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我们需要这样的教材
吉林省柳河县职教中心 秦丽华

新课改提倡探究式学习,探究学习需要创设教学情境,在教学中,设置问题情境是最关键,也是最难的地方。什么样的问题情境能统领全局,又真正具有意义,还能让学生喜欢?由于缺少这方面的经验,常常为设计一个问题情境绞尽脑汁,总觉得做不好。后来,我就想,这个问题设置怎么就这么难!既然方向不错,那是什么地方错了呢?知识本身就很有意义,知识产生是有原因的,教材记载这个知识是因为对我们现在的生活有价值、有用,如果教材把这个知识产生和发展的背景也交代了,至少教参中该有,那么,教学就会轻松的多。后来,我发现了下面这篇文章,证实了我的想法。

 

《假若读教材如同破案──美国高中教材〈科学发现者〉》文中说,这套教材映射出了我们自家教材的不足。综观国内的教材,普遍存在内容抽象乏味,学生无法阅读的问题。但这套丛书却让能学生感到亲近轻松,爱不释手。”

 

我曾问过学生,如果先让你们看,老师后讲,怎么样?学生普遍认为,看不懂.这种情况下,让学生自主学习,是徒劳的.教师还是要多讲才行.可美国教材,学生拿来就能用,自己就能看。这样,教师教学就容易多了。

 

“应当说,国内外教材编写的理念是相似的”,邱连根表示,我国在制定国家课程标准时,广泛借鉴了国外的课程标准。“差别在于,我们在设计与编写时,没有处理好如何将先进的教育理念转化成符合现代科技发展、学生的认知规律,从而能传授知识、培养能力基本相同最终提高学生科学素养的可操作的教学方案。”

 

课程标准是按教材内容设置的,教材内容是课程标准的具体体现,因此,教材内容也需要借鉴。也只有在那种教学方案、教教材内容中,才有那样的教育理念。而我国课改以来实施的新教材,内容和标准脱离,大家都是懂非懂。我们教师拿来新教材,茫然不知所错,写教案,没办法,只好套用三维目标而已,教学特别别扭。这关键不是教师教育技能的事,如果教材编写本身有问题,教学是很难做好的。问题是教材编写这个根源上,一个好的教材,就应该是有利于大家使用的。

 

美国的教材显然在此方面做得相当好。如《科学发现者》是按照科学家发现知识的曲折历程来介绍科学知识。”原美国科学老师协会主席帕迪里亚认为:“从某种角度说,科学家就像侦探一样,把各种线索收集、拼凑起来,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美国的教材编写者正是按照这一思想来再现科学知识的发现过程,介绍科学家研究问题、发现规律的思想与方法的。这使得阅读科学知识,犹如阅读侦探破案故事一样,由浅入深,引人入胜,趣味盎然,而在这一愉悦的阅读过程中,不知不觉得受到了科学思想与方法的熏陶。比如《科学发现者·化学》介绍原子结构的发现过程时,从古希腊朴素的原子观点开始引题,十分详细地介绍了科学家建立现代原子结构的全部探索过程,包括提出的各种观点,每个科学家所做的实验,后继科学家又是如何在前人成果的基础上思考、设计与操作实验,并得出结论。课本的内容就是一个精彩的‘破案’故事。”

 

这就是我们需要的知识产生过程。西方人做学问,喜欢追问原因为什么,一个知识,不光有结论,还不厌其繁地交代产生的原因。他们认为,只有从原因中才能获得真正的知识。干巴巴的结论,如果放回到知识的产生过程,就是非常有趣的故事。

 

课改要求教师,用教材而不是教教材,怎么用?好教材才有利于使用。美国的教材,老师和学生拿来就能用,好操作;而我们的新教材的确太不适用了,既不利于教师讲解和指导,也不利于学生自己阅读和使用。教材是教学的核心,真希望给我们教师编写一个合适的教材,给学生一个有趣的书籍,以免得教师为研究教学而踏破铁鞋无觅处。衡量一本教材好不好的标准,就看它是否适合人的使用。如果用起来非常别扭,又是普遍情况,那就是教材的问题。

 

提供好的教材,比起多少理念教育和培训就有价值,我们迫切需要好的教材!选择教材比选择教育方法更重要。

 

作者简介:

 

 

秦丽华 吉林省柳河县职教中心政治组。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