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课程教材研究所>>课程研究>>专题研究>>第五次全国课程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摘 要:本文针对新课程改革中“矫枉过正”的问题,借鉴帕默尔《教学勇气》一书的思想精髓,强调教师要有“矫枉不过正”的勇气,这种勇气源自教师内心完整的生活,任何外部标准都无法穷尽扎根于教师内心世界的教学方式的多样性。学校要营造学习交流的真正共同体,成功的课程改革依赖教育制度鼓励教师充分发挥自己内在的生命力量。

 

关键词:教学勇气;矫枉过正问题;源自心灵教学

 

一、现实问题与本文观点

 

当新课程改革进入教师的实际操作层面,所面临的问题比课改前期要复杂得多,“矫枉过正”的问题足于引起反思,比较集中表现为教师和学生都更容易呈现出两极分化倾向。

 

新课程改革中教师行为态度上呈现的两极分化与教师的原有功底密切相关。那些能够很快成为新课程改革的主人、在新课程改革中尝到甜头的学校或教师,除了受益于新课程改革的种种培训外,更得助于在长期的学科竞争压力下有一定条件和能力自由施展拳脚,能感悟到新课程改革精神与自己原本积累的成功经验的一致,新课程改革只是进一步增强了教师顺着自身经验进一步发挥潜质的大气候和学校教科研氛围;那些在新课程改革中感到茫然、疏离、无所适从的教师,往往是在学科竞争压力下原本就因为教学条件和教科研氛围、学生原有水平等方面的限制,较少自主发挥的实践体验,因而,对这些教师,新课程改革似乎是原有压力上的雪上加霜。

 

学生的两极分化一方面表现为一些新教材理念与现实的反差,期望面向全体学生却实际上只是适合发展水平比较高的学生;一方面是教师的两极分化直接影响到学生的两极分化。教师与学生的两极分化是新课程改革中突出的矫枉过正反映;另一方面的痼疾是现有的终结性评估标准在正面导向教育终极价值的实现上的不完善。

 

新课程改革所追求的理念与现有教学质量评估标准之间的冲突,比较集中地体现在由上而下的、试图用新课程改革教学过程评估标准来规范教师教学行为所引发的削足适履的弊端。教师参与课改的动机受到升学考试的影响,在尝试摸索新课程改革所要求的教学模式、方法、技巧时,常常困扰于会耽误即将面对升学筛选的学生的成绩而观望怀疑。于是,担心或指责教师不适应甚至阻碍新课程改革推行的批评声音不断,专家们开发出督促教师执行新课程的教学质量评估标准,试图用外来的权威标准规范、奖惩等手段干预教师的教学过程,期望籍此形成推动新课程改革的激励机制。但是,这种委托于外部标准的激励制度却是一把双刃剑,潜伏着割断新课程改革要求与教师自己以往积累的成功经验之间的联系、禁锢教师潜力发挥的危机,很可能把相当数量的教师推到了课程改革的对立面或牺牲者的位置。

 

上述问题已经引起学界和一线研究者的普遍关注。在种种对新课程改革的辩护或质疑声中,在相当多呈现新课程改革成功经验和现实问题的调查报告中,教师在操作层面的困扰备受关注,尤其是对教师在种种主客观条件限制下貌似神离地实施合作、探究、综合等革新模式的批评最多,但多显示出对现实的无奈,或者是关于教师角色转换、心理调整、权威再造等隔靴搔痒式的应然建议。某些理论争论也在升温,甚至出现带上“激进”、“保守”之类标签的争端。现实问题和学界的思考让笔者更清醒地认识到,该重点关注如何避免新课程改革“矫枉过正”的棘手问题了。

 

本文的中心观点是,教师在课程改革中要有矫枉不过正的勇气,相对于外部的权威评估标准,教师更需要源自内心的完整生活。课程改革的成功应体现为教师由内心世界融入真正的教学共同体,把新课程标准转化为处于真正教学共同体中心的、师生倾心关注的、能够激发师生心灵智慧的伟大事物,还本来属于教育的丰富、色彩与灵光。鼓励教师扎根自己心灵的教学勇气,用整合的思维方式分析种种困惑问题,酝酿产生扶助广大教师心灵世界的新教育制度,使得学校教育成为教师与学生发自内心生生不息创造的天地,这些,才是实现教育改革追求的终极价值和革新成功的根本依托。

 

本文这一中心观点来自笔者最近主译的帕默尔教授的著名大作《教学勇气》一书的启迪,笔者在此借美国著名教师教育大师帕默尔的思想精髓分析新课程改革中的一些现实问题,并由衷地相信本书对于处于迷茫中的教师无疑是很有益的心灵导师。

 

二、优秀教学源自心灵──帕默尔的《教学勇气》的启迪

 

《教学勇气》一书集中阐述了这样一个深刻道理:只有当教师自己能够清醒地与他的自我意识深层对话,倾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声音,才能够注意、尊重和默契地回应学生内心深处的声音,才能够进入学生的内心深处,成为学生的心灵导师。而且,当教师扎根内心引领学生聚拢在具有伟大事物魅力的“主体”周围认知、学习、交流,通过真正共同体的生命网络融入广大世界时,可望产生变革教育制度和形成新的扶助教师内心生活的教育制度。

 

优秀教学源自教师的内心

 

作者指出,“认识学生和学科主要依赖于关于自我的知识。当我不了解自我时,我就不了解我的学生们是谁。我只会在我经受不了检验的生命的阴影中,透过重重的墨镜看学生──而且当我不能够清楚地了解学生时,我就不能够教好他们。当我还不了解自我时,我也不能够懂得我教的学科──不能够出神入化地在深层的、个人的意义上吃透学科。我只是在抽象的意义上,遥远地、视其为疏离于世界的概念堆砌一样看待学科,就像我远离自己的本真一样。”[1]

 

有了优秀教学生命之源泉的滋养,教学工作就是人性化的天职,是内心深层愉悦与对外部联系深层渴望之间交融的圣殿,教学工作会让教师觉得“这正适合我”,这正是我内心真正想做的,是让我甘愿倾心投入乐此不疲的圣坛,即使辛劳艰难也生活充实快乐,其间的各种问题也正好是助我成长的源泉。另一方面,这种滋养优秀教学生命的自身认同和自身完整,既会在师生生命的深层相遇中不断获得发展,又很可能在教师的自我倾心投入与学生、与学科的联系时受到漠视、评判、嘲讽等伤害。“教学牵动着教师的心、打开教师的心、甚至伤了教师的心──越热爱教学的老师,就可能越伤心! 教学的勇气就在于有勇气保持心灵的开放”[2]

 

开放心灵建立联系要有勇气

 

作者呼吁教师要保持心灵的开放。只有心灵开放,才能够在创造性的冲突中获得自我发展,接受多元性,接受新的事实、思想和价值,接受新的生活方式,才能在原创自己的语言、行动和生活中树立真正的威信。一旦教师为了减少易受到的伤害而与学科、与学生分离,甚至与自己分离,陷入保护主义的自我封闭中,就会侵犯到自己的认同和完整,不可避免地,也会最终侵犯到学生和同仁──只要教师承受教学非他真正倾心而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痛苦,教师自己的这种痛苦就会加诸于学生身上。

 

作者非常强调教师要有勇气开放心灵,因为分离性的自我封闭根植于教师内心的恐惧。恐惧禁锢着教师的教学能力,这种充满分离结构的制度又受到一元论的学术文化的怂恿而盘根错节滋生着更严重的分离。流行的学术文化是这样以脱离自我为代价独尊客观主义的认识方式:真理是只有通过把我们自己、把我们的身心与我们要认识的事物相分离才能获得的东西。客观的事实被认为是纯粹的,而主观感受是需要怀疑的,是有瑕疵和污染客观真实的;自我潜能不是有待开发和实现的资源,而是需要规避的危险和需要克服的障碍。

 

教师源自我心灵完整的联系能力是教师战胜和超越恐惧的力量。恐惧确实存在,我可以拥有督促成长的恐惧,但我不必置身心受制于恐惧,我可以出于好奇、希望、同感、诚实这样一些与我内心的恐惧一样真实的原点教学,愿意立足于我内心世界的明朗天地教学。要战胜恐惧,需要重新认识自我,超越客观主义认识论的束缚,唤醒教师内心守护自我心灵完整的警卫。教师可以从人生相遇的心灵导师那里,从学科那里吸取唤醒自我心灵的力量,在与生活圈的各种力量周旋时提醒内心真我的存在。

 

凝聚于伟大事物魅力的周围

 

作者认为教师只有发展和深化了自身的内心世界,教学才可以由一个原则衍生出无穷尽的变化,才足于抗衡那种宣称完全地认识世界的绝对主义──这种绝对主义用数据和逻辑把奇丽、惊异和奥妙都缩减过滤掉了;才能约束那种宣称可随心所欲地发明世界的相对主义的傲慢;才有定力抵制不敬的文化带来的教育平庸单调。作者相信,认知、教学和学习都植根于神圣的土壤,教师职业需要培养一种神圣感,凭籍与伟大事物魅力的联系把自己的心灵向奇特的奥秘开放,找回失去的惊喜能力,还本来属于教育的彩色与灵光。

 

教师需要发挥教学领导去凸现课程伟大事物的魅力,引领学生看到一粒沙中的世界,一朵野花中的天堂,让伟大事物的魅力真真实实,生动活泼, 有声有色地成为教师与学生共同专注的焦点。所谓教师可以当学生,学生也可以当教师,是指彼此都可就伟大事物各抒己见,师生都体验到严谨与参与,学生是生龙活虎的学习主体,教师被进一步激活了与伟大事物、与自我、与学生的联系,由此可把教师中心与学生中心的最优特质融会升华。

 

因而,传统的讲授法也好,所倡导的种种新教学法也好,诸如建议教师如何在促进角色、学习同伴和监控机制之间变换,注重自学和学习过程、鼓励互学、小组合作问责等等方法,在课堂上是有吸引力还是退化逊色,主要看其是否以具有伟大事物魅力的主体作为教学的中心。传统的演讲法也可能适合了教师自身的独特气质,凭借智慧和想象力把伟大事物而非教师推到课堂关注的中心,让伟大事物吸引学生的所思所想,但也很可能只是生硬地传授纯粹的客观知识,教师成为绝对的权威;新的教学法也可能因为缺乏了伟大事物的魅力,教室里只有学生是唯一活跃体,结果教师放弃太多的领导权,任由以学生随心所欲地发明世界。

 

学习于心灵互通的真正共同体

 

作者提出滋养着教师自身认同与完整的伟大生命网络是真正的共同体,并且在存在论和认识论的深度上阐述了真正的共同体是教学的现实必然形式。人类本性适合于建立各种关系,在各种联系中又需要以悖论式的思考方式把对立事物作为整体来拥抱,全面完整地认识它们之间似非而是的联系。教师自身认同和自身完整需要共同体的滋养,同样,共同体无法在分离的生活中扎根,它一定要在完整的自我中生根。因而,真正的共同体是内心世界融入课堂以及更大的世界的桥梁

 

聚拢在伟大事物周围是我们成为优秀教师的重要途径之一,学习如何引领学生被伟大事物的魅力所吸引主要靠在实践中成长。促进这一成长的源泉之一是优质教学内在依托的自身认同和自身完整,另一源泉是滋养优质教学的集体智慧宝库──教师同行所组成的相互对话的共同体。只要有条件让我们去聆听、去交谈、去学习,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位潜在的活生生的心灵教师。教师只有在服务于共同体时,才能听到内心教师的话语。

 

世界上没有优质教学的公式,专家的指导也只能是杯水车薪。最关键的是消解同事之间和师生之间疏离的壁垒,找到心灵互通的门路。“人类的心灵不想要被别人“解决”,它只是想要被人看到和被人听到。” 扶助心灵者需要安静地和接纳地面对别人的问题,允许别人的心灵以它自己的水准和速度去自行发现自己的答案,尊重他人灵魂的独善其身,在他本人发自内心领悟自己的问题之前,其他人对问题所持的抽象观念或热心建议是没有意义的。

 

三、帕默尔《教学勇气》对新课程改革的深刻启迪

 

教育梦寐以求的终极价值

 

《教学勇气》一书生动地描述了一种返璞归真教育的神圣性。教师的心灵力量是优秀教学的最重要来源,教师需要凭籍真正的教学共同体生命网络把内在力量融入外部世界,而真正共同体又是以充盈着鲜活灵气的“主体”、具有魅力的伟大事物作为师生的关注焦点,教育过程的本质是心灵与心灵之间的复杂交流,心灵的交流更多地发生在教师吸引学生关注“主体”或富于魅力的伟大事物的过程中。因而,教师要有勇气开放心灵,学校要营造彼此扶助心灵交流的氛围,教育制度要鼓励教师发挥自己内在的独特潜质。相互扶助师生心灵的新的教育制度的建立不是依靠外部力量推动的制度改革,而是依靠人们内心不愿意承受分离的痛苦、渴望过联系性生活的力量的推动。

 

作者描述的教师天职图景不仅提升了教师专业成长的境界,而且内在地延展了教育梦寐以求的终极价值:当教师成为心灵的导师而非仅仅传道授业的“经师”时,学生耳闻目睹教师投身教学天职的倾心和热诚,其心灵和自我独特潜质也会如沐春风潜滋暗长。当心灵导师的陶冶力量影响到新生代更多追求他自己独特潜质所能及的丰富境界,并蔚以成风融入个人与社会的双向选择过程时,将会促成更多的人在社会上获得更适合自己天职的选择机会,进而刺激社会对人才独特个性适合性的选择需求。对个性化人才的新需求又将可能为缓解目前学校教育制度以外部标准严酷筛选人才的压力,通过促成人才选拔制度的合理性,为健全优质教育激励机制找到良性循环的出路:学校不再是仅仅靠外部的考核标准把不同人才选拔分配到不同的学习和就业机会上,而是有可能与社会个性化人才需求联手提供更多的选择机会,让个人找到适合发挥自己独特潜质的最佳位置。

 

普遍渴求的理想

 

在我国外部评估标准不可避免地极大影响现实教育的历史条件下,上述描述是否只是可望不可求的乌托邦理想?确实,由于教师同样的高投入会因为教育对象与条件的差异而不可避免地呈现教学业绩的差异,世界上几乎不存在任何一套外部评估标准能够衡量出教师内心投入的程度,要形成支持教师心灵力量的激励机制谈何容易!然而同样无可争辩的是,即使同样受到外部教育质量评估制度的约束,那些越是能够扎根内心世界、乐此不疲地热心教学的教师,越有能力凸现教学内容魅力的教师,越能够获得成就感,越受到学生和学校的欢迎;那些越是形成了尊重教师潜质发挥的教学共同体、教科研交流氛围浓厚的学校,越是能够水涨船高地在整体上获得优质教育成果。这一不争的事实,在一年多来我们与多所学校组成的、“引发教师心灵智慧的学校课程领导”的研究团队,开展的学校领导与教师共同分享教育心灵旅程的行动研究中也得到明证。反过来看,在现实中最能够缓解因客观教育条件限制而对教育质量产生不利影响的最重要因素,莫过于教师由衷热爱教学和真心忘我投入、同仁之间就如何凸现师生关注对象的魅力的学习交流和心灵的相互扶助。换言之,师资缺、设备差、班级过大、评估激励机制不合理、课业负担过重、考试竞争压力大等等客观条件限制,不应该成为教师疏离内心自我、学生、学科和同仁的理由,而是应该更深刻地激起教师对内心联系性生活的强烈渴求。因此,即使我们目前还不能够形成直接支持教师心灵力量的激励机制,但是起码要有强烈的意识避免用各种外部评估奖惩制度伤害教师的心灵。

 

整合的思维方式

 

上述观点的潜在启迪更在于一种整合的思维方式:教师扎根内心滋养教学的生命网络,不断相互学习如何把学生的能量“引向”所学习的“主体”,在聚集于伟大事物魅力的过程中把学生、学科、自我编织在一起,融入学生的心灵,鼓励学生编织自己的世界。在这里,动词“引”是联结教师心灵、学生心灵、学习对象三者的“枢纽”。只有用教师开放的心灵去打开了学生的心灵,发现了学生的独特潜质并引导学生发现学习对象的魅力,才算真正建立了联系的“枢纽”,才可能满足学生“生命潜能的开发和发展需要”[3]。如何不断提高“引”的层次水平?这需要教师在教学共同体中的终身学习。

 

这里更重要的是一种整合思维方式的启迪。在我国新课程改革背景中,分离的思维方式有复杂表现:理论上争论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对立问题、知识学习与情感体验的孰重孰轻,实际操作的教师更困惑于:在知识与体验之间、分科与综合之间、传统的讲授法和种种应接不暇的新潮创新模式方法之间,升学考核与过程质量评估之间,如何才能够不顾此失彼?帕默尔像杜威一样认为教育界的许多争论与困惑源于一种非此即彼的分离思维方式,高度重视通过教师的“引”整合学生、学科和心灵,认为由此可把教师中心与学生中心以及各种教学模式方法的最优特质融会升华。

 

从这种整合的思维方式看,新课程并不是全新的、完全割断与学科课程体系联系、非得让教师陷入“老方法不灵,新方法不会”[4]困境的课程,在新课程与我国已经获得的优质学科教育之间存在内在联系。优秀的学科教育成就得益于许多优秀教师扎根内心的生命力量把学生引向学科的伟大魅力,新课程只是通过吸纳国际上一些课程的优秀特质,以期望教师在引领学生发现学习对象的吸引魅力时有更开阔的视野和更广阔的弹性空间,能更有效地吸引学生生动多彩的天性而已。新课程与以往严格体系的学科课程的最本质差别仅仅在于:更多地鼓励教师在建立学生与学科之间的联系时不是把现有的课程教材当不可篡改的禁区,而是大胆扎根内心自我的创新潜质去感悟教材的灵性,凸现再造其魅力使之深深吸引学生。换言之,新课程改革要获得成功,其根基仍然需要扎根教师的内心世界,延续学科课程教育中沉淀的优秀教育经验,挖掘蕴藏在广大教师中的积极生命力量,给出时间让教师用心灵去整合各种革新理念和模式方法,在行动上循序渐进地引领学生聚集于伟大事物魅力的周围,进行创造性学习与实践。而不能够本末倒置,在推出一系列外部评估激励标准时却事与愿违地削弱了教育所依托的精神根基。

 

抵制“削足适履”,勇于“矫枉不过正”

 

我们如何面对现行必要的各种评估激励机制既可能扶助又可能禁锢伤害教师心灵的双刃剑?当我们对教学质量的评估深入到过程当中,当我们利用评估激励机制导引教师采用某些新的教学模式与方法时,应该避免用专家制定的评估标准或模式削足适履式地规范教师的教学行为,因为任何标准都无法穷尽扎根于教师内心世界的教学方式的多样性。新课程改革中的教师面对层出不穷的新要求,要视其为发挥自己独特优势的种种可能途径,切忌在套用新模式时丢失或割断自己的优势,包括自己以往得心应手的讲授法。要有勇气抵制那种疏离自我内心的优秀教学资源的“矫枉过正”行为。

 

所谓新课程改革中的矫枉过正,其各种表现形态可以归结为一基本点:不是引导教师的原创生命力量,而是视教师为课程改革的阻力,在用外部的标准规范教师的教学行为时割断了教师与自己的独特优势的联系,伤害了教师的心灵。在教师个体则主要表现为貌似神离地套用新模式而没有在内心扎根。因此,教师“矫枉不过正”的根基是源自内心教学,不是被动地跟着各种新模式方法或评估标准转,任何新方法和标准都可视其为源自内心教学的辅助性资源,是服务于自身独特优势的发挥。

 

新课程改革成功的重要成果,应该是吸引越来越多的教师产生天职感,让更多教师自如吸纳内心的优秀教学资源并蔚以成风,让更多的学校形成促进教师独特优势发挥的真正教学共同体,让更多的学生能够潜移默化地沐浴在个性丰富发展的成长环境中。这才是我国基础教育可持续发展的最重要奠基,才能够使得目前已获得的教育成就锦上添花,也一定能够让尚未成功的教育获得更有力的发展后劲。反过来说,新课程改革或任何教育改革失败的标志,也无疑是中断了教师与内心的优势特质的联系,或继续以往那种疏离自我内心的、把自我疏离的痛苦加诸学生身上的教学行为或态度习惯。因此,新课程改革的成功有赖于广大教师源自内心教学,鼓起“矫枉不过正”的教学勇气!

 

Teachers must be have the courage to against the overcorrect issues that work it out with unreasonable rigid requirement in New National Curriculum Reform

 

──edification from the Courage to Teach by professor Palmer

 

AbstractThis paper point out that there have some overcorrect issues that work it out with unreasonable rigid requirement in current National New Curriculum Reformand use for reference idea kernel from the Courage to Teach by professor Palmerand emphasize that teachers must  have the courage to against the overcorrecting. The courage comes from the teacher inner heart with the whole life. The endless diversity way of education which root in teacher’s deep soul cannot be limited by any external criteria. School need support teacher’s learning and communication in truth community. It is important for success of curriculum reform to courage teacher bring their own potential inner life into play fulfill function aided by the educational institution.  

 

Key wordsThe Courage to Teach Overcorrect issues that work it out with unreasonable rigid requirement Teach from Heart

 

AuthorDr.Wu GuozhenFaculty of Education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Beijing,100875)

 

注释:

 

[1] Parker J.PalmerThe Courage to Teach  Exploring The  Inner  Landscape Of  A  Teacher’s  Life, Jossey-Bass Publishers , 1998p.3

 

[2] 同上p.11

 

[3] 叶澜《教育的生命基础之内涵》,《山西教育》半月刊20046月。

 

[4] 万伟《新课程改革下的困惑与思考──来自教师的回应》《当代教育科学》2003年第2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