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小豆豆的童年之所以阳光灿烂是因为遇到了小林先生,而我的心中也有一位“小林先生”,他就是我的启蒙老师──一位给了我知识和快乐,给了我金色童年的代课老师──胡树华老师!

 

一九九〇年,我五岁,便正式跨入了学校的大门,进入幼儿班,也就是现在的幼儿园。然而对于幼儿班,我实在没有记忆,只记得是随着两个邻家姐姐一同去学校玩了一天,第二天就非要去上学不可。于是妈妈只好给我准备了一个黄书包,几张白纸,爸爸则在邻居家借了一个书桌,那时上学的课桌都是自己带的,由于已经是第二学期的期中了,我没有拿到课本。所以在我的记忆中,我的幼儿班似乎就只有第一天和第二天,幼儿班的老师,也只记得是个女老师,至于其它一概不记得了。

 

进入一年级,第一天就遇到了挫折。由于年龄小,个子矮,一年级的班主任竟然非要把我塞到幼儿班的教室里,我死活不干。于是,妈妈找后门,拉关系,终于让我上了一年级。班主任是一位中年女教师,姓刘,记得刘老师把我们教到五年级后,她就退休了。刘老师既当班主任,又当我们的文化课老师──所有的课都由她一个人教,那时候都是一个老师教一个年级也就是一个班的所有课程。在一二三年级,我们的音乐课、美术课都只是“课表上的摆设”,因为刘老师既不会唱歌,也不会画画,所以总是用思品课等来代替,体育课则是自由活动。直到有一天,刘老师实在抵不过我们的强烈要求──要上音乐课,于是请来了当地诊所医生的女儿──她在外地读中专,正好回家来了,那天的音乐课,我们学了两首歌:赶海的小姑娘和我爱米兰。

 

四年级开学后不久的一天,刘老师没有来上课,而是来了一位比刘老师年龄还要大的男老师,清瘦,个子高高的,很慈祥。班上一个女同学是刘老师的邻居,她告诉我们,这位男老师姓胡,是刘老师的丈夫,也是老师,现在退休了。那一天,胡老师带领我们上完了课表上的所有课程。胡老师不仅课上得好,而且多才多艺,语文课上,他朗读课文时抑扬顿挫,就像在演唱一首优美的歌曲,令我们如痴如醉;数学课上,以往枯燥无味的数字突然都在眼中变得活泼起来;音乐课上,胡老师不仅带领我们唱歌,还教我们跳舞;体育课上,胡老师教我们打太极。就在那一天,我们第一次感受到了上课的乐趣,第一次感觉到学校里的时间过得太快,第一次有了上课的渴望。

 

我清楚地记得,第二天我们都早早地来到学校,不约而同地跑到学校后面的小山坡,因为在那里可以看到胡老师的家门,我们想知道提着书袋出门的是胡老师还是刘老师,如果是胡老师,我们则欢呼,如果是刘老师,我们便感到失落。虽然我们心里也尊敬刘老师,但是我们打心里更喜欢胡老师。不知道是因为刘老师身体欠佳,还是因为她知道了我们的心愿,亦或是退休之后的胡老师依旧舍不得教学这个大舞台,总之,此后更多的时候是胡老师来给我们上课。

 

四年级的六一儿童节,让我终身难忘!胡老师为我们编舞蹈,排话剧,从最开始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台词,到最后的每一件服饰,以及每一个妆扮,都是胡老师设计并指导的。最后,我们班的节目被选去乡里电影院演出,那时的我们别提多高兴了。还记得,当时没有眉笔,我们的眉毛居然都是胡老师用毛笔给我们描的,等我们跳完舞之后,眉毛被汗水给弄花了,一个个就像小花猫似的,你笑我,我笑你。胡老师看着我们的花脸,也笑了。最后,我们的节目还获了奖呢!

 

胡老师,不仅能歌会唱,而且字也写得特别好,尤其是毛笔字,还很会作诗,那时候我们教室后面的学习园地,都凝结着胡老师的心血。

 

小学六年,唯一的一次户外活动,也是胡老师组织的──野炊,那时我们在五年级。其实,我们大部分同学都不会做菜,但是每个人都兴致勃勃,而且很多同学都自告奋勇地要求做一个菜,我也是其中一个,不过我之前就在家里请教妈妈学了一个菜,所以我就做了一个辣椒煎鸡蛋,当然是得到了胡老师和同学们的赞扬。我猜想,很多同学应该都是和我一样,在家学了一个菜再来做的,因为那天同学们的菜做得都很好,只是在点火环节比较吃力,而胡老师则帮了我们的大忙。还记得,一向不喜欢写作文也从没写过好作文的我,那次野炊的作文获得了老师们的一致好评。

 

由于学校只设有五个年级,升六年级,我不得不转入中心学校。离开了生活了五年的母校,也离开了让我体会到课堂快乐和帮助我找到学习兴趣的胡老师。记得初中的一天,学校举办诗词展,在活动现场,见到了胡老师,那天才知道,原来胡老师是诗词协会的人员。胡老师依旧那么和蔼可亲,在询问我的学习和生活情况的同时还不忘告诫我要练好字。只可惜,我是朽木不可雕,至今依旧写不出一手好字。

 

因为胡老师,我的小学生活丰富多彩;因为胡老师,我的童年充满阳光。我仿佛觉得我的母校就是我的巴学园,胡老师就是那位小林先生,而我就是她──小豆豆。因为我和她拥有一样的幸运──遇到了一位让我们拥有一个阳光灿烂童年的老师。

 

我的“巴学园”几年前就已经没有了,村小取消了;我心中的“小林先生”──胡老师依旧健在,只是年纪大了,对他终生所从事的教育事业已是力不从心;而我最希望的就是沿着胡老师的足迹继续前行,争取以后成为像胡老师这样的人民教师,给学生的不仅仅是知识,更多的是快乐!

 

本文作者简介:

 

 

黄欢 女,1985年生,湖南常德人,中共党员。2004年至2007年就读于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获得大专文凭,同时通过自学考试于20076月获得中南大学本科文凭。之后做过培训学校教师、做过公司文员,于20091月参加全国硕士研究生考试,考入杭州师范大学,现攻读课程与教学论硕士。座右铭:天道酬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