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六年前,我构思写作一个系列,百名乡村教育家,那是如同苏霍姆林斯基一样,扎根于乡村学校,几十年如一日在一线讲台的,普通老师。他们或有意或无意间,几十年的杏坛生涯,见证了一句话或一个词,对于学生成长极为有益的,那是他们心血凝结而成的,自己的教育核心点。而第一个想到采访写作的对象,就是从“村小教师”走到“特级教师”的曾钊老师。

 

其实这个构思,起于二十余年前,那时我在一所乡村职高任教,自费办了一份油印刊物,校园文学刊物,发表学生们对生活的梦想,唱给校园的歌,走向社会的期待,还有他们的学习中的沉思默想。有一天,收到外校投稿,一组诗歌,清新,亲切,淳朴,散发泥土气息的赞歌,对自己的教育教学的感慨,对学生的期望。作者曾钊,一位乡村中学的老师,在县广播电台上听到我们创办了这样一份刊物,指摘不要仅仅局限于学生作品,也要发表老师的作品,同时寄来作品请指正。那时曾钊老师正参加华中师范大学的政治本科函授学习,从1982年竹山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到竹溪县最边远的向坝乡,最偏僻新华小学,一直坚持学习与写作,在寂寞中找到自己的乐趣。教学之余,他花了近一年的时间,将现代汉语词典从前到后背了好几遍,这也成为他课堂教学的特长,吸引学生从课堂内到校园外走近他,走近课本,走进学生们成长的天空,更奠定了他自己成长的最坚实的根基,而诗歌写作,曾钊老师汲取与学生生活极为接近的民歌营养,揉和自己语言文字的功底,更是温暖了稚嫩而纯洁的乡村学童的心灵。向坝乡在二十余年后被评为省级“民歌之乡”,他一点也没有想到,今天这些诗歌走进校园,校本教材了。二十余年前的我,只是想,能够把乡土资源,个人特长,教育方法揉和而成新教育教学路数,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并且取得不错的成效,算不算乡村教育家呢?如果可能,有足够的时间走近他们,是不是把他们这样的一心投入教育,扑在学生身上的老师们,做的事,说的话,详细记录整理后,发表在自己这一份刊物上呢。后来是工作调动,再后来是曾钊也到了另外一所学校,这件事也就放下了。

 

标新立异,出风头,这样的评价一直伴随着他,由一所学校走到另一所学校。他安之若素,依然如故,他认为走近学生的需求,贴近学生的心灵,深入学生的生活与学习,让学生实现各自的希望与梦想,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感化,教育,熏陶,磨砺,使其能够享受生活,品味人生,提升个人素质,这才是一位老师的根本职责之所在。围绕这一切所做的事,老师们想千方设百法,提升学生对校园的爱,对老师的亲近,对学习的喜欢,对课本的钻研,怎么能够以标新立异来简介的评介?十几年前,他找到我所在的学校,在他离开离开熟知民歌的村小,来到初中,这个喜欢阅读,文化积淀深厚,人文传统浓郁的学校,开始了写作童话,以童话开启学生喜爱知识,钻研学习的大门。拿着一组童话来到我所在的学校,请求发表当时我所办的县内唯一一份校园油印刊物上,同时给他多印几十份。不走寻常路,以学生的寻求为自己的追求,以学生的健康成长为自己的教育目标,还是他的最终目的呀。

 

这也是六年前,我起意写作百名乡村教育家,第一个采访曾钊老师的原因了。那时他已经调动到竹溪县第一高级中学任教了。此后不久,曾钊老师成为十堰市四星级名师,湖北省优秀政治教师,竹溪县首届十大名师,再后来获得“湖北省特级教师”称号。从向坝乡小学,丰坝乡中学,蒋家堰镇中学最后走到县高级中学,他一直是一位标新立异,爱好出风头的教师,因为他总是不甘于走一条普通教师们路,走学校提倡的,报纸刊物时兴的,提升学习成绩极为简单高速的教育教学路,而是由调动学生的兴趣入手,贴近学生心灵,聆听学生的声音。由生活上关心,情感上爱护,学习上细心引导,于是就有了等“四心”治班模式,班级管理中要富有耐心、爱心、细心和关心,成功转化很多“学困生”或“思困生”,取得了很好的教育效果。几十年来,他一如既往的帮辅困难学生完成学业,教育学生用知识改变贫困的命运。除了在每年学校教师节组织的爱心接力捐款活动中积极捐款外,还在自己的班内成立爱心社,救助本班贫困学生。1998年,竹溪县委组织部首次在全县公开举行选拔青年优秀干部的活动,以名列前茅的总成绩被县委组织部决定选拔到县委政法委工作。曾钊老师毫不犹豫地主动放弃了进县委和政府部门从事清闲和待遇优厚的工作机会……

 

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这个系列被撂置,相关的采访资料却一直放在我心上,对于曾钊老师一样的山区教师们,坚守清贫乐于奉献的精神,是什么样的原因支撑着他们,我一直在思考着。直到有一天,有一句话从脑海里跳出来,让我恍然大悟,这才是他们坚守山区杏坛,清贫乐道而不悔改的原因:做最好的自己。正是这一句话,才让他们在成长的道路上,走出一条通向成功的路,这条路能够发挥出个人的特长,且不会迷失于纷繁复杂交叉路径。

 

因为与学生的心贴在一块,于是在民歌之乡任教时,曾钊创造性运用了民歌体诗句,打动孩童的纯真情感,引导他们热爱学习钻研教材;到了文风传承久远的蒋家堰镇,这个三省六县交汇之处,又有了童话创作来引领孩子学习的激情了。这个贴近学生心灵的举动,是他做稳自己,拉近学生与教材跟学校和老师的距离,让自己做好一点,再好一点,成为最好的一个老师。这才是曾钊们成功的根本点吧?

 

以我看来,那条路极简单而复杂,极沉重而轻松,极容易而艰难。为什么这么说?只因为横亘在他们前行的道路,首先就有四道难关。标准难以一言尽之,在追求者的心目中,如何来界定成功?是学生的成功还是学校的成功?是考试成绩的成功还是品德个性的成功?是眼前可见可以观察考核的成功还是在长时段的社会生活中的学生素质?即便确定了走适合学生成长的路,以学生的需求为核心,学生心灵健康学业成功为旨归,还有学校的要求,升学率这一大难关的阻碍,更何况社会评价涉及自己的声名毁誉,学生升学的多少关涉自己职称收入呢。这一切都确定后,距离四道难关依然还很远咧。

 

做稳做实自己,生成自己的教育学,不是人云亦云,随声附和的应声虫,第一道难关即“崇洋媚外”,坚定走出一条自己的路,会不会为洋观念洋思潮洋理论而迷惑,见到报刊网络提倡时兴的教育观念科研成果,即放弃走自己琢磨研究的道路。第二道难关即“数典忘祖”,粗粗了解目前成果,草草总结相关资料,把与自己做法相近相关的信息收集整理一下,即认为已经全面掌握这一条路的研究成果了,自己是在走一条前人从来没有走过的路,因为这一观念从来没有提及过的。第三道难关即“泥古不化”,只知道从古代典籍从寻找所谓的起源地,从经史子集中寻章摘句来证明古已有之,以遥远的岁月里史实野闻诗词歌赋来充实自己的见解,却忘记了今天的生活与古代是截然不同的。第四关为“固步自封”,这样的教师与上述三者稍稍不同,不奉洋,不奉古,不奉今,只奉已,老子天下第一,又犯了“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两耳塞豆,不闻雷霆”的大病。研读古今中外的教育教学论著,汲取科研前沿成果,了解当下流行观点思潮,立足于自己的特色来消化吸收转化扬弃,才能站在成功者的肩膀上,看到辽阔高远的天空,给自己最准确的定位。

 

做最好的自己,还有更艰难更险峻的难关,堵塞在你的前面。因为你追求的是最好,不仅仅是只求做一个与众不同的自己,在众多与众不同的杏坛同仁中,你要做得最好,就得永远走在别人前面,永远在别人还停留在现有的高效卓著的成绩时,就想到以后的路如何走,更应该想到当别人再次追赶上时,又应当怎么再次先行。只需要您把学生时时放在心上,把所有的学生放在心上,以学生的健康成长为自己的终极目标,以学生心灵安适为教育宗旨,营造一个有利于学生生活学习,有利于学生情感抒发智慧拓展,有利于学生提升各项素质的环境,那您就永远走在最前面,能够做成一个最好的自己了。

 

现在的曾钊,似乎不再写作那种童稚纯真的诗歌,也没有梦幻古拙韵味浓郁的童话作品了,我以为,这实际上是稍稍后退一步的表现咧。做最好的自己劳累之余不需要略作憩息么?而诗歌童话的滋养润泽,对于成长中的学生来更是必不可少的精神食粮咧,更何况它对老师自己的心灵调节阀也不可觑视哟。我不愿意看到,那个最原初最本真的追求,那一份为了学生成绩提升,而放弃了最初起步时的做法,仅仅着眼于做最好的自己的,曾钊们,会不会有一天迷失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