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人生易老天亦老,不觉已经步入不惑之年,而思乡之情日益笃厚,故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历历在目,尤其是那伴我成长的门口塘,总是清晰地印在我的记忆深处,挥之不去。

 

春雨贵如油。绵绵春雨一丝丝汇成汩汩的水流,涌进门口塘里。村里的大人们在雨中翻耕田地,播种新一年的希望。这满满的一塘春水,便成了田园里最珍贵的琼浆玉液。

 

夏日清晨,塘边柳树上的鸟儿唱着欢快的歌,虫儿在草丛里不厌其烦地鸣叫,吊了一夜嗓子的土青蛙,沙哑的呱呱声也渐渐淡去,小山村一忽儿热闹起来……女人们提着水桶、木盆来到门口塘边,抢占地盘,她们边洗衣服边说说笑笑,东家长西家短的,有时还会发动一场唇枪舌战。不久,塘边光滑的洗衣石上,木槌奏响了熟悉的旋律,“咚!咚!咚!”一下一下又一下,回音在小山村荡漾。

 

那时的门口塘,古朴而土气,一面靠着村庄,三面是土质的塘埂,泛着点点绿意的洗衣石,稀稀落落,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唯有塘边一排杨柳,如婀娜多姿的少女,耐心倾听着她那说不完的悄悄话。门口塘面积不大,水也不深,但清澈如镜。当你饶有兴致地沿着塘边细细品味,水中一群群可爱的鱼儿依稀可见,正自由自在的游荡嬉耍,烦恼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午后的太阳颇有些霸道,空气中弥漫着难耐的热气,刚才兴奋不已的知了早不知去向。一群调皮的孩子,争先恐后,来到塘边,迫不及待,脱掉外衣,光着屁股,扑通扑通,跳入塘中。他们肆无忌惮地打起了水仗,宁静的水面顷刻被打破,几条兴奋的鱼儿窜到半空中,又失意地跌进水里,搜寻它们的伙伴去了。

 

秋风吹皱一池塘水,岸边的杨柳、枫树随风摇曳,枯黄的落叶,天女散花般飘落进池塘,在水面如轻舟一样,随波飘荡。一场大雪骤然落下。第二天,门口塘变成一面巨大的镜子,表面柔滑,如少女的肌肤,光彩照人。无聊的小伙伴,捡起一块小瓦片,扔到上面,竟然一溜烟儿飞到岸边去了,留下了一段无限遐想的空间。

 

十几年后的今天,背井离乡的我,带着无限的眷恋,回到生我养我的故乡,不知道故乡苍老的门口塘会是何等模样?

 

刚一下车,我眼前豁然开朗,一条宽敞的水泥路直达我家门口,多年前破旧不堪的祖庙,变成了焕然一新的“伯诚公祠”。昔日的门口塘,更是旧貌换新颜,塘边古老的洗衣石,早被崭新的预制板换下,做工考究的花岗岩驳岸,记录着时代的变迁,洁白的大理石护栏,把个小水塘变成一个美丽的大花园。

 

塘大了,水深了,从空中看,四四方方的塘埂,像是一个美妙绝仑的大镜框。塘中荷叶掩映,荷花盛开,一群群鲤鱼穿游其间,分明是一幅精美的水彩画。

 

本文作者简介:

 

 

陈枭 1969年出生,湖北省鄂州市人,笔名鄂州山人,网名一代枭雄,爱好写作、上网和书法,1994年毕业于鄂州大学,金明中学任教,19992001年连续三年都荣获全市“优秀教师”称号,2009开始发表文章九十来篇,散见于《楚天都市报》、《黄石周刊》、《楚天金报》、《楚天时报》、《鄂州周刊》、《鄂州日报》等,2011年《苦命的大姐》获“感恩人生”全国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现为市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