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每一步,都很重要
山东 孙明霞

教师管理,让我学会了宽容、忍耐

 

从教研员再到学校当老师,完全不是什么“高尚”和“了不起”,完全是因为生活更方便些,也因为自己对教师这个职业并不反感。

 

没想到的是,被招聘到新学校后,估计校领导看我当了多年教研员吧,让我担任年级组长(如今的年级主任),其实当时就一个年级,10个班、27个老师。我犯愁了──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工作也10年多了,从小到大就没有领导过别人,只是被领导,这年级组长怎么当?想要辞去这小组长的职务,领导却认为我能行,并说“没有谁天生就是当领导的,都是学习锻炼的。”无奈之下硬着头皮上阵。升旗仪式,领导让我主持升旗仪式,并让我总结一下上周工作,对下周工作做一个布置。我听了头都大了:五百多人啊,我怎么开口讲话?上周什么工作?下周又干什么?我把周末例会上领导讲的这周做了那几件事和下周工作计划写了一下,就在升旗仪式上念了一遍,会后校长笑着跟我说:总结和部署工作不是针对老师的,而是针对学生的。然后指导我一番,如何总结学生的上周表现,针对学生的表现给学生提出新的要求。唉,至今想想都很囧啊!

 

还有个严重的问题让我郁闷:过去都是我被人管,现在管别人,可不知到怎么管。领导布置任务,让我去听课,我就去听课,也跟老师进行交流;领导让我考勤,我就考勤,可老师偶尔迟到也不是特意的,我不记吧会对所有人不公平,记下来吧得罪这个老师。好在那时候老师们都是刚被招聘来的,都很积极,违反纪律的事不多,这问题还不是很严重。但上课老师出现体罚学生或者上课迟到、课上的不好,我总是被校长批评,要求我要检查,经常到各班巡视一下,遇到问题还要及时和老师谈谈,这让我很犯怵的,因为我不会批评人啊!最为严重的一次,全校学生集会要求所有老师参加,不参加的要按旷课论处,有的老师不理解:学生集会凭什么让老师参加?在和我理论的过程中火气暴涨,一瓶墨水泼在了我身边的墙壁上,顿时白墙变成黑墙了。我很无辜地解释,这是学校的规定,不是我个人要整治老师……

 

还有一次,有个老师中午和同学聚会去了,喝了酒,下午没按时上课。领导巡视发现空堂,把我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让我要“严厉批评某老师”,我又不想老师被批评,就自己承担责任,说该老师请假了,我给忘记安排课了,于是被领导更严厉的批评:你知道吗,空堂是严重的教学事故!吓得我以后只好经常到教室门口走一走,看看有没有再发生类似“事故”。

 

还有一次,即将到了期中考试,拉运回来的试题堆在我办公室,有个刚工作的年轻老师看到,忍不住好奇心偷看了几眼,并去给学生讲了讲,某某题目要记住。这自然就是泄题事件了,可当时这年轻老师压根不知道不该这么做,还很委屈地说“我只是想让学生考的好一点”,自然我又被狠狠批评了一顿。

 

有个年轻老师因学生说话冲撞了她,就用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踹了学生几下,那家长不愿意了,找到学校大声责骂,放言要找律师,要告老师。我是年级组长啊,不能让校长知道这事,赶紧好言好语和家长交流,一再表示老师无意之举,老师年轻,要给老师一个成长的机会,要是真的把老师搞臭了,这么年轻的老师以后还怎么做人,你的孩子也遭殃的。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和家长沟通,最后他跟我称兄道弟地表示不再为难老师……

 

类似的事情多了,我最大的感受是──学会了宽容,我逐渐理解了当一个中层干部的不易,就像一个沙发靠背,谁都可以倚一下、靠一下,老师有问题,校长不会直接去批评老师,而批评中层干部的工作不到位;老师对学校的一些工作不满意,也不好意思直接找校长,就跟中层干部诉苦,甚至抱怨、发牢骚,那中层干部不能直接跟老师说:“**校长说,让我批评你”,要维护校长的管理;见了校长也不能说“**老师表现差劲”,还要积极维护老师,有点“两头受气”的味道。但正是这样的工作,让我懂得:一切都是因为工作,不是个人恩怨好恶,这样想,也就释然了。尽管也为此得罪了少部分人,但内心坦然无愧。而更多老师逐渐理解了我,跟我成为好朋友。

 

教学工作,让我懂得了各科教学其实是相通的

 

当年级组长,后来又负责两个年级的教学管理,其实就相当于现在的教务处主任,除了常规要管理,还要经常听课,举行各种教学研讨活动。而这时的听课,肯定不能只听生物课,而是各个学科都要听。听了,还要跟老师进行交流,总要谈出点对老师有用的东西来,久而久之,也从老师的课堂学到了很多。

 

别看我是理科出身,竟然也“指导”了不少其他学科的课,颇自豪。有时是学校安排,但很多时候,老师要参加各种比赛,总是无比信任的找我听课,我也就勉为其难地去听课。像语文,数学,历史,地理,等等学科的课都听了不少,也有不少老师获奖。比如,从没学过历史的我,竟然“指导”了一位历史老师一路走过来。那位历史老师第一次参加优质课评选,在准备试讲的过程中,除了本学科老师听课研讨,就是我了。一堂课,我竟然听了七遍下来,每听一遍,都会给她提出一些修改建议,包括环节的设计、课堂语言,或者和学生对话的方式。最后,她以绝对优势获得了全市第一名,又被推荐参加全省的优质课评选。当时学校允许一名本学科教师陪同参赛老师外出听课,但这位历史老师却跟校长和市教研员要求,希望我这个历史“外行”陪同。那时候还没有电脑多媒体,最现代化的教具就是投影仪了。为了上好那个课(记忆中,是关于女真的),她自己寻找复制了很多相关图片(没有电脑,自然也没有百度可以找了),然后找人复制到投影片中。我在陪同过程中,晚上听她一遍遍的试讲,一边还用我们带去的投影仪演示图片。听她试讲中,总感觉那投影片颜色太单一了──黑白的,要是彩色的多好!就灵机一动地用彩笔把她那些个投影片变成彩色了──服饰,地图,都变成有颜色的了,这可是一大创举。那次的课,当然也因她的出色表现获得了一等奖,而无疑那些“彩色”的投影也让所有听课老师眼界大开。数年后(似乎2003年左右了),该老师又参加了教学能手的评比,从学校到市直,由市直到全市,最后在全市评比中脱颖而出,参加了全省的教学能手评比,我依然还是一路的陪同、指导。记得全省的评比是在临沂进行,去了之后现场抽签,一天的准备时间。记得内容大概是共产党的建立吧。她在准备教学思路,我则根据教学内容上网帮她找资料(网络还不很普及,她专门借了手提带去,用电话线上网),一是找到了很多别人的教学思路可以借鉴,二是找到了动态的上海“一大”会址图片,成为该课的导入,非常生动形象,带来震撼效果。为了增加些背景资料,白天她在宾馆房间备课,我跑出去找音像店,帮她买到《开国大典》的电影片,找到关于共产党成立的镜头,截取插入课件。晚上一遍一遍听她试讲,改进……

 

当然,最后她还是以绝对优势获得了教学能手称号,就连当时人教社历史教材编写的老师听了课也是赞不绝口。当然主要原因是这位老师素质很好,对教材的把握到位,整个设计也很精彩,但也有咱“指导”的功劳,看她获奖比我自己获奖还高兴。

 

无论哪个老师参加什么活动找我听课,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听课、研讨,然后改进、提高。有时,为了帮助老师备课、修改课件,会牺牲掉周末时间、晚上时间,甚至陪着有的老师熬夜通宵。有时,也会有我原来当教研员的区内学校老师来找我帮助备课,总是有求必应。看起来我是牺牲了一些时间来帮助别人,但仔细想想,受帮助最大的还是我自己。不一定是自己水平多高,也不是自己对那些课都很熟悉,而是在和老师一起分析的过程中,思路越来越清晰,教学的设计也越来越科学有效。可以说是在大量听课、研讨的过程中,尤其是多学科听课的过程中,让我对各个学科的教学有了基本的认识:其实各科教学的本质是一样的,只是所教知识不同而已。

 

(未完待续)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