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今年我国教育投入将首次达到GDP4%,这个目标是中共中央、国务院1993213日印发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中提出来的:“逐步提高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包括:各级财政对教育的拨款,城乡教育费附加,企业用于举办中小学的经费,校办产业减免税部分)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本世纪末达到百分之四,达到发展中国家八十年代的平均水平。计划、财政、税务等部门要制定相应的政策措施,认真加以落实。”

 

为实现教育投入的4%奋斗了近20

 

1993年算起,已经整整过去了19个年头,而4%的实现比这个计划整整推迟了12年。百分之四是发展中国家八十年代的平均水平。“与公共教育经费总量相比,公共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更能反映一国教育资金投入的整体水平。以1992年为例,发达国家除日本和西班牙以外,公共教育经费占GNP的比例都在5%以上,其中挪威等均在7%以上,发展中国家平均为4.2%,最不发达国家平均为2.8%。而长期以来,中国公共教育经费约占国民生产总值比例为2.0%,只比全世界八个极贫穷国家的比例略高一点。”(《南方周末》200312日:《新年特刊:向西50里──教育》)

 

中国教育投入的迟迟不能实现4%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客观的也有主观的。客观上上个世纪我国的不但国民生产总值很低,而国家财政收入更低,因此要迅速增加教育的投入是有具体的困难;后来这个局面发生根本的转变,2000年国民生产总值为99215亿元,随后的国民经济转增长速度基本是两位数,到了去年国民生产总值实现了471564亿元,是20004.7倍。虽然教育的投入也在迅速增加,但要跑过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并实现4%又产生另一种难度。

 

主观的原因还是属于认识问题,去年《人民日报》有报道:《4%目标为何屡屡落空》,这篇报道说到:“投入体制受限,各层级教育投入失衡,更多人关注到了‘投入体制’问题。”以及“权责法规不明,政策问责机制薄弱”

 

这篇报道到说:“基层达标,很难”,反映出“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喜欢数字出政绩,在GDP数字上下功夫,有时会夸大本地区的GDP数字,这样一来,作为分母的GDP,就被注了水。”

 

实际上中国即便是实现了教育投入占国民总产值的4%,这个水平在世界上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而国内的差距在于东部沿海城市的教育与老少边穷地区相比差距过大,发展老少边穷地区的教育需要有更大的投入。

 

教育兴国不是教育救国

 

教育兴国的方针是党的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中提出的:必须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努力提高全民族的思想道德和科学文化水平,这是实现我国现代化的根本大计。随后1993年提出:《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到2004年教育部提出《20032007年教育振兴行动计划》,去年又编制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都是确立“优先发展教育,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部署,这就是教育兴国。

 

教育救国的思想产生于清末,是当时知识分子试图以教育促成社会体制变革的一种设想,五四之后的中国知识分子中的主流已经摒弃这种思潮。而今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方向已经确定,我国的政治制度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是不能动摇的,故此我们不能再秉承教育救国理念,而要创新“优先发展教育,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教育兴国思想。

 

教育兴国的方针不能动摇,这是一个基本的立国方针。邓小平在世的时候有一个重要论断:“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现代经济、现代国防是由现代科学技术作支撑。那么教育就是推动现代科学技术的原动力,特别是国民整体文化素质,道德面貌,身体健康更直接推动现代科学技术以及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光明日报》112日刊登署名文章:《新年展望:2012,教育将有三大转变》,文章说:“‘教育是对未来的投资,而不是开支。’2012,将成为4%目标的实现年,也将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年。”

 

文章还说:“合理配置公共教育资源,重点向农村、边远贫困地区、民族地区倾斜,加快缩小教育差距,加大学前教育投入、加快中等职业教育免费进程,提高高校生均拨款水平等等,都成为优先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

 

笔者观点,4%并不意味是我国教育投入的重大突破,因为我国的教育投入与经济发达国家的差距仍然很大,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世界第一,提升国民整体素质需要更多的投入,国家的教育投是面向未来,面向全体公民,我们要把用好教育投入作为一件重要的大事情,实事求是,要把整个教育投入的力度真正向教育薄弱地区倾斜,只有薄弱地区的教育大踏步的发展了,我国的发展从全局上、整体上就更合理了,就更符合现代化,现代科学技术,现代经济发展的需要。

 

教育发展整体,注意最短的那块木板

 

美国管理学家彼得曾经提出过“水桶效应”,他认为:一只水桶盛水的多少,并不取决于桶壁上最高的那块木块,而恰恰取决于桶壁上最短的那块。根据这一核心内容,水桶理论还有两个推论:其一,只有桶壁上的所有木板都足够高,那水桶才能盛满水。其二,只要这个水桶里有一块不够高度,水桶里的水就不可能是满的。

 

全体国民的素质提高决定于木桶最短的那块木板有足够的高度,因此教育的普及对于一个国家的极其重要,义务教育就是法定的,具有强制义务的普及教育。只有普教育做的扎实了,中国教育、科学技术、国防建设乃至整个经济发展的高度才有可能追赶世界最先进的水平。

 

而今东西部的教育差距太大,城乡差距过大,具体到一个城市,一所现代化的基础学校是这个木桶的最长的那块板,它反映不出一个国家教育的水平,恰恰是发展落后的学校,最短的那块板,却真实的反映国家或者地区教育的真实水平。义务教育的原则是“一个都不能少”,就是每一个适龄的儿童和少年都要完成义务教育的要求,义务教育反映了一个国家意志,价值取向的强迫义务,政府在实施义务教育的时候,特别是在进行投入的时候千万不能只算成本,绝不能忽视每一个适龄儿童和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可能。

 

去年发生的校车问题,并进行了广泛、深入的大讨论,校车问题就是忽视教育公平,片面考虑实施义务教育成本,一窝蜂的进行不恰当的“撤点并校”所留下的后遗症。现在即便建立了国家的校车标准,这种高标准校车在贫困地区无法实施,这种标准在许多地区符合安全条件的道路还没有。更重要的是就近入学的法律原则被破坏了。

 

春节之前,育部日前公布“十二五期间高校设置工作意见”,2015年前增设的高校数量将明显少于“十一五”期间。将严控高校设置数量,一个地区的教育经费、高考录取率、既有高校的毕业生就业率等都将决定该地区是否能新增高校;高校“升级”原则上也将暂停,教育部的这个决定说明高校的“大跃进”正式被叫停。按照木桶原理,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整体水平高低决定于最短的那块木板,如果有一批学校不符合办学条件,这说明我国高等教育已经出现了泡沫,这就直接影响我国的高等教育的提高。

 

无论是义务教育,还是高等教育,我们把许多钱投进去建设一流的大学,却忽视教育发展中的短板,几乎所有的学校都在追随一个目标,按照一个模式办学,都在争创一流,那么就会有更多的学校沦落为不合格学校。这种盲目追求形成了教育繁荣的虚假一面,一边是有大批学校不合格,另一边又是投入大量资金的学校,却处于浮夸和浮躁之列,这种教育投入是非常不经济的,教育大跃进的结果是花了钱,结果却没有获得真正有效的效益。

 

我国根本不具备用这种速度去发展教育,原因是教育投入太少,教育虽然发展起来了,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多收费,乱收费实现的。另一面就是整个教育公平的天平倾斜了,有更多公民并不能获得必须受到的教育。

 

花好教育投入的每一分钱就是要首先解决普及,没有普及就没有提高,教育普及了,提高也就必然在其中。教育实现了4%的投入,教育投入还是有许多缺口,这就需要我们把钱花在最需要的地方,要把提高薄弱地区的教育水平放在首位。

 

对于个体,要重视最长的那块板

 

与“木桶原理”对应,还有一个“反木桶原理”:木桶最长的一根木板决定了其特色与优势,在一个小范围内成为制高点;对组织而言,凭借其鲜明的特色,就能跳出大集团的游戏规则,独树一帜建立自己的王国。

 

“木桶原理”是反映整体,而“反木桶原理”是反映个体的发展。

 

我们教育学生,或者学校的发展就要依照“反木桶原理”,以其优势发展自己,对于学生而言就要重视其个性,兴趣让他获得最合适的教育,这也是教育公平的精髓;学校建设要因地制宜,要和社会经济发展相联系,以自己之长立足于整个教育,建设自己的独立的校园文化,促进教育水平的提高。

 

不久之前《中国教育报》报道并讨论了南通二甲中学的“今天第二”的学校建设理念。这所学校的校长凌宗伟说:今天第二,它所体现的是一种奋发有为的精神,所昭示的是一种自强不息的品格,所要达到的是一种止于至善的境界。正如生命化教育专家张文质先生所评价,今天第二意味着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它提醒广大师生要始终关注自己身处其中的世界,既乐观地估量自己所付出的努力、所能赢得的荣耀,又以一种行进的姿态,一种朝向完美的用心,不断奋斗前行。

 

如果所有的学校都在争取第一,而第一只有一个,大家的做法势必会雷同仿效,忽视独自的文化建设的优势。办学是培养人,办学不能搞竞赛。

 

这些年过多的评优,创优就与“今天第二”的理念正好相反,是丧失办学个性的根本原因,学校建设都是一个模式,缺少个性。

 

北京大学校长许智宏200211月在南京对记者指出:中国高校现在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做什么都是一个模式。(有关报道请见20021123日《扬子晚报》)这位校长的讲话很有深度,这个讲话虽只就高等教育发表的意见,但有普遍意义,十年之后中国教育面临的课题依然是打破“一个模式”的办学路子。

 

我国的教育依然会沿着教育兴国方针不能动摇,我殷切希望当教育投入达到4%的时候应改更清楚地看到加强发展老少边穷地区教育的迫切性,加强薄弱学校建设的迫切性,切实的做好每一所学校在发展的时候充分发扬自己的特长,优势,走出教育发展的发展方式。中国教育之强大便指日可待,中国之强大就会以更快,更扎实的速度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