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教网2010>>历史与社会>>教师中心>>学术动态>>国内聚焦

摘要:为了加深对新一轮课程改革和设置综合课意义的认识,初步了解、把握《历史与社会》新课程的性质、理念及课程标准和教材的构建思路、框架,本文拟从社会发展的需要、学科发展的需要和学生发展的需要三个方面加以论述。

关键词:社会发展;学科发展;学生发展;人文性;综合性;实践性

《历史与社会》是教育部构建符合素质教育要求的新的基础教育课程体系中的一个亮点,也是这次课程改革的焦点和难点之一。为什么要开设这门综合课?现阐释如下。

《历史与社会》是在义务教育阶段7~9年级实施的公民教育的综合文科课程。这门课以提高学生人文素质、铸造民族精神为宗旨,其基本理念是提倡人文精神,促进学生的自主发展,特别强调历史地、辩证地观察和认识社会,注重培养学生参与社会生活、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这是现代社会发展的需要。

社会经济的发展,对人才提出了新的要求。社会新经济的发展需要的人才,首先必须是一个合格的公民,同时是具有自主生存能力的人,进而是具有创造力的人才。随着我国加入WTO,中国的经济将进一步融入世界,面临的是一个市场全面开放、公平竞争的新局面。中国的经济体制必然进一步加速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型;国际经济竞争要求快速提高自主技术创新能力,要求劳动集约型产业迅速向技术集约型转型;新经济以IT产业为主干,极大地改变了以往的经济周期、产业结构、流通方式,技术的发展正在使经济成长方式发生革命性的转型。在经济转型过程中,所有人将卷入市场竞争中去,诚信的问题已成为经济发展的严重阻碍。我们的下一代一开始就面临着市场,他们将在市场中经风雨,见世面。可以想象,如果我们的年轻一代,对自身没有强有力的把握,没有综合、广阔的视野,没有良好的人文素养、崇高的民族精神和国际意识,缺乏参与社会生活、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将会是什么样。新一轮的课程改革在初中开设《历史与社会》这门综合课,正是站在世界与未来的背景、高度,一方面为了增强学生的改革开放的现代意识,拓展学生的视野,在更为广阔、更为真实的学习中认识社会;另一方面要求更多地提供社会实践、体验的机会,帮助学生在自我认识、自我成长与社会认识之间找到正确的定位与正确的方向。

伴随着经济发展的全球化进程,政治、文化的交流日益加快、增多,不同利益之间的冲突,不同价值之间的碰撞,不同文化之间的冲撞,对人的人文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国青少年的人文素质,特别是思想道德素质如何,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的未来。

《历史与社会》课程的“整合基础是社会生活与历史变迁,即把社会作为一个动态的过程来描述,借助历史的眼光认识今天的社会”。“从纵向发展来呈现人类社会的演进过程及其基本趋势,从横向扩展来揭示不同地域环境和文化的差异。在贯穿中国社会发展基本过程的同时,把国际社会的发展历程有机地联系起来,在弘扬民族精神的同时培养学生的全球意识”[1]。课程标准(二)“前言”中指出:“将历史、人文地理以及其他人文社会学科的相关知识有机整合,有利于从学生的生活经验出发,促进他们整体地认识社会,在获得相关人文社会科学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同时,逐步学会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去分析问题,提高自主学习的能力”。要求“每个学生都应认识中华民族及整个人类社会的现实与历史,都应参与社会生活,形成社会责任感。本课程旨在加强社会主义、集体主义和爱国主义教育,促进学生的社会发展,培养学生的合作精神和人际沟通的能力,使其逐步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为学生的终身学习和终身发展奠定基础”[2]。《历史与社会》课程以培养学生认识社会、适应社会、参与社会和改造社会作为一以贯之的目标。十分重视塑造学生健全人格,同时鼓励学生有主见地正视各种社会问题,更自觉地面对各种机遇与挑战,充分体现“以育人为本”的现代教育的价值取向。社会学科教育与思想品德教育一起,在面对未来的社会发展中发挥着帮助年轻一代确立价值、明确方向的作用,其价值功能再度体现出特有的重要性。世界各国之所以纷纷开设社会课,主要是因为社会课在培养公民素质方面具有的重要作用。如在1992年,美国社会课委员会指出,社会课就是通过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的综合性学习,并以促进公民能力为己任。《历史与社会》课程的开设,反映了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正如陈至立部长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实验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说的,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反映出鲜明的时代特征,是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关键环节。通过课程改革,对培养学生具有良好的思想品德、具有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具有健康的身体和心理素质;对落实科教兴国战略,提高中华民族整体素质,增强我国的综合国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都具有十分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历史与社会》打破了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学科体系,整合了地理学、历史学、政治学、社会学、人类学、经济学等学科内容,从学生生活实际出发,培养当代公民必备的人文素养、公民意识和民族精神。这对于学科发展来说,无疑显露出勃勃生机。

科学发展的规律表明,学科的发展是一个由合到分,由分到合,不断细分、整合的过程。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初期处于混沌状态,当然一切都混合在一起。随着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科学日益发达,各学科才从混合中逐步分化出来。可以说学科是人类认识的产物,是在为了生存、生活过程中,逐步认识自然和自我创造出的文明成果。随着实践的深入,认识的升华、飞跃,知识、智慧的丰富,新的发现、研究越来越深、越细,必然会出现一些新的学科。学科知识当研究到一定程度,学科之间研究方法的相互借鉴、内容的相互渗透、相互交叉、贯通,新的整合又不可避免。学科理论有时可能会穷尽,但实践不会穷尽,认识不会终结。于是,科学发展便呈现出由合到分,再在更高基础上的由分到合──由合到分的循环往复,以至无穷的过程。这个循环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由低级到高级螺旋式地上升,即否定之否定规律的支配作用。人类社会文明发展到今天,新知识的涌现数量日以万计,新的学科不断出现;人们获取知识、信息的途径、方法更加容易、简便,有人说“学习到了‘方便面’时代”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各学科生存、发展,必须与时俱进,随着时代的需要细分或整合。

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各学科在不断分化的基础上相互渗透,相互交叉,形成跨学科研究的综合性趋势。学科的发展,在基础教育阶段并不在于学科自身体系的系统性、完整性。已有的学科知识是人类创造的文明成果,我们当然不能丢掉。但在知识经济的时代,或说知识爆炸的时代,作为学科研究者和从事基础教育的工作者面临着共同的课题,就是如何承担起传承学科知识和学术的重任,同时,又不能把我们的下一代培养成书呆子。这里直接牵扯到的是“教什么”和“如何教”的问题。在目前,教科书已不可能包罗万象,把所有的学科知识都教给学生。鉴于此,可以设想一下,在基础教育阶段,能否根据孩子的“口味”,把学科知识中的“精华”,做成孩子们喜欢的“压缩饼干”、“方便式的营养快餐”,一方面激起学生的学习兴趣,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学生在愉快中尽快地掌握学科知识,当然只能是基本的,而不是系统的;另一方面是教给学生获取知识的方法,掌握开启科学知识大门的钥匙,并能融会贯通,培养勇于去探究,创造新的文明的精神和能力,尤其是后者更为重要。《历史与社会》打破学科体系,对“教什么”进行筛选,基于学生的生活经验,对历史、人文地理等相关学科内容和方法进行跨学科的整合;在“如何教”方面,重视教学过程中学生的参与性、探索性,强调学生的体验、探究、实践在教学活动中的重要性,注重培养创新精神,使学习成为学生获得积极、愉快、成功体验过程,这无疑是学科发展的需要。

目前,各国开设的社会课内容中,早已不是限于传统的历史、地理学科,而是包括了几乎所有的社会学科,如人类学、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等;有的一些学者甚至将一些边缘学科或交叉学科也放在其中,如人种学、法学、女性研究等,“社会课”中还开始增加文学、艺术等内容。正是时代需要,学科发展又现综合趋势。

学生自身的发展,需要教育面向个人、面向市场、面向未来,即课程设计不仅仅是传授人赖以生存谋生的技能,同时又是人自我完善、成长发展的途径和过程;不仅满足现实社会的需求,也考虑未来的需要。《历史与社会》具有鲜明的人文性、综合性、实践性的特征,是“以人为本”,“关注每一个学生的成长,尊重他们的个性差异,使每一个学生都获得社会性发展,为学生终身学习与发展奠定必要的知识和能力基础,让学生学会求知、学会做事、学会生存、学会做人。” [3]

针对现行的基础教育课程中的弊端,教材繁、难、偏、旧的问题,教育部颁布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中指出:“新课程的培养目标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全面推进素质教育,体现时代要求;要使学生具有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精神,热爱社会主义,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和革命传统;具有社会主义民主法制意识,遵守国家法律和社会公德;逐步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具有社会责任感,努力为人民服务;具有初步的创新精神、实践能力、科学和人文素养以及环境意识;具有适应终身学习的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和方法;具有健康的体魄和良好的心理素质,养成健康的审美情趣和生活方式,成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一代新人” [4]。陈至立部长要求,新一轮的课程改革实验,要认真研究少年儿童学习过程,探索与我国国情相适应、符合素质教育思想、符合少年儿童学习规律的多种教学形式;要研究能促进学生发展、教师提高和改进教学的评价体系。

《历史与社会》课程的构建,力求适应学生的身心发展特点,贴近现实生活,强调学生自身的观察、感受和体验。总体思路是“以时间为经,以空间为纬,以人类社会特别是中国社会发展为主轴,以综合认识现代社会基本问题为立足点” [5]。整体设计目标的递进关系和内容的逻辑顺序,是分三个主题,按“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的顺序排列。第一个主题“我们生活的世界”,讲述社会是怎样的,这是对社会生活要素的整合;第二个主题“我们传承的文明”,讲述社会为什么是这样的,这是对反映社会发展的史实的整合;第三个主题“我们面对的机遇与挑战”,讲述社会是怎样的,这是对当代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的整合。并且面向全体学生,致力于培育学生的历史感以及对自然、生命、祖国和人类的责任感,使学生继承和弘扬人类文明的优秀传统,汲取历史智慧,认同民族文化,具备开放的世界意识,养成积极向上和不断进取的人生态度。这不仅是相关人文学科知识的综合,还有对基本方法和技能的综合;不仅是对历史发展过程和现实社会问题的综合,还体现在对分析、认识某个事件或学习方法上都力求整合的新兴课程。教学内容紧密联系社会实际和个人生活,使知识不再局限于教科书,教学环境也从课堂的狭窄范围扩展到社会的广阔空间,强调社会实践,鼓励探究式学习,提倡发展性的教学评价,引导学生整体地以综合的视野认识社会。可见,《历史与社会》正是从学生发展的需要出发,充分体现了国家新一轮课改的要求。

综上所述,《历史与社会》的开设基于三者的需要,当然,最根本的还是学生发展的需要。社会的发展、学科的发展都离不开人才,唯有真正实现这次课改的目标──为了每一位学生的发展,才是本课程设置的主旨。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订.历史与社会课程标准·二·实验稿[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2]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订.历史与社会课程标准·一·实验稿[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3]同上,2.

[4]钟启泉等.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为了每位学生的发展[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5]同[1],3.

作者简介:王月梅  山东青州潍坊教育学院教学管理研究室 
       卜桂莲  山东临沂费县费城镇教委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