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有些事,有些人,有些画面,只需一次便会永远留在心中。

 

就读初中时,因为离家远,所以要在学校住宿。初二时,班上来了一位刚刚毕业的老师,听他做过自我介绍之后,才知道他就是张华江老师,也就是我们的班主任。当时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嘴唇上方的两撇浓密的胡须,讲话时他总是不停地扫视着我们。在我看来,这除了能够更多地注意同学们的表现之外,更是希望我们能够尽可能地关注他吧。

 

张老师是我们的地理老师。后来才知道,那时大多数同学都十分怕他。可是,我却一点儿怕的感觉也没有,非但不怕,甚至还觉得他待我特别热情。让我做他的助手──将我提升为班长,并且把他一直珍藏的一本关于物理学习的小册子──上面记载着一些公式和图表,也送给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本小册子张老师一直视为心爱之物。处于张老师厚爱下的我,怎么也不会把他与严厉连在一起。之所以让我担任班长,是因为在张老师看来,我的性格过于腼腆,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锻炼一下。

 

然而,这些也还仅仅是故事的开始,真正令人感动的故事正在进行着。那是一个周日的上午,我因为肚子不舒服,便利用周末和父亲去镇上医院看了医生,拿过药后往家里赶。走在路上,我们父子俩都心事重重。医生给我们开了药方后,叮嘱我服药期间要注意饮食,特别是不要吃些生冷食物,这个要求对于在校住宿的我来说是非常苛刻的。吃药用的热水是可以到老师的办公室里借用的,可是寒冬腊月要保证吃上热饭菜,那简直比登天还要困难。那时,只要不是雨雪天气,我们吃饭一律在教室外面进行,冬日里风大,很多时候放在教室外面的饭钵便会被风刮得满地乱滚,叮铛作响。在这样的条件下,饭菜从食堂领回来再分到自己的饭钵里面,早已凉透了……

 

父子俩无精打采地走着,迎面碰上了正往学校急急赶路的张老师,更准确一点说,应该是他先发现了我们,当时张老师穿着一件淡灰色的风衣。得知情况后,他二话没说,便让我以后去他的办公室随他一起吃饭。至于又说了些什么,实在是不记得了,只知道看着张老师远去的背影,心中一改先前的愁苦,只剩下感动了。

 

第二天早饭时,我没有去张老师的办公室,毕竟自己是一名学生,再者去老师办公室会给老师带来许多麻烦,这一点我也是清楚的。可是,正当我拿着饭钵领饭时,张老师来到了我的面前,让我拿了饭钵,然后拉着我的手走开了,边走边埋怨我:“不是说好了吗?让你去我那儿吃饭的!”我身上刚刚由张老师培植起来的一点爽朗,又被他冲淡了,面对着张老师的嗔怪,我唯有随感动而来的沉默。我又能够说什么呢?

 

办公室里面的炉火正旺。张老师的座位旁边又多了一把椅子,我知道那是为我准备的。桌上放着一只铝制饭盒,里面盛满了面条,旁边是一碟小菜和两只馒头,小菜很精致,应该是味道可口的炸酱和两块豆腐乳。

 

那顿饭我不知道是怎样吃下的,甚至连那小菜的味道也全然忘记了,我只知道那不是普通的饭菜,而是老师对学生的最诚挚的关爱,由此而带来的感动彻底压倒了饭菜的味道,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中。

 

此后,我自然成了张老师办公室的常客,更恰当地说是其中的一员吧。这样的生活一直到寒假开始。实际上,我的药早已用完,身体也已经康复了,这一切都得益于张老师的悉心关怀。

 

升入初三后,虽然张老师不再担任我们的文化课教学工作,但那份感动化作了我学习上强大的动力,激励着我在学习上勤奋努力。印象最深的是当时并不喜欢作文的我,竟然自发地完成了一篇作文,题目是《扶我走路的人》,内容自然是张老师对我无私帮助的事,那是我第一次主动创作,当时语文雍老师看过后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我清楚,这完全得益于取材的真实和情感的真挚,或者可以说是“言之有情”又“言之有物”吧。

 

初中毕业后,我跨进了师范学校的大门,但依然念念不忘那深厚的师长恩情,特别是读过冯德英老师的小说《苦菜花》之后,自认为自己的经历与冯老师的具有某些相通之处,尽管文化底子不是特别深厚,但在写作这件事情上只要永远怀一份感动而坚持不懈地去做,就一定能够成功。当时,几次提起笔来又几次放下,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可笔下却找不到一个恰当的词语来予以表达,在这样的“愤”、“悱”状态中,我曾构思了一条小鱼儿成长的故事,然而终于没有成篇。

 

后来,终于清楚,无论我怎样努力,那份情谊都是无法用词语来表达的。因为它早已成为了我生命中特有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又怎么能够用平淡的文字来形容呢?”师范毕业后,我就是怀着这份感激之情而踏上三尺讲台的。

 

后记:张老师长我五岁,可是近几年身体却每况愈下,高血压、声带息肉、眼底出血。劝他要注意保重身体,特别是要注意坚持体育锻炼,可是他总是笑笑,“我就是不好动。”那倔强的神态,真像是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每次与张老师谈话时,他都显得很兴奋,自上学时,他就一直呼我“廷强”,我觉得这名字生来就是为张老师准备的,听着他那亲切的呼唤,我就觉得特别舒服。

 

常常这样想,感情应当是一种深藏于心底,不断涌动,又亘古不变的潜物质。

 

本文作者简介:

 

 

乔廷强 一九九0年始耕杏坛,平生唯一的愿望只是想当一位好老师,矢志不渝。心灵丰富源自于张华江老师,教育智慧启迪得益于大师苏霍姆林斯基,而思考深刻则来源于陶行知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