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说课,是一种教学、教研改革的手段,是提高教师素质的最好途径之一。跻身教坛以来,我曾参加过多次说课比赛,但第一次说课应追溯到上师范学校的时候。那时,说课是当作一项基本功来训练的。

 

记得第一次说课,班主任张老师出了几道数学题,让我们抽一题,各自准备五分钟,再说算理。我抽到一道分数应用题后,没头没脑地演算起来。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几个数字像群雀在脑子里乱蹿,让我抓不着思路!“时间到!”随着老师的一声喊,我的心咯噔一跳,竟豁然开朗,列出了算式,稍稍缓解了一颗忐忑不安的心!

 

我深吸了口气,走上讲台,虽然面对的只有一个张老师,我依然心怯。说完题目,我的心又蓦地提起来了!糟糕!我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懂列算式,却道不清算理!胸无成竹的我这一急,汗了一脸一背!那感觉犹如在刀尖上舞蹈!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往下讲:“这道题的算式是这样列的……”我以蜗牛的速度板演着那串阿拉伯数字与运算符号,这番“精雕细刻”地磨蹭,其实是为了整理解题思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终究无法逃避这令人尴尬的事实!列完了算式,我开始支支吾吾,不知所云。什么叫汗颜,那情,那景,我是深刻体会到了!

 

正在这节骨眼上,张老师打断了我的话,微笑着说:“可以了,你列的算式是正确的,板书也很漂亮。”窘得无地自容的我,又听到张老师若无其事地喊道:“下一个!”我却在讲台上愣了足足十秒钟!虽说当时如遇大赦,但我心里百味杂陈!真的这样就可以了吗?只列个算式,不用对学生讲明白算理就可以了吗?如果台下是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睛,我可以如此草率地理直气壮地对他们说,这道题是这样做的,反正就是这样做的!?学生们会如此让我下台吗?他们会说“老师,可以了,你不用讲了,我们懂了”吗?自责的泪,早已濡湿了我那颗愧疚的心!我知道,张老师这是以一颗宽容之心为我解围!

 

又五分钟过去了,接在我后面的同学垂头丧气地从说课室里出来了,他朝我努了努嘴,说:“倒霉,被老师批了一顿!”我同病相怜地问:“你也不懂得讲算理吗?”“哪里?我算理讲得条条是道呢,老师批评我写字不认真,看来我得好好练一下字了!”他委屈地应道。我懵了:我的错误比他严重得多了,张老师显然袒护着我!他的宽容与谅解,又一次在我内心深处泛起感动的涟漪……

 

在毕业赠言上,张老师说:“学生犯错误时,当他内心深受错误折磨时,你的宽容是一剂良药,你的批评是学生伤口上的一把盐,会把他可贵的自尊心腌死,那就是你最大的错误了!”老师的这一席话,让我幡然顿悟,当时他为什么截然相反地对待两个犯了不同错误的我们!

 

至今,第一次说课的情景我记忆犹新,张老师那宽容的微笑像一朵不败的鲜花开在我的心底,张老师那让人醍醐灌顶的谆谆教诲似一记警钟响在我耳畔!它时时提醒着我要严谨从教!不上没准备好的课,不说伤学生自尊的话,不做有愧为教师的事,这是我这二十年以来的教学座右铭,今后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