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幸福地守望
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大堰乡中心学校 钟精华

我站在学校校门的桂花树旁,守望着每一轮朝阳。

 

朝阳升起来了,雾气还没有散尽,孩子们就从一条条小路上冒出来,他们背着妈妈或是姐姐缝制的书包,提着一小袋土豆奔学校来了。

 

他们带着希望而来,带着好奇而来,带着向往而来,带着甜蜜而来,有时也会带着苦涩与沮丧而来。

 

我站着校门口等待着孩子们,孩子们走过来,叫一声“老师早”,我应着,挥挥手,给孩子们一个微笑。

 

老师的微笑可以给那些高兴的孩子鼓足劲儿,可以拂去那些沮丧的孩子脸上的阴云。

 

这些孩子们中,说不定就有明天的将军、国家领导人、科学家、画家、音乐家、体育明星………我是天底下最平凡的一个老师,我能不善待他们么?

 

朝阳正旺时,我走进了教室。

 

我站在那三尺讲台上,守望着每一个白昼。

 

教育专家说,课堂上,老师应该是演员,而且应该是一位全职演员。

 

我开始提问,这些问题在我备课的时候已经反复推敲,并且设计了问题的若干种答案。

 

上课不一定在课堂上,站着不一定是我最好的姿式,把小手放在身后,闭上嘴巴不说话不一定是对孩子的最好要求。

 

上课同样是很富有诗意的事情,我一板一眼地领读课文,声音刚落,一片不太整齐却充满生机的童音就从那窗格里溢出去,漫过了那一片油菜花……读过了,就和孩子们讨论课文,那一双双眼睛就睁得老大,听我说一些他们即熟悉又陌生的话语。

 

我总是感觉到做教师的神圣与伟大。

 

我坐在那张栗木写字台前,守望着每一轮月亮。

 

松涛阵阵响起,野鸟的叫声清脆而明亮。

 

安谧而宁静的夜晚,是诗的世界,也是老师的世界。

 

我在灯下备课。摆在我面前的工具有:课标、教参、教材、备课本、圆珠笔。教育专家告诉我,备课的时候,要吃透教材,吃透学生。于是,我就像一切木匠做的那样,闭了嘴,摆出老木匠的姿势,弹墨,使锯,推刨,在惯常的道路上抵达一张现实主义的桌子。打开教 参,像打开一个装有妙计的锦囊。我拿了圆珠笔,开始在教材上勾画,直线,曲线,双横线,小三角,小圆圈。这样的情形和木匠有些相仿,木匠的面前堆満了材料和部件,桌面,桌腿,长条,短棍,榫头,楔子,它们横七竖八,和刨花废料堆在一起。我开始拟定方案,我设计了各种各样的图表:田字格,衍射格,直方图,回环图。我力求把知识能力甚至思想教育都割成小块,我称它们为知识点,能力点,思想点,我把这些块点,装进图表里,就像把食物分类装进盘子里。

 

我在灯下批着孩子们的作业。仿佛看到那一张张笑脸,看到了未来的参天大树。我不是简单的判一下对错,我喜欢在每一份作业后写上几句话,甚至写得很长。有时写得很亲切,有是写得很严肃,有时写得像诗,有时写得富有哲理。我常常被自己的这些“信”所陶醉,每当此时,我就在那张藤椅上躺一躺,让心境慢慢平静,然后吮一口茶,翻开一本新的作业。

 

有时有月,有时无月。

 

无月的夜晚,我的心中依然月光如银。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