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课程教材研究所>>课程研究>>专题研究>>学习研究

摘 要:教育理想要得以实现、研究性学习方案要获得成功,充满活力、有条不紊的援助和支持常常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本文着重探讨专家、专业团体、机构援助带来的好处,专家和专业团体、机构援助的可能性,以及从社会氛围、学校的观念、教师和学生的态度等方面探讨的专家和专业团体、机构援助的条件。

关键词:课程开发 研究性学习 专业援助

研究性学习不管是作为一门课程还是一种学习方式,都不同于传统的课程或学习方式,它突破了学校、课堂、课本的限制,具有开放性、实践性的特点。这样的课程或学习方式的实施,不仅需要学校教育理念、教育体制、管理模式的转变,更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支持。就本质而言,教育是全社会的事业,课程是全社会的工程。

一、专家、专业团体、机构援助带来的好处

(一)提高对改革的认可程度

研究性学习是本次课程改革中出现的一种新的课程形式、学习方式,朝着新方向的努力需要全社会系统上上下下的承诺和支持。否则,任何阻碍都会使新的举措、方式失去其在教育中的存在价值。学校应该是什么和应该做什么是这种支持的关键,人们应该在这方面首先达成共识。这个共识会促使人们对新的、不同于以往的课程和学习方式予以认可。这样的认可,除了能推动改革的进行,达成预期的变化以外,还将促进学生利用校园外更为宽松的学习环境,并使他们在求知过程中在更大的学习者群体中与校外的专家、学者建立起伙伴关系。专家、学者、专业团体、机构的参与、支持,以及由这种广泛的参与、支持所带来的对改革新举措的宣传、认可,最终会改善学校的形象,改善课程、学习的质量。这种改善会有助于将各种支持力量融合起来,教师、学生、教育专家、大学教授、科学家、工程师紧密合作,建构研究共同体,课程、学习模式在他们的头脑中发生了改变。这会促使他们更加心甘情愿地认可所形成的研究环境、学习氛围,所面临的学习内容、研究课题。这样的认可是学校教育的社会支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改革奠定了基础并将促进改革,也为学校、教师、学生在研究性学习的开发中进行探索、冒险、遭遇挫折、直到最后成功创造了更大的弹性空间。

(二)引进新的资源

不管目标是什么,学校、教师与专家、专业团体、机构之间在研究性学习开发中的合作至少可以强化开发的能力,使学校、教师做得更好。合作关系可以提供机会来汇集资源,还可以为全面的教师专业发展引进新的资源。这种新的资源既是一种人力资源,也是一种课程资源。就学校本身而言,虽然有一定的智力储备,但因学校性质、条件、岗位、编制等的限制,不可能做到大而全、小而全。可能有数学学科的教师、计算机学科的教师,但未必有数学家、计算机工程师。研究性学习的开放性不免需要更为丰富的人力资源做后盾。课程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是研究性学习开发的基本条件。学校和教师应该成为课程资源开发的重要力量,教科书不应该也越来越不可能成为惟一的课程资源了。课程资源需要教师去组织、去开发、去利用,教师应当学会主动地有创造性地利用一切可用资源,为教育教学服务。教师还应该成为学生利用课程资源的引导者,引导学生走出教科书,走出课堂和学校,充分利用校外各种资源,在社会的大环境里学习和探索。课程资源类型很多,有校内的课程资源,如实验室、图书馆及各类教学设施和实践基地;有信息化课程资源,如校内信息技术的开发利用,校内外的网络资源等;还有校外的课程资源,专家、专业团体、机构就是重要的校外课程资源之一。他们的知识、经验、方法、技术将成为师生进行研究性学习开发的宝贵财富,或有价值的参考。

(三)拓宽教师的知识和技术视野

人类跨入了21世纪,面对新的世纪人们在憧憬,人们也在不适。21世纪是信息化的世纪,要求我们接受、选择、分析和处理信息的能力必须大大提高;21世纪是知识经济的世纪,要求我们具有广阔的知识视野和精湛的技术才能;21世纪是世界面临诸多难题困扰的世纪,要求我们转变观念,提高认识,掌握策略,化解难题,走出困境。专家、专业团体、机构的参与、合作、援助可以帮助教师认识新发展,了解新要求,掌握新知识,增长新才干,进行新展望,避免他们与世隔绝,难以很好地适应不断更新和发展的知识社会,也避免他们在尝试新方法或培训时仅仅依靠校内的同行,出现低层次的重复。专家、专业团体、机构的参与、合作、援助还可以使教师不断接触到更加广泛的多学科知识,更加了解学科前沿,或知识、技术领域的最新发展以及社会的现实状况,有更多的机会熟悉各种不同的组织中的文化和行事的方式。

(四)解决技术问题

研究性学习的开发离不开两个最基本的条件,一是教师的引导,二是信息技术的支撑。就教师的引导而言,我们讲了多年的“教为主导”,学为主体。实际上,在“主演加导演”式的教师的主导下,学生只能是被动的学习的奴隶。学生要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教师必须从“主导”者变为引导者。引导意味着教师对学生的学习应当是引领而不是强制。但如何引领至关重要,直接影响着研究性学习的质量。教师需要得当的方法、技术。对于多年来已经习惯于“主演加导演”的教师来说,缺乏的恰恰是引领的技术,需要教育专家、学者专门的指导和帮助,甚至是系统的培训。就信息技术的支撑而言,研究性学习强调学生参与到真实情境中进行主动研究,然而在实际教学中,由于教学条件和学习时间的限制,完全在实地场景中进行研究性学习是不现实的,这就需要借助以计算机网络为主的信息技术手段的支持。但教师毕竟不是专业的电脑专家或网络专家,如何选择必须的软件和硬件,如何使用相关的软件进行研究性学习,如何寻找并充分利用网络资源,如何进行在线沟通和交流,如何改善网络探究等等,都是教师在研究性学习开发中所面临的棘手问题,迫切需要现场的技术支持。有时,对不可避免要出现的技术问题提供及时的支持对研究性学习课程的实施,或研究性学习计划的成功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当然,有的学校已经配备了一些计算机专业的教师,但对基于丰富多彩、日新月异的现代信息技术的研究性学习来说,仍不免显得捉襟见肘。基于信息技术的研究性学习的发展、迎接新世纪的挑战实现信息技术、课程、教学的无缝结合,要求提供技术支持的基础必须进一步扩大。

(五)增加过程性指导

教师的专业发展是提高研究性学习开发成效的基础,为促进教师的专业发展,常需要进行集中式培训,它覆盖面广、时间短、效率高、见效快。但研究性学习无论作为一门课程还是作为一种新的学习方式,都具有不确定性、开放性等方面的特点,研究性学习的开发形式多样、过程变幻,没有统一的模式,也不存在固定的操作程序。集中式培训是基础性的、必要的,却不是一劳永逸的。专业发展活动应该贯穿于课程、教学的全过程,任何一种首次培训的经验都应该有后续的支持和指导。当教师在研究性学习开发活动中面对具体的情境时,他们在遭遇新课题、新挑战,在尝试新技术和新改革,这时,他们需要获得及时的、过程性的指导、帮助。由此,教师可以从集体经验的获得走向更加个性化的经验的获得,其结果是更加客观和因人而异。

二、专家和专业团体、机构援助的可能性

(一)有才能

专家之所以能称为专家就是意味着其在某专业领域有较多的学习、研究、积累,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有的甚至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或对有关的专业问题有自己独到的理解、分析和解答。他们的专业视野、研究经验为他们参与、指导相关课题的研究性学习提供了基础和可能。如课程学家,由于在课程学方面的研究积累,他们更懂得什么是课程,为什么要转变课程观,怎样树立课程意识,如何有效地实施课程,为什么要重视校本课程,课程开发如何进行,等等。他们若能到中小学去,参与研究性学习的开发,指导研究性学习的开发,及时解答师生在研究性学习开发中产生的困惑、碰到的疑难,或与师生共同探讨研究性学习开发中存在的问题、改进的途径,中小学的研究性学习一定能得到很好的实施。再比如生物学家,当师生确立的研究性学习主题是基因问题研究时,这个问题对教师和学生来说都很陌生,但在生物学家的眼里它既不陌生也不神秘,有他们的援助不仅意味着研究的社会价值,也意味着该研究性学习活动的层次、水平和成效。

专业团体、机构是由相关专业人员组成的具有专业旨趣和研究方向的团体和机构。若上面谈到的专家的援助是个体的,面可能比较窄,力量可能比较弱,那么专家团体和机构的援助则具有集体的特点,面更广,影响更大,力量也更强。

(二)有义务

教育是一个国家重要的发展支柱之一,江泽民同志在党的十五大报告中指出:“培养同现代化要求相适应的数以亿计高素质的劳动者和数以千万计的专门人才,发挥我国巨大人力资源的优势关系21世纪社会主义事业的全局。”历史的车轮已经把我们带入了21世纪,新的世纪世界政治风云变幻,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科学技术发展迅速。世界范围的经济竞争、综合国力竞争,实质上是科学技术的竞争和民族素质的竞争。科学技术和民族素质的竞争归根结底是教育的竞争,从这个意义上说,谁掌握了面向21世纪的教育,谁就能在21世纪的国际竞争中处于战略主动地位。为此,必须高瞻远瞩,高度重视我国的教育大业,以便从容面对新世纪的考验。那么,教育的竞争又是什么的竞争呢?一句话,教育的竞争其实就是全社会关心、重视、支持教育理念、能力的竞争。换言之,若全社会都真正形成了关心教育的风气,大家都能积极主动地谋求教育的高质量发展,各行各业也都能向学校开放、与学校合作,给予学校力所能及的帮助,教育的腾飞就不是遥远的梦想,而将是指日可待。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四条规定:“教育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基础,国家保障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全社会应当关心和支持教育事业的发展。”《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中也明确提出:“面对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形势,各级政府、广大教育工作者和全社会,必须对教育的改革和发展具有紧迫感,真正树立社会主义建设必须依靠教育和‘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的思想,采取切实有力措施,落实教育的战略地位,加快教育的改革和发展,开创教育事业的新局面。”所以,无论从民族生存、发展角度还是从国家对公民基本要求的角度,关心教育、支持教育,为教育的改革和发展献计献策、奉献才智,都是每一个公民应尽责任和义务。

(三)有热情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人们的思想观念得以更新,公民的整体素质逐步提高,社会责任感进一步加强,对教育的认识也在提高,特别是专家、学者,具有更高的文明程度,对教育在社会发展中所起的重要作用理解尤为深刻。他们希望重视教育、发展教育,最终实现民族的振兴、国家的繁荣。他们也愿意用自己的所学为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服务。学校只要能够畅通联系的渠道,他们有热情参与、指导学校的课程、学习活动,为教师、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三、专家和专业团体、机构援助的条件

目前,在实际的研究性学习活动中,学生确实碰到了一些比较棘手、难以解决的专业问题,他们已经想到通过多种途径向相关的专家、学者、专业团体求助,我们的一些专家、学者、专业团体也热情相待,通过发挥各自的专业优势,运用专业的才智、经验积极地支持学生们的研究性学习活动,尽管是以一种被动的方式,是学生主动找上门的。若要改变这种方式,让专家、专业团体和机构的援助由被动转为主动,则需要为这种援助创造一些必要的条件。

(一)社会氛围:给权利

从教育界来说,新课程改革已经深入人心,新课程于2001年秋学期进入38个国家级实验区,在实验区形成了教育观念、课程和教学内容、方法等方面的大地震,并带来令人欣喜的大变化。2002年秋以后,国家级实验区增加到42个,并设置省级实验区。2003年7月,为有力推动基础教育课改向纵深发展,教育部举行新课程实验推广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教育部副部长王湛要求各省级教育行政部门以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把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摆在作为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战略地位,加强领导,边实验边推广,精心组织做好实验工作。2003年秋季起,全国将有1642个县区进入新课程实验,参加实验的学生总数将占同年级学生数的40%-50%。

在新课程实验展开的同时,为迎接将于2005年在全国全面实施的新课程,省市级教育管理者、教研究员、校长、骨干教师、2005年新课程实施起始年级教师的教育和培训工作便开始有计划、有步骤、有组织地进行。其中,不仅有国家级的培训、省级的培训,还有市级的培训、基于学校的校本培训。在中小学逐步形成了人人谈课改、个个学课改的热潮。

与教育界的热火朝天相比,教育界之外的热度至少从目前看还不高。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对新课程的宣传力度不足,恐怕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虽然中国教育电视台、中国教育报、各省的教育电视台都对新课程作了专题报道,由于收看和阅读对象的限制,宣传的面不广,强度也不大。应该加大对新课程宣传的力度、广度,要让新课程在全社会深入人心,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要像申办奥运和抗击“非典”一样,领导重视、责任到人,同时还需发挥名人效应,在各大报刊上、在电视台黄金时间的新闻栏目、谈话栏目中,领导、社会名流、专家、市民大家一起来谈课改、宣传课改革、支持课改。由此增进社会各界对新课程的了解,对人人有责任、有义务、有权利参与、支持学校教育改革的理解,如什么是新课程,与传统的课程相比,新课程有了哪些变化,研究性学习意味着什么,对全社会提出了怎样的要求,研究性学习的开发为什么需要包括专家、学者、专业机构和团体的援助,如何援助等等,从而使大家能达成共识,最终形成理解和支持研究性学习的良好社会氛围。

(二)学校的观念:给空间

若过去是因为“官本”、“国本”等僵化的管理体制限制了学校办学的自主权,束缚了学校办学的积极性,造成学校闭门办学,津津乐道于做一个远离社会和生活的与世无涉的“孤岛”。那么,新课程的三级课程管理则把相当一部分的学校办学自主权还给了学校,学校不再是忠实实施国家教学计划的场所,而成为教育改革的中心、科学探究的中心。

新课程的实施也需要每一所学校真正转变观念,通过开门办学,通过赋予教师教学、研究的权利,通过赋予学生学习、探究的权利,使学校真真实实地成为教育改革的中心、科学探究的中心。

开门办学不仅是一种形式上的改变,如请一些名人来给师生做几场报告,或组织学生走上社会参加义务劳动、开展为民做好事活动、搞一些不着边际的社会调查,而应该是思想上、制度上的深刻变革。思想上必须明确什么是开门办学,为什么要开门办学,开门办学的最终目的何在,开门办学与课程、教学的关系,怎样通过开门办学借“外脑”、找资源,强化与社会的联系,促进研究性学习的开发,提高课程、教学的质量,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合作精神、实践能力、交往能力、探究能力,日后成为社会的有用之人。制度上必须明确如何才能建立与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和机构乃至其他社会各界的联系,如何才能吸引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和机构等的援助,从学校的层面说,怎样才能为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和机构等的援助提供方便。

(三)教师和学生的态度:给机会

研究性学习没有统一的内容,没有固定的操作模式,学什么、如何学需要师生共同探讨、设计。研究性学习开发的主体是教师和学生。“主体”的含义是,教师不是学生在研究性学习过程中的依赖者,研究性学习中提出问题、解决问题主要靠学生自己动脑和动手,教师一方面起学习活动组织者和指导者的作用,比如在选择问题、设计研究计划、完成研究任务的一些环节给予指导,若需要,再向学生介绍一些有益的研究经验和可行的方法。另一方面,教师承担了研究性学习促进者的角色。在研究性学习的过程中,学生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问题,计划的实施、问题的解决远不会像学生设想的那样顺利。这时,教师是学生最近的援助者。当问题的解决超出了教师的能力范围,那么,研究性学习的继续就需要校外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和机构等的援助。

当然,在此过程中,教师和学生应对研究性学习的开发,科学研究,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和机构等的援助树立正确的态度。研究性学习的开发不是封闭的,它具有开放性和实践性的特点。研究性学习中的研究不同于科学家的严格意义上的研究,但在培养科学态度、科学精神,形成科学思维,掌握科学方法等方面应该是殊途同归。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和机构等的援助不是对研究性学习的外来干涉,或肆意改变,恰恰是在研究性学习最困难的时间或层面助上一臂之力。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和机构等的援助将使研究性学习更具活力、更富成效。

在研究性学习中,师生应有开放的视野和胸怀,学会充分利用校外的课程资源,学会与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和机构建立广泛和密切的联系,勇于向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和机构请教,善于向他们学习。教师和学生的态度将给予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和机构等的援助的机会,从一定程度上说,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和机构对包括研究性学习在内的学校教育的参与、支持亦取决于教师、学生对教育改革、角色转换和专家、学者、专业团体及机构的参与、支持的态度和认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