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利用琐碎
上海市长宁中学 褚磊

钱文忠曾说“当代是不读书的社会”。思索其缘由,可能是说,眼下社会诱惑有许多,想读一点小书,苦于挪不出时间。不过对这话我不敢苟同。一天当中如果能抽出四十分钟来读书,一年就是二百四十三小时,十年就有二千四百三十个小时。能说没有时间读吗?──其实零碎的时间最是弥足珍贵,但也最易舍弃。古人有所谓的“三上之功”,枕上、马上、厕上,虽不足为训,但也足见其用心良苦,乃劝戒世人不要无端浪费时间。

 

忆起昔年,我在老西门生活过一段时光。闲暇之余,会要几枚五角和一块的硬币,往文庙的旧书摊跑。因外公有规定,一周只能要一次,这些小铁饼就成了一件大事。在手中叮叮当当响了半天,把硬币都捏热了,书还没有挑好。别小觑了那些卖书老者,他们目录学的知识可要比你精;连环画的版本和印次都能了然于胸。因为是90年代,涉及外国文学的书较少,主要的是日本的小说以及丹麦的童话,此外国内的就是80年代以来小说。尤其后者看得我朦朦胧胧,时间一长更是迷迷糊糊。可能是还没有品味关系吧。

 

书要从神话传说读起,再是小说,最后是散文。并非我崇洋媚外,但希腊和埃及神话的魅力还是要超过中国古代四大传说,毕竟《伊利亚特》和《奥德修纪》是很成体系的小说,诸多神灵围绕着人的英雄传记是极吸引人的。所谓书一开始读是兴味使之然,“兴趣”二字很重要。梁启超曰“趣味总是慢慢地来,越引越多,像倒吃甘蔗,越往下才越得好处。”梁公意为读书并不能带着很强的目的去,否则就成了学教科书,读之而无味。

 

直至大学里才大量阅读。梁实秋先生言“一个人在学校读书的时间是最可羡慕的一段时间”,因为他没有生活的负担,时间完全是他自己的。记得我读了本加西亚·马尔克斯著《百年孤独》,此本运用虚幻现实主义的小说读得我云里雾里。拿来请教讲师郁青,这位雄辩的演说家尴尬地嫣然一笑“这本书教授也未必读过,我也只能介绍个大概”。“但很少人充分的把握住这个机会,多多少少的把时间浪费掉了。”曾目睹有不少同学奔波于社交或社团活动,我得承认这对提升社会能力颇有好处,但读书时间就显得可怜了,毕竟还要应对每学期的专业课和英语四六级。

 

工作之后常在假期中看,多涉及一些教育理论方法等等,如《教学现场与教学细节》和《备课新思维》两本书对我就颇有裨益。这些书可不是用来消遣的,须带着一定目的性去看。边读边思索,一堂课如何预设和生成,课堂细节方面怎样达到最好的预设效果,通过书中的成功或失败的案例得到了怎样的经验教训。此外,生成方面并不是教学者能够完全掌控的等等。可以说这两本书是我教学上的良师益友。而书毕竟是书,一些技巧方法要抱着“取其精华、融会贯通”的方针,找到最适合自己的。

 

至于文学类如《战争与和平》,这本洋洋百万字的小说读了我九个月的时间,没有吸引人的故事情节,我是花了极大的耐性才读到底。最终得到的结论皮埃尔对人生的哲理态度,“任何人说的话都有他的合理性”“要和善的对待每一个人”。支撑我读完这本冗长小说的动力是两位学生。“汪氏贝贝,年十三,好小说,故事小说手不释卷;聂氏文璠,年十三,好古文,《史记》《老子》均有涉猎”。学生都如此爱看书,我怎能落后呢?

 

黄庭坚言“人不读书,则尘俗生其间,照镜则面目可憎,对人则语言无味。”这句话正恰如其分,成了我的座右铭。

 

作者简介:

 

 

褚磊 上海市长宁中学。任教学科语文。曾于(20032007年)就读于上海师范大学中文师范系。个人格言:读美文,教好书,说真言。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