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5元钱失踪后
湖 北 周国强

一天晚上8时许,我正在吃晚餐,突然门外传来沉重而又急促的敲门声,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连忙打开门,进来的是本班学生青青和他的父母。

 

青青母亲有点生气地向我讲述:“老师,今天刚下晚自习走到校门口,我女儿青青就被本班的几名女生围住了,并且其中一位叫王丽的女生还狠狠抽了她一巴掌!”我连忙问:“青青,怎回事?为何围攻你?打的怎样?”青青有点结巴似的说:“王丽今天荷包里5元钱不见了,硬说是我偷的,我没偷”。原来是因为钱物丢失引起矛盾而导致的出手伤人事件。

 

次日一大早,我到校后立即把当事人王丽及和她一起围攻青青的几位同学叫到办公室,详细询问事情发生的经过。王丽说:“昨天早晨跑完步,我和张晓一起到校商店买东西,找给我的5元钱放进了这个敞口的口袋里。在回教室的路上我发现钱还在口袋里,可到上第一节课班长喊起立时,我再望口袋时,发现钱不见了。”“那你怎么就能一口咬定钱是青青偷去了呢?”王丽说:“因为从商店到教室的路上我只与青青近距离接触过,前后不到5分钟时间”。“哦,就凭你的这一推测,就叫这几位同学围攻青青,还打她一巴掌?”“是的。”王丽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听完她讲述的经过,我帮她进行了分析:你不见的5元钱有好几种可能性:一是你在回教室的途中丢失了;二是在上课起立的时候掉到地下了;三是可能被人偷了;也许还有其他的可能性。“你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仅凭一己推测,就稀里糊涂地围攻青青是错误的,更不应该打她一巴掌,你应该向她赔礼道歉!”

 

然后,我又把青青单独叫到办公室,把事情发生的经过与她又核实了一下,她显出不太自然的样子。我说:“你到底拿没拿王丽的钱,若真是你拿走了,你就该承认,把钱还给她,私下作个检讨,并保证今后不再犯此类错误,我保证绝对不会公开这件事情的;若你真的没拿她的钱,你也别害怕,身正不怕影子斜嘛,也不要再去计较她打你的这巴掌,我会责令她向你赔礼道歉并写一份检查。”

 

当天下午,我责令王丽当着和她一起围攻几个同学的面向青青赔礼道歉了:“对不起,我不该打你,请原谅!”

 

事情到此本应就这样结束了。可第二天早自习前,本班的一名女生来到办公室说:“老师,王丽的那5元钱没被偷,是借给了张莉同学,而自己给忘了的。”我顿生疑惑,生气地叫来了王丽同学:“这五元钱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捉迷藏呀?!”她一口说道:“老师,这5元钱是借给了张莉。我昨天忘记了。”

 

我茫然了,在我的进一步追查下,那位女生道出了其中内幕:昨天王丽在几个同学面前给青青赔礼道歉,觉得蛮掉底子的,便心生一计,故意说钱是借给张莉了(和张莉串通好了的),然后就在班上散布假消息,说钱是借给张莉了,目的是使青青放松警惕,消除她的戒备心理,好骗她一起出去‘玩’,好好教训她一顿,把她推到河里去,或者叫车子撞她。

 

看来事情发生了质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我立马电告王丽的父亲,叫他尽快赶到办公室,以配合教育其小孩,消除她的危险念头。其父亲很配合,一刻钟后匆忙赶到了学校,和我一起整整花一节课的时间将这一事件的前因后果,从各个角度进行了认真的分析,一致认为:第一,5元钱的丢失是小事,以后小心点就行了;第二,王丽仅凭自己的怀疑打了青青一巴掌,应向她道歉;第三,王丽因向青青道歉觉得很没面子的想法是不应该有的,更不应该因此策划如此险恶的报复计划。第四,将王丽的这一计划可能会导致的恶果──摆在桌面上,其中最可怕的是万一把青青推到河里呛死了,那就不是简单的学生报复事件了,而是触犯了刑法,要负法律责任的,甚至可能判死刑(未成年人,缓期执行)的!况且你打人有错在先。王丽好奇地问:“啊?判刑?判刑后还能读书吗?”“不能!而且终身受影响!”“那我不报复她了”。“想通了?”她吓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点了点头说,“我真的想通了,保证不会再做这样的傻事了!”

 

至此问题已基本解决。但是最近班上发生的一连串类似的事情又不得不让我多想了一下:班长一精巧的手写笔记本买来没用两天就不见了,而后在青青抽屉里发现了它;刘明的20元钱放在自己抽屉里不见了,有人也怀疑是青青拿的;某同学的一支心爱的笔不见了,后来发现也在青青那儿;还有一次上体育课休息时,一名学生无意间发现青青在翻别人的抽屉;有的同学还说小学时青青就有这样的行为……等等这一切,似乎矛头都直指青青。

 

每当学生给我反映这类事情时,我都间接或直接调查过,问话最多的是青青,虽然青青除了承认班长那本写字本是她偷的外(因为是班长自己亲自发现的),其他事情她矢口否认,还显出一幅悠然自得若无其事的样子。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班上发生的这么多偷窃事件,把我搞的晕头转向,一部分同学也提心吊胆。作为班主任,最伤脑筋的事恐怕莫过如此了。全班学生都在看着我,指望着我有一天能挖出真正的“贼”来。我也一时心急冲动,忙于破案,似乎成了电影里的福尔摩斯。

 

难道这一切真的都是青青干的?若真的有一天学生又亲自抓到或看到她作案,又能否说明班上所发生的这一连串的事都是她干的?我困惑了:置之不理?显然不行!因为不能保证后面还会不会发生类似的事而再扰乱学生的心情和学习;一查到底?我能力有限且时间不允许。就算查出了这些事都是同一个人干的,又该怎样教育该生,使之彻底改正呢?更何况事情败露后,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她、孤立她,她又如何面对?万一做出你意想不到的事来,又该怎样收场呢?

 

我思来想去,别无良策,终生一计:一边趁青青请事假时,在班上公开告诉学生今后提防着点儿,把钱物看紧点儿,不要老是因此而影响自己的学习、心情,主动与你怀疑的同学搞好关系,用自己的真情、行动去感染她……另一方面我总是趁机找青青在合适的场合下,与其随便聊聊家常,或让其为班上正要开展的某一活动出谋划策,或找她了解一下班上部分学生最近的表现情况,等等。也许是真的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感染,也许是受到了良心的责备,也许是出于对我的信任,也许……奇迹终于出现了:近期末考试的一天,下晚自习约10分钟后,青青来到办公室,主动承认了班上发生的这些事都是她干的。她哭了,哭的好伤感:“老师,你打我吧,骂我吧,我不是人!我对不住全班同学!我好后悔呀……”

 

此后,班上平静了许多。我不但没有告诉班上同学这个最关心的案子彻底给破了,相反还借机表扬了青青同学好几次。班上同学也似乎都淡忘了这些事。

 

我们常教育学生说,要知法守法,要胸怀宽广,遇事多为他人着想,等等。可此类事件不仅在本班发生过,而且在其他学校也发生过,各种媒体上也时有类似事件的报道。这不得不使我大胆责问一句:当代学生的这种扭曲的心态、极端的行为怎么了?是学校教育出了问题?家庭教育出了问题?还是社会教育出了问题?留给我们教育者的思考是无止境的,留给我们的责任却更是长远而重大啊!

 

本文作者简介:

 

 

周国强 男,51岁,中学数学高级教师,曾被评为湖北省省级骨干教师、黄石市学科带头人、下陆区名师。在各级刊物上发表过多篇教学(育)论文。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