上回答了最初的疑问和困惑,而且黑板上的其他许多问题也已渗透其中,给予了不同程度的回答。这部世界名作的内涵和寓意是非常深刻的,同学们已经通过刚才的探究作了比较深入的挖掘。回去以后,大家可以用自己的语言总结一下。这里,老师就不再总结了。”

 

“前面大家提到的还有一个问题,童话中发生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似乎是不可能的──谁会傻到去相信有这样一种神奇衣服的鬼话,而且整个王国上下都被欺骗──这看起来确实有些离谱,但是它所映射的本质性的东西却又是来自于生活的。这里,同学们提出了一个非常有价值、非常重要的问题,即文学作品中的真实性与现实生活中的真实性之间的关系问题。如何看待这两个真实性,同学们回去以后可以再思考一下,同学之间也可以继续研讨。”

 

“课后‘研讨与练习’中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你当时也在场,会怎样做?试结合生活经验,讨论有关说真话的问题。’大家回去以后也思考一下。好,已经有同学跃跃欲试了,我相信同学们如果亲临现场,一定会有许多不同的做法或思路。就现实生活中该不该说真话,为什么要(或不要)说真话,如何说(或不说)真话,同学们可以在私下继续开展研讨与交流。”

 

(选自:任长松:《新课程学习方式的变革》,人民教育出版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