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我和胡晨
江苏 刘古平

我和胡晨的故事过去快9年了,现在已经上高中二年级了,据他爸爸说这孩子学习成绩一年比一年好,总是有许多感激不尽我的话要说。其实,我并没有做什么,只适合这个孩子有一段难忘的故事。

 

胡晨是邻居的一个男孩子,属狗,2002年秋季开学要上三年级了。放暑假的时候我听他爸爸讲,老师要让他带孩子去做智商测试,我感到非常困惑。这个孩子似乎不可能弱智,学习不好可能与家长有关,因为家长整天忙自己的生意,而且自己的文化水平也不高,孩子学习不好是情理之中的事。于是我就对胡晨说:“放假后,天天到我家做暑假作业,复习功课,在我那里还能学习电脑。”胡晨很爽快立即答应了。

 

仅仅三天,我就发现这个孩子学习中的问题还真不少:拼音不会,ouuo不分清楚、bpqd也不分清楚;第四册的语文的生字有近三分之一的不会写:乘法口诀有错误,比如四九三十四;由于阅读能力差应用题也不会做;写字的笔顺也不对等等。在做暑假作业时他总是睁大一双期待的眼睛看着我,希望我能给他一些帮助,我想这个孩子已经来到我这里,这就是一种缘分,我一定不能让他失望。

 

我开始策划近两个月的补习计划,但我在开始实施这个计划之前必须搞清楚这个孩子的学习为什么会这样的,他的智商是不是就比正常的孩子低。有一天,我打开电脑,让他玩迷你高尔夫,如果打六杆,球没能进洞,电脑就会发出一阵嘲笑声,他非常害怕这种声音,总是用手捂着耳朵,没玩几局,他坚决不玩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怕这种声音。”后来他告诉我这种声音最可怕,老师让他上黑板默字,他默不出来,课堂里就会发出类似的嘲笑声。这时我明白了这孩子的两种心理:一种是渴望把学习学好,把字写好;另一种是讨厌同学们的嘲笑声。我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我不能让孩子的心理在受到伤害,这个忙我是一定要帮到底。但从这个游戏中,我分析出这个孩子的智商并不低,可能是认知上有点问题,我记得我小时候也有过类似的问题。果然不出所料,我的这个判断是正确的。拼音他不会,分不清楚bpqd,但如果让他按照拉丁字母的顺序去默写,他能一个都不错的写出来。还有一次我让他默“复”,他问我是第几课的第几个生字,我告诉他以后,他立即就能默写出来,我想这就是他的认知。

 

为了改变他的认知,我就从字的意思,或者这个字的组成给他“说文解字”,这个办法很有效,他的认知开始发生很大的变化,于是问题也多了。比如:为什么铅笔的“铅”是“钅”旁;为什么“错”也是“钅”旁等等,有的问题我无法回答,但我一定告诉他这个字的意思,并把这个字在课本中的词找出来讲清楚意思。由于这是二年级的学生,有的字还一时还不能把它的确切意思讲清楚,比如“贡”,课本上讲的是孔繁森收养的一个孤儿叫贡桑。这时我就讲这是一个藏族孩子的名字,以后就会知道“贡”可以和别的字组成词。再例如:“张”、“章”、“陈”、都是姓,我就教他这是弓长张,那是立早章、耳东陈等等。为了解决认知的问题,我让他读课文,从而把生子在课文中找出来讲清楚意思,也就便于记忆,这样做的效果很好,大概有一周左右,第四册的基本会默写了。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次,我在纸上记下了20几个生字,顺序与课本无关,结果在默写第二遍时,他竟然知道这个次序,可见这个孩子的记忆力是很好的,以前不会默写生字,关键是不知道这些字的意思,只是凭记忆在想着这个生字是第几课的第几个生字,这样死记硬背,难免能记得住,即使会写,但也不知其意,所以学不好。由此我发现,凡是他知道这个字的意思,他就能写出这个的字,可见由于认知上的缺陷造成不会默写生字。这个孩子在认知上的缺陷,我想责任并不在这个孩子,我看出他因为默写不出来,为此也有苦恼。而他的智商应当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就出现在学校的教师身上。后来我了解这个孩子所在的学校是一所新办的小学,一年级时这个班有45名学生,现在只有32名学生了,许多学生都转走了。据胡晨说,校长讲这个班的成绩全校到数第二。难怪这个孩子学习如此之差。

 

我没有学过儿童心理学,也没有学习过教育学,这几天和胡晨的交往使我对儿童的认知的过程的兴趣,特别是胡晨的认知我就更加注意。

 

暑假作业中有一篇短文讲的是泰国的琥珀蜗牛,胡晨读了以后兴趣很大,不断的问我,本地是否有这种蜗牛?我告诉他这不是中国的品种,这里没有。我带他到院子里看,指着墙上粘着的小蜗牛说:“这就是本地的蜗牛。”他看了看似乎很失望,问我:“怎么都是死的?”我说:“这不是死的,都是活的。现在天太旱了,不适宜蜗牛生长,所以像死的一样,一下雨就会活过来。”几天以后下起雷阵雨,我又把胡晨带到院子里,果然蜗牛都活了,到处乱爬,胡晨有点激动,冒着雨在院子里捉了不少蜗牛,然后仔细的观察,他最有兴趣的是蜗牛的触角,只要用手一触,立即就缩回去了。这场雨一连下了几天,旱情没有了,但院子里种的三叶草让蜗牛吃的一塌糊涂,几乎全部死光。胡晨天天观察蜗牛,他发现了这一切,然后问我:“蜗牛是害虫吧?”我反问他,理由呢?他把院子里发生的事讲给我听,我感到他是一个愿意动脑子的孩子,于是我就带他到附近的菜地里去看,他发现了同样的问题,我们就问了一位菜农,这位菜农说:“这两天连阴雨蜗牛繁殖很快,蜗牛的危害特别大,这园子里的菜等着上市所以没打药,等收完了菜,要彻底消灭蜗牛。”胡晨从菜地回来,我让他写一篇关于蜗牛的作文,他把所观察到的问题都写进去了,只有许多句子不会组织,有一些字不会写,但他对本地蜗牛的了解是真切的。

 

有一天,胡晨在默写生字的时候突然问我:“徐虎,真有这个人吗?”我告诉他真有这个人,徐虎是上海的一个青年人,书本上讲的是真事,徐虎还是全国劳动模范、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也是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之一。后来他又问我孔繁森是真的吗?我说者也是真的,同时我还讲了司马光砸缸的故事在历史上也有记载,课本中许多故事都是真实的。接着我反问一句:“狐假虎威是真的假的?”他没有思索就回答我说:“假的。”我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老虎和狐狸不会讲话。”他的回答如此真切,把我逗笑了。我就把什么是寓言讲给他听,并告诉他寓言的寓意是有很深的教育意义的。这次谈话并没有就此结束,后来他发表了一段耐人寻味的言论:“电视中,假的都好看,真的就不怎么好看。特别是武打片、动画片都是假的,都非常好看,新闻联播中的事都是真的,就不怎么好看。”我告诉他:“现在你还小不大懂事,大了就知道了,新闻是有价值的,也是很好看的,比如我就很爱看新闻。”他回答说:“大人都喜欢看新闻,我爸、妈都喜欢看新闻,还喜欢看足球。”我又问他:“你是不是球迷?”他回答说:“不是,不过现在有一点像球迷,爸爸看足球,我也看,现在觉得足球也很好看。”

 

最后他又问我一个古怪的问题:“电视上演的武打片,为什么和妈妈买的带子(VCD)一摸一样?”我告诉他:“电视台放的片子,就是用VCD的影碟放的,所以一样。”这次谈话使我陷入一个很长时间的思考,这个话题是一个素质教育的话题,倒不是孩子该看什么,不该看什么,而是孩子要多接触社会,了解一些常识,特别是社会上发生的具体事情,如果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从老师或者家长的嘴里得到的,那显然是不够的,我们的教育缺少的就是这种让学生直接接触社会的教育。胡晨在认知上的一些缺陷可能就和这有关,他的父母亲整天忙生意,哪有工夫让孩子关心社会,特别是亲临社会了解一些情况,由此丰富自己的知识面,所以他在认知方面显得特别幼稚。

 

原先我有个许诺,就是教胡晨学电脑,没有玩几天游戏他自己就会开机关机,也知道打开游戏的快捷方式,进入游戏。这些游戏都是英文界面,但玩了几次他就知道这些文字的大概意思。有的标识我都不清楚,可是他非常清楚。比如有个游戏用鼠标打砖,这是一个经典的游戏,玩的过程中会弹出许多东西,有各种颜色的大约几十种,如果吃到了,结果不同,有好有坏,我都记不清楚,但他记得清楚,我和他比赛总是比不过他,他不断的提示我,红的不能吃,兰的都是好东西,灰的有好有坏,要看清楚。当我让他学习打字的时候,情况就不同了,他很快就知道键盘上的字母是大写的,也明白大写小写是如何对应的,但学到指法,他就有点烦躁,他说我长大了就会了,现在还是玩游戏吧。

 

对于写字,写错了,笔顺不对或者不会写,我让他改,他从不说一个不字,不管重复多少次,他也不烦躁。面对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我只有之后听之任之,因为我想,这一切要有个过程,而且对于一个学习并不理想的孩子,我们不能过度的渴求他,只要能不断进步就行,总有一天他会觉悟的。果然有一天他看见我的孩子在计算机上打一篇稿子,速度非常快,他看得入迷。后来他向我表示,以后他也要和这个阿姨一样能熟练的在计算机上打字。从此除了游戏之外,练习指法也算是一门功课。

 

暑假过得很快,眼看要开学了,我想这个暑假的补习也该收官了,不能说我把胡晨学习中的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但至少说我们认清了一些关键问题:这个孩子的智商没有问题,也有认真学习的愿望,但所处的环境有很大的问题,这包括学校的教育;这个孩子的认知上有一定的缺陷,主要反映在识字上、写字上,在识字上不知道字的意思是最大的问题,是他学习不好的最直接的原因,他的字写不好、算术不好恐怕都和识字有关,不识字,阅读能力就差,这些都在互相影响的。其次就是对整个社会的认知教育,这是一个教书育人的问题,孩子不接触社会、不了解社会,对整个认知的发展是不利的,这里不仅仅是思想品德的教育,其实社会中有许多许多的知识能提高孩子的认知心理的发展,可以使他的学习成绩不断的提高。我总结了一个暑假他的进步,他在二年级所应该掌握的语文和算术方面的知识基本上都能达到要求,欠缺的由于时间太短,他的阅读能力还有点跟不上。

 

开学了,一个星期后他来我家,第一件事就是把这个星期中老师发给他的一份鼓励奖拿给我看了,是一本写字本,这是他第一次得到老师的奖励,从他的表情中我可以看得出他的那份喜悦。接着我就把这个星期学的两课语文课文让他朗读两边,我感到确实有进步,然后就默写生字,当默到“惊涛拍岸”时,这个“惊”字把他难住了,他再三暗示我,他能想起来,不用提示,突然他的眼一亮,自言自语的说:“‘惊’就是‘惊讶’的‘惊’。”这一次是一次过关;三年级开始认识万以内的数字,所做的乘法迅速、正确。我问他感觉如何,他笑了,说:“以后一放假,我就上你家来学习。”可他的爸爸说,这不大好怕会影响我的事情,可是孩子私下对我说:“回家有什么好,除了看电视,还能干什么?”

 

胡晨的这句话让我思考良久,但我终于悟出些什么,我想一个孩子如果智商没有问题的话,学习的环境和学习的方法非常关键,如果一个低年级的学生在认知方面能得到良好的训练,就是说他所认的字,都能明白是什么意思,那么他的学习成绩一定会不错的。其次就是一个孩子的发展不仅仅只是学习功课,社会这个大课堂他也必须了解,这样他才能得到全面发展。

 

本文写于200210

 

修改于20111024

 

作者感言:

 

 

人的一生如同蜜糖,然而回顾这样的一生也只能淡如一杯白开水。

 

人的一生不能没有苦涩,如果能体会人生的苦涩,那么就知道什么是甜蜜。

 

人的一生的辛酸,不同于苦涩,但没有心酸,也就无所谓快乐……

 
人教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