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课程教材研究所>>课程研究>>专题研究>>学习研究

摘 要:研究性学习课程的价值,从宏观的角度看,直接指向于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宏伟目标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关系到每个中国人的生存方式和生命质量,因此,广大中小学领导和教师,要站在国家、民族和每一个学生可持续发展的高度和长远的根本利益的角度,积极创造条件,认真实施研究性学习课程。

关键词:基础教育课程 研究性学习 宏观价值

根据笔者在河南省一些地方的调查,目前除少数大中城市的重点高中外,绝大多数学校都未认真开设研究性学习课程。其原因大概有:目前各高中高考升学压力太大,研究性学习尚未进入高考试题范围,故没有引起高中校长和教师的重视;高中领导和教师对如何开设研究性学习课程存在着困惑,不知道如何在教学实践中启动和操作,尚持犹豫观望态度;教学条件和课程资源欠缺。

笔者认为,尽管不少高中实施研究性学习课程确实存在许多困难,但关键原因还是学校领导和教师在主观认识上视点太低、眼界太窄,仍站在应试教育的角度,没有站在国家、民族兴旺发达的长远根本利益的角度和学生终身发展的角度来认识研究性学习课程的重大价值。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从宏观角度来研究阐述研究性学习课程的价值,以帮助广大中小学领导和教师提高认识,增强实施研究性课程的自觉性。

一、开设研究性学习课程,是实现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宏伟目标的迫切需要

本世纪前50年,我国人民的根本任务和共同理想,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和纲领,集中力量进行现代化建设,全面实现邓小平同志所提出的、江泽民同志所发展完善的第三步战略目标,即“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而要实现这一宏伟目标,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大幅度提高我国的综合国力。提高综合国力,必须坚定不移、扎扎实实地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真正把经济发展、社会进步转移到依靠科技进步和提高劳动者素质的轨道上来。因为21世纪的国际竞争,实质上是综合国力的竞争,综合国力的竞争,实质上又是经济、科技、知识和智慧的竞争,归根结底又是教育水平的竞争。

具体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人口、资源、生态、环境方面的压力越来越大,特别是自然资源短缺的矛盾将会越来越突出。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要保持稳定的发展,就要充分借鉴日本、新加坡、以色列等资源短缺型国家的宝贵经验,充分开发国民的智慧潜能与潜在价值,形成人力资本比较优势,通过由此而积蓄的科技力量,高效开发、节约本国资源,充分运用别国的资源,并积极开拓新的资源领域,使之最大限度地增量、增效和增值,以实现人口、环境、经济和社会的稳定协调和可持续发展。

另一方面,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快和知识社会的来临,国际竞争的环境日趋激烈,加入WTO后的我国经济发展可供发挥后发优势的空间将越来越小,换句话说,模仿型经济发展模式越来越难以适应日益严峻的国际竞争形势。也由于发达国家对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天然敌视,他们必然不会松动对我国的技术封锁,真正的能推动产业进步、经济腾飞和涉及国家安全的关键技术和高新技术,他们根本不可能与我们共享。因此,必须加快国家宏观创新环境和知识创新体系的建设,抢占科技制高点,逐步形成创新型经济发展模式,发挥先发优势,实现跨越跳跃式发展。实现这一发展,关键在人才,而人才的成长,关键在于提高教育水平,充分发掘每一公民的潜能和价值,大力培养创新型人才和实践型人才,迅速提高全民的创新精神、创新能力和实践能力。

适应这种要求,基础教育的课程选择和设置必须站在这一事关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局的高度,来构建最有价值的课程体系与结构,而研究性学习课程的设置,正是为了改变传统的“传授-接受”型、向“探究-发现”型过渡,以实现培养创造、探索精神和能力的人才目标。随着教育改革日渐深入和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探究发现”式课程在课程体系结构中的比重将越来越大。所以,我们每位教育工作者,都应从研究性学习课程的提高全民创新与实践能力的战略高度来认识其价值,认真在学校实施好这一课程,培养学生提出问题、发现问题、研究问题,综合运用所学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

二、开设研究性学习课程,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选择

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固然需要依靠科技进步来振兴经济,但更为重要是首先要振兴民族精神。笔者认为,中华民族落伍的根本原因就是民族精神的衰落所致。民族精神的衰落主要体现如下几个方面。

(一)病态的国民人格

两千年的封建社会,儒家思想的一统天下与宗法、等级、君权制度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压抑人性、扼杀个性、否定独立人格为主要特征的宗法本位、官本位、等级本位的“愚民”、“牧民”的政治伦理体系。这种体系长期强化,积淀为中国人的病态的人格或病态的国民性。主要表现为自我意识萎缩、盲从权威、依附尊长、循规蹈矩,缺乏自由平等的民主观念、自尊自强的独立人格,思想保守、僵化封闭而有时夜郎自大。近代民主革命虽然摧毁了封建制度,但并未完成更新国民性的反封建任务。解放以来,这种病态的国民性制约着我国上下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要求每一个体必须绝对服从和依赖组织与集体,甚至几亿人只服从一个绝对权威,只有一个脑袋可以思考,而不允许有思想和见解,形成了“集体无思想,无个性”的局面。

(二)趋同思维和惰性思维

应该说,中华民族的创造力是丰富的,思维水平是较高的。先秦时期,诸子百家群起争鸣其说,他们敢想、敢说、敢做、敢为天下先的开拓性,自由奔放,汪洋恣肆的想象力和标新立异、奇思泉涌的创造力,充分显示出了中华民族的思想活力和蓬勃向上的气势。但自秦始皇焚书坑儒、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统治思想定于一尊,明、清思想钳制与禁锢更为严酷,终于酿成了“万马齐喑”、“国人缄口”的民族悲剧,国民党的专制独裁统治,解放后以“反右”和“文革”为代表的无数次清除异已、消灭知识与思想的运动,更加强化了这种悲剧。这种悲剧代代相因,使得绝大多数人大脑闲置、思维退化、活力销蚀、精神萎缩,形成了人云亦云、唯书唯上、不敢越雷池半步的趋同思维和不愿思考、懒于动脑的惰性思维。

(三)“官本位”的价值观念

在漫长的封建社会,统治阶段重视“人伦”关系,轻视与自然的关系,长期忽视科技的重要作用。知识分子和优秀人才大多想着从政为官,因为当官可以名利双收、权钱俱获,可以“荣宗耀祖”、“仙及鸡犬”,而没有多少人愿意去甘守清贫去探索自然奥秘,去搞学术。即使有一些发明创造,也不受统治阶级重视,甚至被视为不登大雅之堂的“奇巧淫技”。因此,尽管中国有领先于世界的“四大发明”及英国李约瑟博士在他的巨著《中国科技史》中所总结的那么多的科技成就,但这些并没有成为中华民族继续领先世界、爆发工业革命的先导性力量。相反,“官本位”价值观念的误导,不仅使中国绝大多数人先天的缺乏民主观念,而且更缺乏执著的科学精神。这种价值观念,现在仍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我国社会,当官从政仍然是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所垂青的首要目标,搞学术研究是不得已而为之。这种状况与西方发达国家上下普遍重视民主和科学的价值观念形成较大的反差。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病态的国民人格、趋同思维和惰性思维、“官本位”的价值观相互联系与作用、融为一体,所形成的病态的国民性,导致了中华民族创新精神与活力的衰落。病态的国民性不仅是中国近、现代落伍的根本原因,而且还可能会使当代中国人民背负沉重的历史包袱,在现代化的道路上举步维艰,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根本性障碍。江泽民同志在北大百年校庆讲话提到,建国50年中国自己培养的科学家无一获得诺贝尔奖,20世纪一百多项重大发明中无一项为中国人所为,就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关键要治本,必须以“凤凰涅磐”的勇气和精神,复兴中华民族奋发昂扬、富于创新的精神与活力,重塑健康的国民性。怎样振兴民族精神,重塑健康的国民性呢?最重要的就是要从教育入手,从基础教育入手,从基础教育的课程改革入手。

研究性学习作为我国基础教育新课程改革的重要突破点和创新点,对于形成新一代公民的积极健康的国民性具有重大价值和奠基意义。首先,研究性学习课程的目标指向于个性的健全发展,是一种适应差异的个别化课程,有利于培养独立的人格、独特的思想、独创的品质,实质上是一种个性自由发展、精神与心灵解放的过程,有利于消除传统的病态人格的影响,形成新人格、新个性。其次,研究性学习课程主张从学生自身生活和社会生活现实中选择问题,学生自行探究,自主研究,积极实践,研究过程和结论都具有多元性、开放性和非确定性,有利于培养创新精神、创造性思维和实践能力,彻底摆脱趋同思维和惰性思维的束缚。其三,研究性学习课程创设类似于科学研究的情境和途径,让学生通过自己收集、分析和处理信息来实际感受和体验知识的产生过程,有助于培养学生的科学态度、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形成崇尚科学、崇尚真理的价值观,消除“官本位”价值观的不良影响。

三、开设研究性学习课程,关注着每一个中国人的生存方式和生命质量

研究性学习的课程价值是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 即从接受性学习向探究性学习转变。但从其隐含的更深层次的价值来看,它倾注了对学生终身持续发展的终极关怀,关注着每一个未来中国公民的生存方式和生命质量。首先,它可以使每一个学生真正获得学习的自主权,通过这种自由自主的学习,学生可以发现自身的优势和独特价值,发掘自身的无限潜能,增强自我发展的自信心,从而以最大的努力,去拓展提高生存价值。其二,当今知识经济特征愈加彰显的社会已成为学习化社会,它要求每一个成员必须终身学习,不断进行自我更新、自我创造和自我完善。而研究性学习课程的实施,可以有效培养学生学会求知、学会发明、学会创造的习惯和能力,提高学生适应社会的整体生存能力。其三,未来社会愈呈信息化、多元化、一体化和开放性的特点,需要每一社会成员都要善于适应复杂多变的环境,积极应对挑战,学会独立判断、选择和决定,从而及时把握时代脉搏和捕捉发展机遇,不断从众多的可能性中优选最佳发展方向和内容,创造属于自己的生存空间,成为既能为自己创造辉煌幸福的人生而又能参与美好社会建设的人。研究性学习的开设,实质上就是为学生提供了这样一种独立选择和决定的机会和环境,让学生在学校经常面对社会和人生这一重大课题。

因此,我们不能认为研究性学习仅仅是一种课程,它实际上是让每一个中国公民从基础教育阶段就开始积极主动的认识自然、社会和自我,寻求最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创造自己生命价值,提高自己生命质量的一种尝试性、探索性的实践活动。当研究性学习课程经过长期实施而成为每一个学生自觉自愿、自由、自主的学习方式的时候,它就不仅仅是一种课程了;当这种自觉、自愿、自由、自主的学习方式伴随着每个学生人生的每一阶段(含学校阶段)的时候,那它就自然成为每一个人的生存方式,也就从根本上提高着每一个人的生命质量。

正是由于研究性学习课程具有上述重大价值,所以国务院在2001年6月颁布的《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中特别规定要“开展研究性学习”,教育部在先后颁发的《全日制高级中学课程计划(试验修订稿)》和《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两个文件中都将研究性学习列为中小学的必修课,并专门制定了《普通高中研究性学习指南(试行)》指导高中实施研究性学习课程。上述法规和规章的规定是国家重大决策,体现了国家的意志。所以学校领导和教师应站在时代和社会发展的高度,以对国家、民族和学生的高度责任感和刻不容缓的使命感,积极行动起来,因校制宜,创造性实施研究性学习课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