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半亩历史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在抽屉的角落里放着一个小小的盒子。

我好奇地问老公:里面是什么?老公说:是父亲生前留下的宝贝。

我疑惑:莫非贫寒之家还藏着什么贵重的传家之宝?于是试探着问老公,老公笑笑:这对于父亲来说比传家宝还要贵重呢。见我不解,又说: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于是小心翼翼地打开这比传家宝还要贵重的盒子,只见里面放了大大小小的一些陈旧的勋章,挨个看来,有些已经生锈,字迹斑驳,隐约间依然可见“解放华中南纪念章”“万人渡江”“1945950解放奖章”……等等。

公公是位老军人,这对于我并不陌生。平时言语不多的他,唯有讲到他曾经历的战场和战争的时候,整个人才亢奋起来,顿时变得神采飞扬,滔滔不绝。

在他的讲述中,得知他曾经是华东野战军的一名战士,曾在陈毅、粟裕、许世友等的指挥下杀敌,大大小小的战役参加过很多。大的有歼灭美械装备的国民党整编七十四师的孟良崮战役,有浩浩荡荡的淮海战役,更有“百万雄师过大江”、解放南京的渡江战役,小的战役有胶东保卫战中的平度蓼兰战役、大泽山战役等等。

从血雨腥风中厮杀出来的公公,带着战争留下的伤痕和一些行军中留下的习惯在和平的年代中生活。畸形的脚趾是在严冬中冻伤的痕迹;腿肚子上和背上留下了子弹驻足的烙印;无论饭多热都能匆匆忙忙的下肚是急行军时留下的习惯,哮喘是战场上生病后没有及时治疗的后遗症……

我曾经好奇地问过他战争中的一些事情,比如“打仗的时候害怕不?”“在战场上是什么感觉?”等等想象中的问题。

有时候他会很豪爽地说:子弹从耳边嗖嗖地飞过,战友们都在往前冲,哪里还顾得着害怕?看到伙伴倒下去了都没有时间去难过,冲锋号吹起的时候感觉胜利就要来了,那种心情你们是体会不到的。有时候又会很忧郁地说:谁不怕死啊,但是那个时候已经没心思顾这个了,决定当兵打仗的时候就做好思想准备了。

高兴的时候会讲他们华东野战军怎么用落后的装备把国民党全部美械装备的王牌军打得落花流水,淮海战役中炮兵如何将敌人以大量的暗堡配上铁丝网、散兵壕构成的防御阵地给攻破的,怎样用帆船冒着国民党的大炮和枪林弹雨,冒着船翻人亡的危险顺利渡过长江的。

难过的时候会说起曾经的战友如今已经长眠地下几十年再也不能相见,说起那几日几夜的没有一顿饱饭,多少次冒雨顶风的急行军,战场上尸体累累的惨烈……然后陷于无言的沉思。

南下之后的公公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此后虽有留在南方工作的机会,但因思乡心切还是转业回家成了一名普通的农民,30多岁后娶妻生子,带着战争留给他的终生残疾开始了他的农耕生活。虽有每月政府补贴的为数不多的残疾金,日子过得也并不宽裕。

曾经问过他:您年轻时候冒着生命付出那么多,现在留下一身的病痛,您不后悔吗?

他说:那时候也是没办法,谁愿意去打仗啊。可是不打仗的话现在咱能过上这么安定的日子吗?

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争,没有在战场上行走的历程,可能永远无法体会一位战场上的军人的心情。

听老公说,公公在无人的时候会时不时地拿出他的这个宝贝盒子来翻看,用昏花的眼睛仔细琢磨着每一枚勋章上为数并不多的字,小心翼翼地将出现的锈迹认真的擦拭掉。在他一个人静处时,怀念着他一生中最为轰轰烈烈的场景,怀念着他的每一次出生入死,怀念着那些伤痛而又壮烈的时刻。

公公去世已经5年多了,这个珍贵的盒子再也很少打开过。今天的我,把儿子叫到面前,拿起这些珍贵的历史印记,尽力擦拭着上面的锈迹,给他讲爷爷作为一名普通军人在解放战争中曾经的记忆,让这些记忆成为永恒的记忆……

作者简介:李婧,山东省莱州市实验中学历史教师,烟台市教学能手,多次获得烟台市优质课、示范课,多篇稿件各级刊物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