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20009月,因拆校合并,正值年少的我,从仅有10位教师的村办小学,跨入了拥有70多名教职工的实验小学。那年,我担任六年级班主任及语文学科教学工作,同办公室的多数是即将退休退养的“元老”。

 

实验小学,是一所近百年的老校,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学生素养与成绩,在全区遥遥领先。班额大,任务重,压力大,学校为什么安排这样一批老教师担任六年级毕业班班主任呢?或许正因为他们是老教师中的佼佼者,是积淀了诸多宝贵经验的“元老”吧。一想到这里,我就为自己刚踏入实小,就能融入这样一个团体而深感幸运与自豪。那时的我,也时常羡慕──他们都即将退休,却个个身子硬朗,能歌善舞,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个个精神饱满得胜过了我这个刚满二十岁的青年人。因这份自豪与羡慕,我的人生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一、与“元老”相处的日子,我耳濡目染着智慧的爱

 

同进同出、同带一个年级的日子,我惊奇地发现:那群“元老”个个尽职尽责,各怀“绝技”。课堂上,他们不用高声呵斥,学生却个个正襟危坐,目不转睛;课堂外,他们不用一本正经,学生却个个恭恭敬敬,心悦诚服。他们时常像爷爷奶奶般把几个特殊的孩子带进办公室,或是让其亮几嗓《山路十八弯》,或是让其舞一段《北京金山上》……一群老教师,慈爱得如同欣赏孙辈儿表演的眼神,那些领进来时怯生生的孩子被逗得自信满满地挺直腰秆走出办公室,那些凛然得高昂着头准备与老师倔到底的毛娃子,也放下了防备,舒展了眉头,参与其中。意犹未尽时,声音清脆的杨帮凤、陈文玲“元老”,甚至会亲自唱上一段原生态的《洪湖水浪打浪》、《我的祖国》……不知道是那时的孩子比现在的孩子好哄,还是别的原因,那年每个班挤满六七十人,六年级共有五个兄弟班,还真没出现“管不住,不服管”的顽固生。那时的我,也时常纳闷儿──唱的、跳的、画的,也不咋样啊?怎么几个老同志都如此夸张地赞不绝口?难道他们没见过更出色的孩子?直到后来,我才真正明白,那种润物细无声的教育,叫智慧的爱。

 

二、为“元老”打杂的日子,我潜移默化地爱上阅读与写作

 

深深记得,即将退休的石从桂老师,与我父亲同年同月生,他不仅担任六(4)班的语文老师与班主任,还负责学校校报《求知园》的主编工作。双鬓斑白,在那个没有绩效工资,没有额外补贴的年代,他源于内心的热爱,做得心甘情愿,且井井有条。而我,作为办公室里最年轻的一员,打杂、校对也便义不容辞。上学时,我偏理科,对语文,特别是写作,毫无兴趣,甚至抵触。现在面对一位父辈般同事的请求,我怎么也开不了口拒绝。起初,只是校对打印稿、排版,后来,帮着修改原稿,不知不觉地接手了幕后选稿、组稿的工作。年轻人,单身住在学校“炮楼”里的日子,有的是精力,有的是时间,周末时常在带来带去的稿件中眨眼消逝,对来自全校优秀学生稿件的阅读,常让我为自己汉颜。说实话,我自认为完全不够资格去审那些文章,学校会写、爱写的文学者多的是。当我觉得我自己是在帮助一位亦父亦友的同事减轻工作负担,想着我审完了他仍是最终把关者,也便做得心安理得了。日子久了,石老师开始把自己手写的诗稿、文章,拿出来让我欣赏与讨论,然后请我帮着用文稿纸誊正,还常把自己喜欢的书介绍给我阅读。适逢演讲、朗诵比赛,我更能第一个亲阅他的一遍又一遍的修改稿。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习惯与爱好,无声地传递着,应该就是从那年起,我开始爱上了阅读与写作,为自己开始储蓄一笔受用终身的精神财富。

 

三、与“元老”谈心的日子,我领悟着爱的最高境界

 

“当语文老师累,当班主任累,当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累上加累!”当许多年轻人发着牢骚时,那些语文教师兼班主任的“元老却激情、严谨地经营着自己的“责任田”,毫无怨言,眼神中流露的尽是淡然与不屑。而在一些竞赛活动中,我看到他们“争强好胜”,未雨绸缪,稳扎稳打,甚至各有谋略,总能创造出让我们年轻人永远想不通的奇迹。“您都要退休了,有必要还当班主任受这些累吗?有必要为学生的比赛这么较真伤神吗?累坏了身子可是自己的啊!”年轻不懂事的我,时常在谈心中这样笑问他们。然而得出的答案,却惊人的相似。记忆最清晰的便是石老师突然抬头,扬眉一笑地回答──“老师职业是碗良心饭,只要端着,做啥事就一定要对得起自己与学生才行!我啊,就喜欢当班主任,喜欢孩子们,从工作到现在,当了一辈子的班主任,呵呵!我要当到退休,把它作为我这一生的荣耀。”原来,当一辈子班主任也可以是一种荣耀,发自内心的喜欢才是一种不言苦、不觉苦的真境界!后来,石老师退休了,但他依然热心回学校关注学生身心发展,为全校学生讲我区烈士的故事…..其实,从参加工作一直也当着班主任的我,也体会到了因为爱而收获的充实与惊喜。当别人抱怨时,我也偶尔会附和、动摇。“我喜欢我的学生吗?我真的喜欢当班主任吗?”再反复质问自己的过程中,我也立下了与石老师同样的理想──当一辈子班主任,当一名对得起自己良心,对得起学生与家长的班主任,力争赢得我退休时的一份最高荣耀!与“元老”谈心的日子,我明白了师爱的最高境界。

 

忆“元老”,品成长。姜真的还是老的辣,我们对他们的尊敬与仰慕,学校对他们工作及价值的认可,让他们体味着无限幸福的成就感,给了老教师们职业生涯以“豹尾”;而他们对我们初涉讲坛新人的鼓励、扶持,潜移默化地影响,让我们摒弃了年少的浮躁与虚荣,成为新教师们职业生涯的“龙头”.,这或许是学校管理者的良苦用心与智慧吧!

 

本文作者简介

 

 

谢华蓉 女,小学高级教师,湖北省宜昌市亭区第一小学副校长。工作十四年来,一直专心研究小学语文教学,尤其作文教学,悉心经营学校“新芽文学社”、“阳光作文班”。近三年,指导学生发表上百篇文章,个人论文、教育叙事等公开发表十万余字。曾获“优秀语文学科教师”、“明星班主任”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