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作为教导主任,我最犯愁的是杂事太多,有什么好办法吗?

【提问者】大庆市登峰学校 王淑双

 

让教师自己管理好自己

 

传统的管理模式多是校长管理教师、主任管理教师、年级(科、组)长管理教师,总之,教师是要接受“领导”管理的。那么,能不能改变一下管理观念,让教师自己管理自己呢?从三十年前担任农村中学副校长那时起,我就开始尝试让教师自己管理自己,长期实践证明这种管理理念还是有效的。下面举若干事例作一简要的说明。

 

一是课表由教师自己编。农村中小学校长或副校长亲自编排课程表,城里中小学教导主任亲自编排课程表。课程表公布之后,总有一些教师有意见、发牢骚,不是没有送奶时间,就是没留接(送)孩子时间,甚至有的还说没有给高考、中考孩子做饭的时间……这些矛盾如何解决?让教师们自己编排课程表。谁需要照顾,先在组内申请,自报公议,需要照顾者优先把自己的课程填入表内,最后由班主任和组长共同协调,基本上各得其所,既减轻了领导的负担,又满足了教师们的要求,何乐而不为?

 

二是请事假课程由教师自己串。作为教学副校长或教务主任,最挠头的事情是教师有事请假,需要找人代课。遇到好说话的教师还将就,而遇到不懂人情的教师,常常碰了个一鼻子灰。即使顺利地找到了代课者,销假后补课也常常出矛盾。这些矛盾如何解决?让请事假教师自己串课。与谁串了课,销假后找谁要回补课的具体时间。领导的任务只剩下看看课堂出没出现空档。教师们自己串课后报告主找教学的领导,这项制度不但实实在在地保证了教师请事假不影响学生上课,而且缓解了领导与教师之间的矛盾、增强了教师之间的互帮意识。

 

三是遇事由教师自己想办法。春秋季准备体育运动会,主办此项工作的体育教师总要“请示”领导“怎么办”;每年一次的文艺比赛,主办比赛的教师总要“请示”领导“怎么办”;每年两次的征文活动,主办教师总要“请示”领导“怎么办”……理由全都是因为“领导的任务就是出主意、想办法”。其实凡事都由领导想办法,思路一致,模式必然单一,不利于充分体现群策群力。于是规定了一项制度:向领导请示工作,只能问:“这样做好不好、行不行?”不准问:“这项工作应该怎么办?”长此下去,遇事教师们都能积极、主动地出主意、想办法了。

 

四是业务标准由教师自己找。以往教案要求、作业批改要求、听课制度……总之一大堆,教师们说起来喊头疼,总觉得太受束缚。这些矛盾如何解决?我们试图让教师自己找标准、定标准。

 

比如对教案的样式、内容的多少不做具体要求,却要定期展评,展示后纷纷说出自己认为谁的教案哪一点或哪几点可取,理由是什么?经过几轮展评,学校不提标准和要求,也自然有了标准和要求,甚至比学校提的标准和要求还高,还好。

 

作业批改也是如此,通过展评,谁批的数量多、质量高,一目了然。

 

推广教法也是这样。以前领导推广某人的教法,常常有阻力,不是说领导与某教师关系不一般,就是说“他一定是走了后门”“人家会来事”……这些矛盾如何解决?轮流出课──公开展示。就是让每位教都精心准备一堂课,准备好了之后请全组教师去听课并参加评议,然后选出大家公认的好课,在全校教师面前展示,组织全校性的评议。公开了,谁不心服口服!

 

后来我到教育局当中教股长,组织中学教导主任到各校听课、观看作业和领导的听课笔记,每到一处观后谈收获。哪所学校的课上得如何、作业批得如何,观看的人清楚,自己更清楚。

 

再后来我到市进修校抓小学教学业务,我们用组织“教学开放”的形式以群导群。就是在“教学开放”这一天,开放学校各教室的门都敞开,迎接市直各小和农村乡镇教师代表前来听课、观看作业、听取汇报、研讨教法。开始的时候哪所学校准备好了哪所学校先开放,全都开放之后轮流开放。学校准备什么样都得开放,教师个人准备得什么样都得上台。不行也得行,不好也得好。一种互帮互学、互相促进,人人主动、自觉参与教研的气氛形成了。

 

五是优模或先进由群众投票海选定夺。现在某些学校省、地、县、校各级优模或先进,全由领导班子定,即使定得合情合理,群众也不服。这个矛盾怎么解决?由全体教职工大会投票海选定夺。有了互观教案、互观作业、互观公开课、各听经验等等活动,谁或某校做得如何,群众心知肚明,投票海选的结果与领导班子的观点不会有太大的出入,群众还能够心服口服,何乐而不为?有了这样的基础,谁出省级公开课、谁出地级公开课、谁出县级公开课,就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总之,让教师自己管理好自己,好处很多。它不是一个简单的方法问题,而是一种观念。这是一条从群众中来再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要认认真真地执行这条路线,首先必须相信群众、相信教师、相信学生,相信群众自己完全能够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事情。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