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我和教育有缘
江苏 刘古平

1998年我就已经退休了,退休之后干什么?我退休之后的大部分精力用于学习、观察、研究教育。我并不是教师,为什么会如此执著于教育?

 

这件事情要从1992年海州师范老师黄永言的一封来信说起,黄永言是国家命名的教育世家中的优秀教师,来信中附有《朱智贤传》写作大纲,先生约我提供父亲早年和朱智贤交往的史料。此前黄永言曾经为了学校校史馆的陈列内容委托徐州师范学院在该校实习领队教师和我联系,要我提供父亲的照片。而接到这封来信的时候我父亲已经去世21年了,由于文革洗劫,我是两手空空,手里只有几本书。

 

从学习教育史开始

 

我还是答应了黄永言的邀请,并尽自己所能为先生提供更详尽的资料。我的人生格言就是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做好。

 

这件事做得有些艰苦,我只能靠阅读家中仅有的一些著作,其中有两本书中提到朱智贤,一本是《初等教育研究集》,另一本就是《乡村教育实施记》。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的一个同事告诉我,铜山县新华书店有一本打折的图书《民国时期总书目》教育.体育分册。真是喜出望外,原来这本书是中国矿业大学预定的,由于在运输过程中受损,只好打折。对于我讲如获至宝,这本书是根据京、沪、渝图书馆分馆藏编写的,还有图书内容概要。

 

这本书让我搞明白这么几件事情,了解到父亲在民国期间大部分著作的概要,也了解到父亲在民国期间由一个小学教师圈子,这个圈子里有朱智贤等不少小学教师,这些老先生在民国期间有过大量的教育专著,解放后有不少人都成了新中国教育的专家学者,朱智贤就任过人民教育出版社的副总编辑,后来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授,中国第一个教育学博士林崇德的导师。

 

期间我又读了几本教育史,重点关注民国教育史,特别是五四之后的平民教育运动和抗战期间国民教育实施纲领的来龙去脉。

 

研究教育史我觉得并不乏味,但是不能只看教育史的教科书,最好能多接触到第一手资料。2003年能上网了,网上的东西真多,看到许多有价值的东西,最主要是能买到一些民国期间图书的复印本。

 

这下子视野开阔了,我根本没有的经费,只能有选择的买一些资料,这样花钱不多,收获真是太大了。

 

20年磨一剑,去年终于给父亲的年表标画上了句号。

 

这些年我关注的是教育公平与全面发展

 

能上网就能写文章,就能表达自己的观点。由于我是一直关注民国教育史,一开始就关注教育公平。另外因为父亲解放后唯一一本著作《全面发展的教育》是国内最早关于全面发展的专著,所以我的文章也会联系当今教育做一些教育评论。

 

200396,我写了一篇教育时评:《24位特级教师落聘的另类思考》,中国教师报对话栏目的编辑马朝宏看到之后立即给我发来电子邮件,说明报纸准备录用,这是我第一篇在平面媒体发表的文章。

 

而后我在《中国教师报》究竟发表了多少文章,我记不清楚了,因为并不太介意这些,但是马朝宏编辑把我引进门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特别是我在2006年教师节的时候荣获了《中国教育报》优秀作者称号,这种殊荣我受之有愧,只能感激中国教师报,当然也要感谢马朝宏编辑。

 

我研究父亲的过程有很重要的一块是在研究他所从事的乡村教育,因为我也有过插队的经历,因此对中国农业问题也特别关注。湖南社科院有一个杂志《中国乡村发现》,杂志的执行主编是陈文胜,这是在县域经济论坛认识的网友,我在这个杂志发表了5篇文章。

 

值得一提的是有陶行知研究会主办的《生活教育》,去年初全面改版,会长朱小蔓教授担任主编。第一期有一个深度调查,杨贵平写了一篇:《撤点并校对贫困农民、农村的影响》,这家杂志的编辑看到我写的《关注撤点并校后的教育天平》,于是发来电子邮件,约我写个述评,杨贵平的调查我没有看过,但这一期发表了我的文章:《西部农村撤点并校的思考》,基本和这个调查相吻合。

 

2008620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来到人民日报社,通过人民网强国论坛同网友们在线交流。

 

几天之后,我就接受了《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人米艾尼的电话专访,这个专访持续了2个多小时。

 

而后米艾尼写了一篇报道:《一个老网民的政治梦想:说有用的话给有用的人听》,刊登在《瞭望东方周刊》2008年底30期上。这一期的主题就是“网络公民”。

 

采访最后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应该用合适的方式告诉广大网民,你们的意见正在被政府重视,这样才能鼓励网民把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写出来。”结果米艾尼把说这段话作为全文的核心。

 

我的教育主张

 

苏轼的《题西林壁》中写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说到我的教育主张,我和今天教育主流学者观点基本吻合,但往往又不一样,因为今天实施的教育与主流教育学者主张是有距离的。也许我看得格外真切,往往被别人看成是另类,什么样的人群都会说我是另类,但仔细咀嚼之后又觉得有一些道理。我很喜欢胡适的一句话:“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

 

去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以下简称《规划》),我反复阅读体会,觉得这个规划确实不错。特别是提出了:“坚持以人为本、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是教育改革发展的战略主题”,对于推进素质教育有重大意义。

 

关于战略主题,许多人的注意力基本集中在“以教为中心转变为以学为中心”的改变而忽视“由应试教育转变为素质教育”转变,这也是片面的。

 

我有一个观点就比较另类了,我觉得“知识改变命运”是一个伪命题。陶行知在《中国乡村教育之根本改造》一文中就已经批判过这种观点。知识是什么?知识是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知,“知识是力量”,知识是人类改变世界的力量和财富,若如用知识去改变自己的命运显然是狭隘了。人类用知识改变世界的同时也在不断改变自己的价值取向。

 

譬如,瓦特发明蒸汽机改变了整个世界,科学不断进步,人类也在改变自己的价值取向,今天蒸汽机几乎退出历史舞台,人类要使用更清洁的能源,更节能的机器,这种价值的改变是知识的力量。如果仅仅为了“车子,房子,票子”这种改变命运太狭隘了,这说明今天的德育确实有问题。

 

再譬如教育评价是一个价值取向的问题,那么教育的最终目的并不是为了“区分一类人”,考试分数排队式的评价要不得。如果“区分一类人”成了教育评价的价值取向,评价的基本问题被搞颠倒了,教育的基本问题被颠倒了。因为教育评价和选拔有本质的区别,选拔是要“区分一类人”,教育评价并不要做这种区分,而是不同程度的认同,尽可能做更多的肯定认可。教育评价中也需要考试,这是检查学生对知识把握的情况,并非是“区分一类人”。

 

归根结底,教育公平是国家、社会的责任,教育公平也需要取得学校,家长的共识。譬如社会上炒作状元,高校招生抢生源,都没有考虑到学生真正的需要;现在高等教育已经实现大众化了,但是家长还是抱着“望子成龙”不放,实际对孩子的成长有百害而无一利。

 

我深刻体会到的是公平教育将是一个长期的课题,那么落实“为每个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也是教育的长期任务。

 

我真是和教育有缘。我不能改变今天教育的现状,但我执著为改变今天教育而不懈努力。

 

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 星期六

 

 

刘古平 已经退休,原来在企业从事管理工作。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