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有事您请问
湖北 马佾

很多年以前,寂寞地走在田野山径的小路上,向一个长者请教一些自己不懂的问题的小孩子,最终依然寂寞地归来。是不愿还是不会?那位长者没有说,小孩子也没敢吱声,只是想,如果有一天,能够回答别人疑难问题时,如果有人请教自己,一定会仔细认真对待他们。解除疑惑的喜悦,又是怎么样的一种滋味呢?

 

还是很多年前,在鄂西北偏僻小山村的小孩子,无意中翻到一本书,看到这样一句话: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传道授业解惑,不仅仅是长者的责任,也是所有读书人应该做的事吧?

 

那一阵子,沉浸于文字营造出来的世界里,痴迷的感觉中滋生出一缕疑虑,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呢?寻找自己所能够找到的书籍,查阅身边同伴们所有的课本,只为一些疑惑无人解答。那些寻找书籍的苦楚,心头有疑虑而无人可解答的愤懑,不说也罢。读书,是为了回答自己产生的困惑,可是,在寻找书籍的过程中,在翻阅找到的书本时,旧的问题没有解决,却又生发出新问题来。一个夏日午后树荫下随手翻开的一本书里,一句话撞击着我的灵魂: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拚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这些人是哪些人?他们又为什么这样做?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师说》里的那句话,忽然间浮现在心头,传道授业解惑,这就是所传之道么?老师,就是让这种道的种子在求学者心底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么?道体现在所授之业中?什么样的书籍能够涵盖包蕴这些做人做事的道理?求学者们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疑虑困惑,又怎么样来解除?真的是三人行必有我师?每一个普通人都能够做别人的老师?为别人解除他们求学时产生的问题?

 

逝者斯夫,如水如云。有一天,一份网刊《师说》摆在我的面前,很多同事们在教育教学过程产生的疑虑困惑,浮泛于心头。你们的,他们的,我们的疑虑,在教育教学过程中遇到难以索解的问题,能不能通过这个平台,为他们排除呢?如果能够,那又是谁够资格承担这个责任?

 

这个人必须具备鲁迅先生所说的,“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的人。换一句话说,他们身上具备着“道”,具备着埋头苦干的精神,为民请命的人格,所以,当他们面对向自己求教的老师,回答每一个问题,隐隐暗寓师道,包含着他们的道德修养人格魅力,一字一词里蕴含他们的人生历程生活经验,甚至于每一个标点符号里面,都有散发出他们的教育追索苦苦思索的答案气息来。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他必须具备深厚丰硕的学术修养,精湛的教育教学理论基础,高超流畅的课堂操作艺术能力,面对来自全国各地异样问题时,面对我们无法想像的疑虑困惑时,才能轻松自如地解难排惑。比如说,他参与过科研项目,能够细分科研教研的异同;自己有几十年的基层工作经验,山区农村城市集镇学校学生老师家长情况均有涉猎,能够为他们找准问题产生的穴位,想出较好解决办法;他还必须有时间有精力有写作水平有电脑操作能力,能够及时回答问题,等等。

 

这样有水平,有能力,有时间的网友在啦?

 

我们人教社论坛网友,《师说》网刊作者群里,群里刚刚发出《争鸣》栏目创办短信后,第一位回答的热心肠的老爷子,王玺玉先生,不就是吗?

 

这是一位什么样的老师?他退休前,在一个县级市教师进修校当副校长,主抓干训、师训和小学教研。其中“小学各科教学达标实验”坚持了11年(从上任到退休),被黑龙江省教委评为全省第一届优秀教学成果并列为全省推广的16项目之一。王玺玉老师给《黑龙江教育》当了17年特约通讯员,退休后又当了一年,前后18年,连续18年评为优秀通讯员。从20011119日在人教网注册以来,十年来王玺玉老师,坚持天天上网,天天到人教小语论坛,几乎天天发帖或跟帖。初上论坛的时候,还不懂写古诗(词)应该讲究平仄,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掌握了平仄规律,写的《怎样读出古诗(词)的音乐美》,被中国人民大学《小学语文教与学》转载。他不但自己热爱教育事业,还教育子女们热爱教育事业,王老师和老伴及五个女儿都在教育界工作,标准的“教师之家”。五个女儿之中有三人是中学高级教师,其中一人是省级骨干教师,两人是地级青年专家咧。

 

为自己解除疑惑,为他人排忧解难,是我当老师的原因啊,王玺玉先生说,我一生追求的,就是“传道,授业,解惑”咧。445814250,这是我的QQ,有事您请问。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