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半亩历史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素以“小诸葛”自诩的华中“剿总”白崇禧,竟被一封假电报所迷惑,以致被我人民解放军打得惨败──

194984日,国民党湖南省主席程潜、湖南驻军司令陈明仁,接受“国内和平协定”,在长沙宣布起义,湖南和平解放。华中“剿总”白崇禧率部退到衡阳、宝庆(邵阳)为中心的湘南地区,企图负隅顽抗,依靠湘江、资水阻止我军前进。我军第四野战军以巧妙的战略战术,一举歼灭了白崇禧主力4个师约4.7万人,使白崇禧受到致命的一击。这就是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解放湖南的一次重要战役──衡宝战役。

衡宝战役结束后,国民党内部及外电评论无不对白崇禧的这场惨败扼腕叹息,议论纷纷:这位素以“小诸葛”自称的华中“剿总”究竟怎么啦?他如何就觉察不到第四野战军的战略意图,发现不了四野的军事行动,以致被截断了退路,而遭到如此惨败?殊不知,原来是一封假电报迷惑了“小诸葛”!

当白崇禧率部退到衡阳、宝庆一带后,四野总部就认真分析了白崇禧可能采取的4种战略行动:

(一)撤往云南、贵州;

(二)退往海南岛;

(三)撤回广西固守老窝;

(四)在衡阳、宝庆与解放军决战。

白崇禧如果撤往云、贵或海南,即与3处之敌会合,对我军解放云南、贵州和海南岛极为不利;如果退守广西,他将会凭借十万大山的复杂地形与我军周旋,这无疑增加了我军消灭敌人的难度,而一旦从广西退到越南境内,我军就会更加束手无策;如果在衡阳、宝庆与我军决战,我军则有决胜的把握。但白崇禧究竟会采取哪种战略行动呢?我军一时还难以做出准确的判断。如果不能准确地把握白崇禧的战略行动,我军就不能制定出克敌制胜的正确战略方针。

于是,四野总部决定:从我军截获的数百份敌方往来电报中,分析判断白崇禧将要采取的战略行动。结果有3份电报引起总部首长的注意:

(一)白军司令部电令各军,给团以上军官分发五万分之一的广西地图;

(二)白军司令部电告广西省政府(1958年后定名为广西壮族自治区),请求速报该省各地粮仓的存粮数;

(三)电告广西省政府,请求速报该省各地桥梁的分布及其负重情况。

总部首长由此判断:白崇禧准备率部撤回广西。

接着,四野总部进一步分析:白崇禧虽然准备撤回广西,但眼下又决不会自动放弃湘南而不自退,现在可能正处于徘徊观望、迟疑未决之时。如果我军利用白军欲退未退、举棋不定这一时机,将其消灭于湘南地区,那情况会怎么样呢?

四野面临的战是相当微妙而复杂的,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我军攻势急,白军一旦招架不住,就会迅速退往广西,这样又势必增加我军消灭敌人的难度。那么只有将白军暂时稳住在湘南地区,然后寻找有利战机将其主力团团包围,最后以优势兵力发起总攻,消灭其主力的全部或大部,才是最佳的方案了。这也是党中央、毛主席对四野提出的战略要求。

通过以上的周密分析,四野迅速制定了“稳住敌人,暂缓攻击;以战略迂回截断敌人退路,然后围而歼之”的作战方针,并做了具体部署:13和第4兵团分别从东西两翼迂回绕到敌后,截断敌人退路。2支部队随即开始实施战略迂回包抄:他们大道、走小路,昼伏夜行──简直是如履薄冰,唯恐被白军发现我军的战略意图而前功尽弃。

真是“无巧不成书”!就在第13和第4兵团开始实施战略迂回包抄之时,四野总部意外地破获了敌特潜伏在长沙城内的一部电台。通过审讯敌台台长,四野获悉了敌台的通讯密码,并得知白军司令部尚不知道该电台已被我军破获的情况。于是,四野总部利用敌台长从长沙向白军司令部发出了大意如下的电文:

四野士兵多系东北人,初到南方水土不服,伤病甚多;又极为疲惫,现正在休整。部队已发放秋衣。未发现有重大行动之迹象。

白崇禧接到电报后,竟然信以为真!他由此断定我军不会马上进攻。就放下心来,传令继续修筑工事,以图固守。而对我军迂回包抄、截敌退路、正面攻击的战略意图及军事行动一无所知,故未做这方面的考虑。

当我军第13和第4兵团完成战略迂回包抄,与正面的第12兵团对白形成3面夹击之势时,白崇禧才如梦初醒,觉察到我军的战略意图。他叫苦不迭!惊惶之中急令部下迅速向广西方向撤退。但为时已晚:通往广西的道路已被我军封锁。白军主力已处于我军的团团包围之中,成了“瓮中之鳖”。我军发起猛攻,一举歼灭白军主力4个师约4.7万人,使白崇禧受到前所未有的致命一击。他不得不放弃阻截人民解放军的狂妄计划,率残部仓皇突围逃命了。

衡宝战役胜利结束后,毛主席给四野总部发来了热情洋溢的贺电,高度称赞他们利用假电报迷惑敌军、稳住敌军、赢得战机的策略。

作者简介:曹中原,湖南省常德市高中历史骨干教师,认为一个优秀的历史教师应该努力成为语言艺术的大师,主张历史课堂上传统的讲授法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同时他认为课堂不应该是教师“独白”的舞台,而是师生思想和知识“对话”的讲堂。长期致力于从“独白”式到“对话”式教学形态的重构,以期实现课堂生活的质变。曾参与编创希望出版社出版的多卷本《新编中国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