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周末在家门口重逢河北某地李校长,真是一件乐事。他是随同当地教育局组织的杜郎口中学考察团出来的,因大部分老师没见过泰山,就专门途径泰安停留了一天,李校长过去上过泰山,也就在别人登山时留在山下,刚好有机会一见。

 

还记得2005年七月,受李校长的邀请,我辗转北京又转车四个多小时去了李校长所在的农村学校。当时,学校只有一座楼房、数排平房。虽然条件简陋,但老师们的学习热情高,发展的劲头十足。会后的交流中,不断有老师提出自己的困惑、思考的问题,那种积极参与、渴望成长的情景至今难忘。后来,绝大多数老师在教育在线注册,每天抽空上网阅读写作,每个教研组也都注册研讨教学问题,充分利用网络和外界沟通、学习。当时李校长曾自豪的跟我说,学校的电脑虽然是城里学校淘汰的旧电脑捐助来的,但被学校一位爱好电脑的老师不辞辛苦全部整理好并上了校园网,为老师们学习提供了方便。当时很多老师家里没条件购买电脑和上网,为了能上网学习和写随笔,有的老师下午下班吃完晚饭又回到学校上网学习,放假了也天天往学校跑(过去想让老师加点班是相当困难的),掀起了一股网上研讨的热潮,李校长自己也每天记录工作的体会,看到好的文章就推荐给老师,和老师们共同学习、交流与成长。

 

转眼6年过去,听他说,学校现在有三座楼房、面积大了差不多两倍,周围的高中办不下去也并到他的学校了,可见他的学校这几年的发展很好。问起这几年为什么较少上网,也很少外出学习,李校长先是说很忙,学校建设任务很重,不能分身。在教育局领导离开房间不在场时才流露出了太多的无奈──不知多少次,他被批评为另类,因为别的校长都不上网,只有他上,还带领老师上,被教育局领导说他出风头,逼着他老老实实地干工作,别干那些“冒进”的事。结果,他不敢上网了,上网也只是看看文章,更不敢公开记录了,这种积极性的受挫也严重影响了老师们的学习积极性,他只能采取其他措施在校内开展些研讨活动。但每每和老师们谈起这几年的活动和教师的发展,老师们总会说起那一年在教育在线网站的收获──因为那一年,老师们写了很多的文字,记录了许多教育教学中的故事和读书的感悟,和全国各地的老师们交流,甚至和江苏的某学校结成对子开展网上的互动研讨,收效很大,可以说是教师成长最快的一年。

 

面对外界的发展变化,面对全国各地组织的高层次培训,李校长却只有眼馋的份──他唯一的一次外出学习是在07年暑假,他安排好学校的各项工作后踏上了学习之旅,从河北去烟台龙口参加了为期四天的“大夏论坛”,聆听了张文质、刘铁芳、陶继新、万玮等著名学者的报告,收获自然很大。但那次会议回去之后,他却遭到了非常严厉的批评,不是批评他外出学习,而是说:“不能私自单独外出学习,必须等教育局统一组织才能可……”似乎他犯了多么严重的无政府主义的错误,甚至拿“政治前途”来训斥李校长,就差没给他党政处分了,而那次会议的住宿车票会务费等两千多元当然也没人给报销了。以后,他再也没机会自己出来参加活动,就连读书也是偷偷的──假如开会或领导检查时他发言提到某个书上看到的观点,而这个观点是领导所不知道的,他一定会遭到领导的批评,“就你能!”“这种观点不对!”于是,爱好读书、善于思考的他,不敢随便表露自己的观点,公开场合不会随便发言,保持着极其低调的姿态;每有领导到学校检查工作,他一定会先把办公桌上的那些教育书籍藏起来,免得被领导说“不安分”。早在杜郎口中学刚刚有了点名气的时候,他就曾和老师们从报纸上找到学习过,数年过去,教育局才组织校长老师去参观学习,可见其领导的落伍了。

 

由于李校长一直认认真真工作,踏踏实实干事,自然这校长也当的没什么问题。

 

“局长不让你出去,但老师外出不用给局长请假吧?你可以派老师出去呀?老师的视野不开阔,只是闷头教书,怎么能教好?”

 

“是啊,所以,我就每年适当派几个老师外出学习,感受一下外面的精彩……”

 

我实在不理解,“难道校长水平提高了,不能把学校发展的更好吗?教育局统一组织外出的机会总是极少的,学校为什么没有自主考察学习的权利?”“因为统一了好管理,不统一难管理。”

 

“统一”、“统一”,这统一让我心里说不出的难过。想到“听话的学生才是好学生”的教育现状,没有独立思想、只会服从、不能顶撞上级的“顺民”社会文化,真的是欲哭无泪。一直以为,教育局是政府管理教育的行政机构,它的职责应该是帮助学校发展,为学校发展服务,却第一次听说这样“统一”的管理,悲哀!联想到暑期在河北青龙为支教大学生培训期间遇到的一些事(还是省略600字吧),感叹河北的教育,不知是不是有很多地方都这样统一管理学校,这样对待学校的发展?这那里是发展学校,这分明是为学校的发展设置障碍啊!

 

我突然很庆幸生活在山东了。至少,我见过很多学校,他们只要真做教育,就一定会得到上级教育局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就怕你没思想、不干事。由此想到日照五莲的李局长。

 

今夏在济阳实小结识了五莲县松柏小学的王奉兰校长之后,深深被她的勤奋好学精神所感动,而随后的交往更让我对五莲县教育局的领导敬佩有加。812日她带两名学校干部坐了8个多小时的车到济阳实小听了来自台湾的林老师和张教授一天的报告,也听我讲了一天之后,得知张教授一行随后到青岛开发区讲学,回家就租了大巴带上30多名教师到距离五莲相对较近(两个多小时的车程)的青岛开发区听张教授他们的报告;开学初我校邀请了吴非老师来作报告,她听说之后,专门带了6名教师从五莲驾车3个多小时到泰安;916日,肥城白庄矿学校举行“情效大课堂”展示交流活动,她又申请带六七个老师驾车4个多小时到达参加活动。外出活动,让老师们一下子从狭小的天地到了广阔的田野,开始拼命汲取来自各方面的营养。她的每一次外出,当然也需要经过局长的同意,而她只要执着的想做事,总能得到局长的肯定。她说,最初去济阳时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向局长申请,没想到局长那么爽快的就答应了;再一次申请到泰安听报告,有些犹豫,担心局长会批评她活动频繁,但局长听说了很支持;仅仅半月之后又一次去白庄矿,她很忐忑地给局长提出申请,没想到局长依然给予肯定和支持。就在周四王校长和我商定周末去五莲她学校给老师做个报告,她给局长汇报后,没想到李局长当即回信说,不能只是松柏小学的老师受益,希望把活动搞成全县范围的,让更多老师受益。我无法想象,短短的一天多时间,五莲县教育局就能安排好会场(在五莲二中)、通知到每所学校并规定每校听课人数、安排好每个人的座位,制定好会议的有关细则、要求,这让我非常惊讶。那个周末在五莲,真正让我见识了什么是工作效率了──李局长亲自主持会议,手中还有一张座次表(每个学校来的听课教师名单、座次),并要求,下午报告结束的时候,将会随意抽查**号老师发言。

 

会后交流中才知道,五莲的教育工作近年来一直走在全县各项工作的前面。但看这一件事的效率、效果,就知道五莲教育为什么领先于其他行业了。

 

记得暑期陪同张教授林老师途径五莲去青岛的时候,王校长信息给李局长,结果李局长亲自安排午餐,张教授一听局长陪同吃饭有些发憷──山东本就是“好客”的“礼仪之邦”,那领导陪吃饭意味着官话、套话一大堆,意味着“频繁敬酒”无休无止,张教授自然很怕了。当时王校长很自信的说:“不用担心,我们李局长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交流之后你一定会喜欢上我们局长的。”果真如此,这是一个没有官腔官架子的局长,他能认得全县教师的1/3以上(至少1500名以上),自己爱读书也常给老师们推荐读书,他的心里只想着怎么办好教育,并一再说“我们五莲没有李升勇这样的名校长,没有***这样的优秀教师,我们很遗憾,希望我们也能成长起一批李升勇这样的优秀校长,***这样的优秀教师……”

 

遇到李局长这样的局长是王校长的福气,是五莲所有校长的福气,更是五莲县所有孩子的福气。因为行政领导真正重视教育,为广大校长做真教育服务,为校长老师的成长搭建平台,受益的将是五莲的所有孩子们,老师也会因有了这样的工作环境而更加舒心、也更用心的工作;而遇上河北李校长所遇到的那样的局领导,则是多么悲哀的事。像李校长那样认真的校长,会自己订阅报刊杂志,会每年夏天把《教师月刊》的七八期合刊买回一百多本送给每个老师,会每年创造条件派部分老师外出,这是他那所学校老师的福气,也是当地那个乡镇孩子们的福气,但李校长做的多艰难!还有更多的校长未必能像李校长那样执着与“另类”,而是在“统一”的管理下,按部就班的遵循着上级“统一”的部署和行动,不敢越雷池半步,可以想见那教育岂不是很糟糕?

 

真希望那些搞“封闭”“统一”管理的教育行政领导能常到外面走一走、看一看(或许他们也经常外出,但看的不是应该看到的),看看究竟该如何给校长们松绑,看看怎样给校长、老师的成长铺路搭桥,让更多的学校能尽快发展起来,让更多的老师获得成长,真正为孩子们的健康成长服务。假如做不到,最起码──莫做学校发展的拦路虎和绊脚石,否则,连卖红薯的资格也没有。

 

20119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