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梦影飘飘红旗现
书刊过眼之1
湖北省竹溪县中峰中学 马佾

刚刚识得几个字的小孩子,最喜欢做的事是什么?那一定是东翻西找寻觅一些布满黑字的书本了,在那些白纸黑字里,有许多有趣味的故事,还有让你无法放弃的人物,他们的命运如何?在一节节一段段吸引你难以放弃的迷人叙述之后,又有哪些更有趣味的事呢?除了故事,除了人物,还有奇奇怪怪的风景,险恶难测的命运的安排,他们是冲破了别人的陷阱还是无法摆脱呢?

 

就这样,《红旗飘飘》走进了我的视野。那是三年级还是四年级的事?似乎刚刚认得不多的字,一句话读下去有许多字是啃半边的。黄昏的光影斜斜倒来,母亲要求我读给她听,能够识得几个字,在马家菜园子也是很了不起的一件小事了。院子里渐渐暗下来,木瓜树的影子淡淡地散去,书本上的字迹也若无若有的看不清了。

 

那本书很厚,举在一个孩子的手中,有点重。我是把它轻轻地靠在膝盖上。屋檐宽阔狭长,木凳简陋粗糙,地面泥土平整如镜,几株青草钻出来,星星点点的算是为四合院里增添了几丝生气。结结巴巴的读书声在空旷的院子里飘散,炒菜的香气弥漫开来,棉油的香气浓烈,燥热的气息似乎在血脉中博动,牛羊油的膻味重重的扑面而来,那是四爷家厨房的味道么?

 

院子坐南朝北。东头是大爷大儿子的房子,西头一排五间,是二爷三个儿子也就是我父亲弟兄三个的。东南方是四爷的房子,也是院子里最漂亮的房子了,西南方是三爷的旧房子,他有六个儿子,于是搬出这个地方,容纳不下他六个儿子盖房子地基的。在五十米远的西边菜地,他们又盖起一个四合院,不过院子是坐东朝西罢了。然而,书的吸引力把走出这个大院子的,我的堂弟妹们,牢牢的粘到这儿了。第三代年岁最大,又第一个识字的我,还有手中书本里的故事,把他们的脚步牵引住。

 

几个小孩子眼巴巴地盯着我手中的书,战争,武器,队伍,敌人,红军,抗日,东北,西南,日本,美国,英国,罗斯福,东条英机,毛泽东,周恩来,马本斋。哦,马本斋,那支回民支队是我们一家子吗?可是他不是回族人么?我们是汉族人咧?天下马姓是一家么?为什么又有十个回回九个马的说法呢?

 

饭熟啦,回家吃饭啦。

 

恋恋不舍的目光,挪移不开的脚步,一步三回头的伙伴,都是为着那本书的。《红旗飘飘》。在马家菜园子,几大房中,似乎是我们这一支才有藏书,家族中负责训导后代教化族人的,是我们这房的先祖。而我的父亲,又是他们那一代中,识字最多的一个。早早参加工作后,用来购买书籍的钱,几乎是他工资的一半咧。只是在几十年后,竹溪官方评定十大藏书家,竟然没有父亲的名字。而在私下,竹溪所有的藏书“家”都认定,是他的藏书质量最好,数量最多,运用书籍到自己的工作生活中也是最好的一个。当然,那时的我是不知道这些的。我们只是知道,这本《红旗飘飘》是他特意抽出的一本,说是让我们在读书时,要用心读的一本书,里面有孩子们最喜欢的故事与战争,革命先烈与英雄事迹,艰难追求与苦苦挣扎的他们,是我们学习时的榜样咧。

 

只是,我们最喜欢不是这些,而是故事背后的惊险与计谋,那些人物在险死还生时的争斗,命运悬于千钧一丝的叙述与故事的节奏。哦,不是故事,是真实的事情。这本书里的人物与故事都是真实的事情。在几十年后,他们是最早的口述史了,国内的。

 

我们依然生活在战争的背景?战争会时时与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吗?有一天,我们会不会也走向战场,走向我们阅读的真实的故事中,如同他们一样去战斗?谁是我们的敌人与战友?哪里是我们战场?

 

梦中的我们,是那些书本中英雄一样的人物,在一次次战斗中成长,依据自己熟悉的地形地貌,熟练地运用武器打退了多次进攻的敌人,独自傲然占据着那高高耸立的山之巅。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期,喜欢读书喜欢冒险的一群孩子们梦想中追求的极致──你是敌人是大反派,让我们与你们战斗吧。

 

附注:

 

1957年,刚从部队转业不到一年的胡德勤被调往《红旗飘飘》担任编辑,和众多编辑们一起开始采写《红旗飘飘》。刚开始,《红旗飘飘》就是一套不定期出版的丛书,刊载的文章体裁也多种多样,有回忆录、传记、小说,还有诗歌和日记等。文章内容也非常丰富:有描写革命领袖的,有记录革命先烈的,有回忆著名英雄人物和重大历史事件的,还有描写无名英雄和革命斗争生活的。在编写并出版了16集以后,1962年,由于那些自诩为“理论权威”的人的蛮横指责和迫害,《红旗飘飘》被迫停刊。1978年,经中宣部批准《红旗飘飘》复刊,胡德勤也调回《红旗飘飘》编辑部工作。《红旗飘飘》每一期有约10多篇文章,总共出版的32集丛刊中,至少有300篇到400篇文章,其中和红军长征相关的文章至少约五分之一。“文革”后,《红旗飘飘》复刊时很多老同志已不在人世,他们的事迹只能由其夫人,秘书,战友来回忆。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