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老师,您的信!传达室的老爷爷让我转交给您!”一位学生举着信一边喊一边飞快地向我跑来。我接过信一看,寄信人地址是:重庆忠县,用手一摸,硬硬的,里面好象还夹着什么。心里不禁纳闷了:我在那里既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这是谁写给我的信呢?好奇心驱使着我立即从写字台的抽屉里取出剪刀剪开信封,一不小心从里面掉出一张照片。我迫不及待地拣起一看,好美的一张照片!在长满野花的小溪边,站着一位俊俏的姑娘,那秋水盈盈的大眼睛,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此刻,照片里的她正朝我甜甜地微笑着。突然,一个名字闪现在脑中,我脱口而出:“虹!

 

打开信纸,只见上面用清秀的字迹写着:“老师,您还记得您教过的一位叫虹的学生吗?当您接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位师范大学的学生了。也许您早已忘了我,但是直到现在我还深深记得您和全班同学为我的进步而给予的掌声;还记得‘星星赛台’上那属于我的第一颗红五星;还记得您对我的激励和教育……”

 

这时,我的眼前浮现出一个胆怯而木讷的小女孩,以及发生在她身上的一连串往事。那是本世纪初的一个秋季,开学才几天,校长把虹带到我的教室,说是要转入我班。据她母亲说,虹在老家已经读过一年级,可校长拿出一年级的试卷让她解答,结果只得了十几分,所以学校决定让她继续留在一年级学习。我心里暗暗叫苦:这样的成绩,我怎么教得好呢?

 

往事历历在目。第一节是语文课,我让学生把书翻到第八页。可是,虹好像完全没有听到我的要求,她傻乎乎地看了看同桌,才总算翻到了那一页。我想:“这怎么能行?应该与她的父母进行必要的沟通,让他们和我一起来完成她的教育工作。”傍晚放学后,我来到他们租赁的住处,向他们说明了虹在学校的学习情况,并提出了我的想法。不料听到的却是她母亲的一声长叹:“老师,谢谢您费心。算了,我和她父亲都知道,虹不是读书的料,随她去吧!”这番话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好长一段时间我只是怔怔地望着他们,无言以对。回来的路上,只觉得步履沉重,为人师者那强烈的责任感和碰壁后的孤独无助一齐向我袭来。

 

一个月后,事情终于有了转机。那是一次语文单元测验,虹居然考了八十分,这样的成绩对于她来说真正是破天荒头一次。我激动地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扬了她,并和同学们一起用热烈的掌声向她表示真诚的祝贺和鼓励。随后,又在班级“星星赛台”上贴上了属于她的第一颗红五星。直到今天,我还记得当时她那闪闪发光的眼睛和一脸的灿烂。此后的日子里,我发觉她听课时精神格外专注,学习成绩不断地提高,“星星赛台”上属于她的红五星也越来越多……

 

三年后临近期末的一天,她的母亲带着她突然来向我告别。据说是离开故乡太久了,虹年迈的爷爷、奶奶急需人照顾。他们一家人打算马上回老家去。她母亲还向我表达了深深的谢意,她说:“老师,真不知该怎样表达我们对您的感激,您把虹教得这么好……”“没什么,其实我做的这些,每个老师也都在这么做啊!”我轻轻地摸着虹的头,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回老家后要继续努力学习,等你跨进大学校门的那一天,可别忘了来信告诉老师啊!”她目不转睛地望着我,懂事地点点头……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已渐渐地淡忘了这件事。现在,照片里那长满野花的小溪和站在溪边的虹,使我浮想联翩。是啊,每一朵花都有盛开的理由,哪怕是一朵生长在溪边不知名的野花,只要有阳光的普照和雨露的滋润。每一位学生都会慢慢进步,只要老师能付出真诚的关爱和热情的期待……

 

思索良久,我拿出笔,铺开信纸,让绿衣使者给远方的她捎去我的祝福和期望。

 

本文作者简介:

 

 

许金达 男,51岁,小学高级教师,喜欢写作。曾有近百篇作品发表在各类刊物上。人生信条:以仁爱之心对待学生,满怀感恩地面对生活。座右铭:勤能补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