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教网2010>>历史与社会>>教师中心>>学术动态>>国内聚焦

[关键词]日本新版教科书,“侵略有理”, “自卫论”

[中图分类号]K0-1 [文献标识码]D [文章编号]0457-6241(2005)05-0005-03

本刊记者(以下简称“记”):日本文部科学省审定通过了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撰的新版历史教科书,由扶桑出版社出版,立即激起中国、韩国、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及日本16个民间团体的愤怒,这是什么原因?

魏宏运教授(以下简称“魏”):因为这是供中学生使用的教科书,其用意险恶。这部教科书编造谎言,颠倒黑白,极力美化日本明治维新以来所推行的征服东亚各国的侵略政策,宣扬侵略有理,把二战时期对东亚各国的侵略,说成是“帮助在白人面前感到自卑的亚洲人民,使其振奋精神,培养自信心”,把亚洲从欧美的统治下解放出来,并将中国的钓鱼岛及韩国的竹岛划为日本领土。这种种表述仍然是老牌军国主义者的理念和论调。东条英机临死,“还深信日本应统治远东”,劝其国人服从天皇,重振家邦,说:“日本青年应保持一种理想,是即效忠国家,效忠日皇陛下之民族精神。”新版历史教科书向日本青少年灌输的就是曾经给亚洲各国以及日本人民带来无穷灾难的军国主义精神。它招致朝鲜、韩国、中国等亚洲邻国的愤怒谴责是必然的。

记:在新版历史教科书中,编撰者以什么手段混淆黑白,颠倒是非?

魏:他们根据老牌军国主义者所创造的“自卫论”,即每一侵略行动,都是打着“自卫”的旗帜,来编造历史。这从它所撰的第二次中日战争历史就可以明显地看到。

第二次中日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是以日军侵占中国东北开始的,这是中国和世界学界都公认的。日本为了占领我国东北,建立了傀儡政权──满洲国,叫喊“满洲是日本的生命线”,策划了层出不穷的阴谋,最典型的当属九一八事变。事变之前,关东军就已经做了占领满洲的精心准备。9月15日,东京召开了军事首脑会议,9月17日夜,派遣河本大佐带入炸毁了沈阳以北柳条湖一段铁路,再嫁祸于中国人,然后声称“自卫”,出兵占领沈阳,九一八事变由此爆发。参与这一罪恶阴谋的有桥本、大川、星野、板垣、南次郎、东条,土肥原、本庄繁等人:而“新历史教利书”颠倒黑白,妄称“随着国民党统一中国的逼近,中国人的反日运动激化,不断发生妨碍列车运行和迫害日本学童的事件。此外,就日本来说,北面有苏联的威胁,南面有国民党的力量不断逼近”,日本出于“自卫”,就占领了东北。试问,中国领土“满洲”怎么成了“日本的生命线?”“统”是中国内政,怎么会“逼近”日本?如此“自卫论”显然是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遮丑布。

卢沟桥事变也是日本精心策划的。日本侵占满洲后,土肥原、南次郎、梅津、板垣等又策划把中国华北五省置于日军统治之下,在华北建立殷汝耕及德王两个伪政权。1937年4月16日,外务、大藏、陆军、海军四相召开会议,要使“华北地区成为反共亲日亲满地带”。6月,近卫内阁登场,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决定对中国政府“予以一击”,日军便在卢沟桥附近每夜不停地举行激烈的军事演习,制造事端,谎称一名士兵失踪,以此为借口,又开始了大规模的侵华战争。而日本“新版历史教科书”却这样写:“1937年7月7日夜,在北京郊外的卢沟桥,发生了有人向日本军队开枪的事件。第二天,中国方面继续开枪,进入了战争状态。”已经过去68年了,日本“新版历史教科书”玩弄的还是老一套颠倒黑白倒打一耙的伎俩、从七七事变以来,日本一直宣传称中国人开的第一枪,说它在卢沟桥演习是合法的,还以辛丑条约为根据,说有权在北平附近驻军云云……有意混淆视听。翻开历史资料,辛丑条约中并没有规定列强可以在丰台驻军的字样,是日军1936年抢占了丰台。日军在卢沟桥演习是预谋挑起战争,这是很明显的。东京审判时,公诉人曾提出了一个很确切的问题:“既然战争是在中国的正中心进行,那还有什么自卫可言?”东乡被迫承认:“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这些行动是太过分了。”前几年一位日本教授曾和我谈到谁开第一枪的问题,我说,第一枪不是在东京附近打的,而是在北平附近,你应反思。

日本投降后,近卫文麿服毒自杀时总算讲了一句实话,他对中日战争负有责任。土肥原伏法时亦曾忏悔过去的罪恶,“祈祷上苍使中韩两国繁荣兴盛”,真不知道该书的编者为何置这些重要的历史记录于不顾?

南京大屠杀,这是全世界都关注的问题。南京大屠杀,当时就激起世界各国人民的愤怒和谴责。11个国家所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判决书,记载了日军暴虐的事实,杀人、强奸、抢劫、放火,惨绝人寰,日军“不分青红皂白的屠杀中国人的男女和小孩”“全城中无论是幼年的少女或老年的妇人,多数都被奸污了。并且在这类强奸中,还有许多变态的和淫虐狂行为的事例许多妇女在强奸后被杀,还将她们的躯体加以斩断”[1](p.456)。目睹这种骇人听闻罪行的,不仅有在南京城中的中国人,还有外国人。在南京的德国人向其政府的报告中说:“这不是个人的而是个整陆军,即日军本身的残暴和犯罪行为。”“‘日军’就是兽类的集团。”《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说:“在日军占领后最初六个星期内,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20万人以上”“这个数字还没有将被日军所烧毁了的尸体,投入到长江,或以其他方法处分的人们计算在内。”[1](pp.456~457)据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公布的档案证实,在南京被屠杀的中国人在30万以上。这方面的书籍出的已经很多,如1987年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档案》和日本学者1992年于青木书店出版的《南京事件史料集》两部大型文献总汇,基本上描述了南京大屠杀的全貌。近年拉贝日记的发表,章开沅对贝德士文献的发掘,使人们对南京大屠杀的具体状况有了更深刻的了解。而“新版历史教科书”的编撰者企图轻轻一笔,抹掉这血腥的罪行:“当时日军的行为造成了众多中国军民的伤亡。”日本有这样一批不敢正视自己历史的人,可以说是日本民族最大的悲哀。

记:连众目睽睽之下的南京大屠杀的罪恶都想抹掉。那“历史上被隐瞒的一章”──细菌战,就更不愿意承认了?

魏:是的,这是日本最忌讳的事。历史的真相终究不可能长期被掩盖。1981年美国著名记者约翰·鲍威尔最早向全世界报道了日军细菌战罪行。1989年我国中央档案馆编写的《细菌战与毒气战》一书也已出版。日本对华进行极为秘密的细菌战,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日军在中国哈尔滨、长春、北平、济南、南京、广州等地建立了许多细菌基地和工厂,在中国26个省内进行过细菌战。哈尔滨731细菌战部队遗址处,今天已成为日军侵华罪证的标志,日本社会活动家渡边曾动员了一万人在日本61个城市和地区举行了“731罪行”全国展,使日本政府非常尴尬。

记:日本一小撮右翼分子为什么一直很嚣张,并有愈来愈发展之势?

魏:这要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抗日战争结束时的历史。日本投降了,盟国理应彻底打碎日本的天皇制度,将包括天皇裕仁在内的所有战犯绳之以法,教育广大民众分清是非,清除愚弄人民的皇国主义民族思想,清除日本“军队一定要达到最终目的──建立世界统治权”和“文明从东方升起”的罪恶思想。由麦克阿瑟领导的盟国统帅部,也曾逮捕一批战犯,1946年12月.也曾决定废止“八一宇”的神道与军国主义渗合的思想,禁止官吏不得奉告或参拜神社。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历经两年半时间也审判了25名甲级战犯。然由于麦克阿瑟把盟国的胜利,变成美国一国的胜利,为了反苏反共,进行新的“冷战”,他极力保护日本的军国主义,发布了寅誓释放制度.先后释放了大批已被逮捕的战犯,如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鲜血的前中国派遣军总司令西尾寿造、前日本海军部在上海的特务机关长儿玉誉志夫、前外相及情报局总裁天羽英二,前东条内阁商工太臣与日本在满洲的重要统治者之一岸信介、前外相及驻汪精卫伪政府大使谷正之等。对执行“三光”政策的中国派遣军司令畑俊六,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桥本欣五郎,主持淞沪协定的前东条与小矶内阁外相重光葵则仅分别判处无期徒刑、20年或7年徒刑。对麦克阿瑟擅权释放战犯,中国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官梅汝璈认为不分青红皂白的释放日本战争嫌疑犯是荒唐的。他说:“已免予以甲级战犯起诉而经释放的战犯,其中多数最低限度亦应以乙级及丙级战争罪审判,而其有罪无罪亦仅于审判后始所决定,任意释放,即令纯自法律观点言,亦极不合理。”[2]对战犯的宽宥是贻害无穷的,战后日本许多届内阁成员,都是当年的军国主义者。而死去的甲级战犯又都供奉于靖国神社,年年享受日人及部分政府官员的祭祀膜拜。战时、战后政府各机构直接相连,公务员中的许多人“对过去没有进行丝毫反思,例如曾在中国实施细菌战,进行人体活动实验的陆军防疫给水部(即731部队)有关人员,战后摇身一变又成了大学(京都大学、京都府立医科大学等)医学系的教授、公立医院的院长,或是在卫生行政部门供职,建立了像‘绿十字’那样的血液制药会社。”[3](p.11)一批积极支持日本侵略战争的主要财阀战犯也都安然无恙,贵族们(日本海陆军军官的主要来源)仍保持着他们广大的采邑和领地。侵略战争时期许多政治经济文化机构都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远东委员会评定,日本的工业,按1930— 1934年标准,仍有雄厚的基础,仍可肆意纵横侵略东亚,以低廉物品操纵远东的商业。日本这样的社会经济基础和政治结构,必然使军国主义思想继续泛滥。《大公报》社论曾以《战败可成天堂》为题,阐述美国基于自己的战略要求,积极扶植日本,助长日本新的野心。这种分析在今天看来也是很透彻的从历史上看,明治维新以来,黩武与极端国家主义毒害深入膏肓,把侵略别国当作爱国主义,把战犯东条英机奉为日本最大的民族英雄,就充分说明这一问题。1948年,日本人摄制了审判25名战犯的新闻片,在东京各影院放映,当“银幕放映东条着陆军制服装对万千日本士兵发表作战演讲时,观众鼓掌者不少。影片映至日本偷袭珍珠港,日机投弹轰炸美国战舰命中火光飞腾时,观众中鼓掌者亦有三分之一,东条衣勋章符号皆已被剥去之陆军制服出现银幕向法庭默然颔首听取绞刑判决时,日人观众中竟有为之而痛哭失声者”[4]。当年,东条曾宣称:“日本的民气必重新再起。”令亚洲各国遗憾的是,60年来如此乖戾的“民气”不绝如缕,日本“新版历史教科书”掩盖战争罪行,美化侵略历史又是一例。试问,如此猥琐暖昧地掩盖推卸战争罪责,怎能得到受害国的宽恕谅解?

相比之下,德国正视自己侵略他国的罪恶历史,深刻反省,真诚悔过谢罪,赢得了各国普遍赞誉和谅解,重新和谐地融八欧洲和国际社会,日本难道不应有所憬悟吗?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难道可以建基于虚伪的历史之上?难道可以在虚伪中绍续前行?

现在的时代和过去不一样了,在日本国内,掩盖或否认侵华战争的书籍影片固然不断出现,但是,揭示和反省侵华战争罪行,呼吁承担反思战争罪责的也大有人在,他们勇敢地站了出来,前不久(4月5日下午),日本16个民间团体在东京举行记者招待会,强烈抗议文部科学省审定通过篡改历史的新版教科书,并呼吁全体日本国民阻止该书进入课堂。我们相信,这才是堂堂正正地挺直腰杆代表日本走向未来。

作者简介魏宏运(1925—),男,陕西长安县人,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抗战史、中国近现代史,著有《中国近代历史的进程》《抗日战争与中国社会》《锲斋文录》《锲斋别录》等。

参考文献:

[1]张效林译.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M].五十年代出版社,1953.

[2]大公报[R].1948-12-30.

[3][日]野田正彰.战争罪责[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

[4]大公报[R].1948-12-7.

(本文转载自《历史教学》2005年第5期 总第498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