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清明节,想起了爷爷和明骥
湖北省竹溪县中峰中学 王建荣

又是一年桃花红,又是一年春草绿,今年清明又到来了。

 

清明节,是挂青的日子,挂青的谐音就是挂念亲人,清明前后这前七后八几乎半个月的日子,似乎都沉浸在怀念祖辈亲人的氛围中。

 

心灵手巧的农户老人都用红绿纸剪出五颜六色的清明吊儿,大街上各家商店百花齐放,悬挂着用彩色箔纸做成的新款式清明吊,红灯笼的,百合花的,越来越精致,等待成群结队的挂青客。他们的生意真是兴隆,因为挂青的人,都买的一套啊:清明吊,千响的红鞭炮,打有铜钱印迹的火纸和香烛等,老的带着少的,大的牵着小的,怀着虔诚的心情,像赶集一样,络绎不绝地赶去祭奠安睡在青山上亲人们的英灵。清明时节,寂静的山林里顿时热闹起来,这家走了那家又来了,羊肠小道处处传来的话语,大家一路相遇,互相打招呼,吸根烟拉拉家常则又继续前进;坟院里不时响起一阵阵鞭炮声,那些远道而来的晚辈,在亲人墓前忙碌着,挂清明吊,把它系结实不让风吹跑,忙着点燃火纸在拜台前的火钵烧。这种风俗习惯最通俗的解释,就是给故去的亲人烧纸钱,他们在地府冥行里也能支取领用,烧得越多他们在阴间得到的也越多。看来人世间的消费观念,在另一个世界也通用。这近似迷信的做法有些不可取,但反映后辈人对前辈人的追思之情,是后辈人对故去亲人孝心的体现,几千年都这么过来了,大家约定俗成。我想随着时代的改变,社会文明的进步,人们的观念逐步改变,清明节祭奠亲人的方式方法,会逐步变的更合乎情理。

 

我自小离开老家几百里,每年清明节没有机会去挂青,去年工作调得离老家近一些了,所以今年我能有机会随着堂兄一起去挂青,以实现自己多年来的心愿。

 

挂青祭祖是要诚心诚意的,我买了清明吊、火纸、鞭炮等,学着大家的样儿,半跪着烧纸,动手整理爷爷坟头上的枯草,看着从那一束香签上冒出丝丝缕缕的青烟,心里也默念着故去的亲人若地下有灵,一定要保佑我们全家平平安安,少病少灾,保佑我们心想事成,孩子升学的愿望能够实现。我在爷爷奶奶墓前逗留时间最长,烧的纸钱也最多,让爷爷奶奶他们在阴间得钱最多。我爷爷在解放前是教私塾的先生,解放后失业了,什么也干不了,吃了不少苦。我奶奶去世后,年仅36岁的他再也没有续弦,据说是爷爷怕续了后母,待不得孩子。我奶奶在生下我爸爸九个月以后,就得急性病去世了,在外做客的奶奶,不放心家里嗷嗷待哺的小孩子,心急火燎的赶着回家,结果走在路上急性病发作,等请人把她背回家,没过好一会儿,奶奶就去世了,扔下不到一岁的儿子撒手人寰,如今只剩下一个荒冢土堆,默默诉说着过去那不尽的往事。我父亲在我奶奶死后,是靠在东一家西一家找奶水喂养的,是靠喂米汤度命的,父亲缺少奶奶的母爱呵护,骨瘦如柴,性格暴躁,一辈见不得吃米汤稀饭。我一张一张慢腾腾的烧着火纸,想着过去那些悲惨的事情,那些艰难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心想他们要是在现在该有多好。咋天下了一天的雨,周围还很湿润,所以不怕引起火灾,我把一叠一叠的纸钱环绕围圈如花瓣,扣在拜台前燃烧,走之前把鞭炮点燃,立刻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声,惊动了一些小鸟。过了一会,坟墓周围的林子里又恢复了宁静。回头望去,在微微春风中,山坡上座座坟茔上面的清明吊在风中像红旗一样飘动,像是和我们做无言的告别。

 

来去匆匆,我们像赶趟似的在每个故去的亲人墓前,表示了一下祭奠的意思。下午恐怕天要变,我们就匆匆离开回城了。这一整天虽然有些疲累,早晨起早了虽然有些困乏,但我今天还是感到高兴,能在清明节去登山踏青,感恩祭祖,呼吸以下山野里的清新空气,调整一下心态。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好在我用手机拍了几张我们老宅的照片,还拍了几张野外风景,虽然不清晰很模糊,但放在电脑上,还是能看得见,这也算是我最好的纪念吧。

 

我回来后还想着我爷爷,他是1991年去世的,快20年了,他的墓是他学生明邦畿(明骥)出100美元修建的,墓碑两边的对联很工整,可惜内容我记不清了,意思像是在说师生情谊什么的。明邦畿是我爷爷教出来最有名的学生,查阅他的有关资料,获知他是1949年赴台的,曾经历任中国国民党将军、中影公司制片厂厂长、总经理、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部长级)、中国文化大学教授等职务,2009年在台湾获得金马终身成就奖,在美国和台湾学术界有一定的知名度。他是县里最看重的台胞,每年他回来,县统战部都有专门的接待。我爷爷是私塾先生,我二伯也是教师,文化大革命时离开学校,后退休回家颐养天年,我与妻子也是,这算不算是教师之家咧?

 

本文作者简介:

 

说明: DSC09268

 

王建荣 50岁,中学高级教师。2002年被评为十堰市中小学骨干教师。2008年被评为竹溪县十大师德标兵。2008年“语文综合性学习”市级课题研究结题,作为主要成员,成果获得市教科院认定。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