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心,不再平静
北京市双桥中学 武小东

初一新生入学考试时,这个相貌清秀的女孩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是教室里唯一一个考试铃响前动手答卷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被我提前收卷的人。

 

开学分班,我在热闹的人群中又一次发现了她略带羞涩的眼睛,尽管只是轻轻的看了她一眼,她还是将头深深的埋在了人群之中,看得出无忧无虑的假期并没有让她把那件事忘的一干二净。十分钟后,当学生按照班级顺序排好队后,我在2班的队伍里又一次看到了她,只不过她的头埋的更深,也许是因为这个让她很丢面子的老师做了她的班主任。

 

就这样,这个叫做小怡的女生走进了我的视线,结下了我们的师生缘,开始了我们共同的生活。

 

第一次思想品德课,我让学生们做一个记名字的游戏,小怡记得数量最少。按照游戏规则,在同学们的一致要求之下,她用最小的声音给大家背诵了一首《锄禾》。我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其敏感、自卑的女生。也许是以前的人生经历给她留下过什么阴影。那一刻,我决定让她来做思想品德课代表,期望能起到鼓励的作用。

 

由于思想品德课作业很少,我们之间的正面交往远不如语文、数学等主科那么多,虽说是课代表,我对她的了解与关心并不多,再加上班级里的捣蛋鬼们不断出现,像小怡这样的沉默的乖女生渐渐从我的视线中淡化。

 

本学期期中考试结束后,这个沉默的女生让我出了一身的冷汗,她的名字出现在了成绩单的最后。那一刻,我的血液凝固了,“为什么?”,我必须立刻找到原因。

 

她,拖着沉重的步伐,怯怯的走到我的面前,眼睛里闪着泪光,我想她一定比我还难受。我指着成绩单轻声的问道:能告诉我原因吗?一分钟、两分钟.....时间足足过了三分钟,她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我们不能好好谈谈吗?她还是不说话。我有些急了,我必须给你家长打电话了,今天必须弄清楚你为什么退步这么快。这时,她开始抽搐了,豆大的泪珠不停的往下流。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倒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原因让孩子这样难以启齿呢?我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情,并决定家访。

 

穿越了几条羊肠小路,经历了近四十分钟的路程,终于到了她家。在路上的时候,我就开始体会这个孩子的不易了,小小年纪每天都要走这么远的路。当走进眼前这座紧挨着铁路边,每隔几分钟就会听到火车轰鸣的小院时,我的心被揪了起来,我没想到在一片繁华的北京还有这样破落的院落,狭窄、矮小、拥挤。她的妈妈接待了我,并带我来到的她的房间,贫困的家庭本已拥挤不堪,仍然给了孩子一个独立的空间,从这一点可以确定家长对孩子的学习很重视。

 

我向家长汇报了孩子本次考试的成绩,她妈妈捧着成绩单半天没说一句话。从表情上看,她还不知道孩子的成绩,甚至根本不知道这次考试。母亲几乎是哽咽着向我讲述了孩子在家的学习状况:自从小怡上了初中以后,父母就把家里唯一的一间正房给孩子住,爸爸妈妈住在矮小不见光的偏屋。因为父母的文化程度都较低,所以自从孩子升入五年级,他们就不能帮她辅导功课了。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小怡的成绩开始下滑,到六年级快毕业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孩子已经是后几名了。之后的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小怡就是在母亲的鸡毛掸子下度过的。所以到了初中以后,她很少和父母谈自己的学习,父母的工作也越来越忙,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还学会了如何伪装自己,学会了如何博得父母的欢心。每天晚上妈妈来巡查的时候,她都假装在那里看书,但心却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在我和妈妈的鼓励下,小怡渐渐向我们敞开了心扉。因为已经有了小时候那段痛苦的经历,她开始尽可能的少说话,以免引起老师和家长的注意;她开始对家长只报喜不报忧。寂寞的她,开始迷上了手机,迷上了用无声的声音和同学、朋友、甚至陌生人倾诉,只有在接与发的信息中她才能忘记白天学习的痛苦经历,才能完全释放自己。

 

孩子成绩下滑的原因找到了,我的心却开始不平静了。我意识到,在日常教育教学过程中,有多少像小怡这样被我们忽视的角落。他们大多都是女孩,平日里沉默寡言,从不惹是生非,却在老师和家长的目光之外,选择用另外一种方式释放自己,影响了正常的学习和生活。

 

作为班主任,我的眼光再也不能局限在有限的几个人身上,那些沉默的角落同样需要我的目光!

 

作者简介:

 

 

武小东 女,1982,毕业于中南大学社会学系,法学硕士,北京市双桥中学任思想品德教师,公开发表文章有:《中学政治课三部曲探究》发表在《教育科研与实践》;《被边缘化的农村教育》发表在《学习月刊》;《让花儿自主开放》发表在《朝阳教师教育》;《一种发型一种心情》发表在《班主任》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