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听课也是无止境的相遇。我坐在这里思考课堂,其实是一次次的和另一个未知相遇,相遇一个个突然涌在心头的感动,相遇一个个我期待已久的画面,看那灰色的理论在课堂上幻化为五彩缤纷的花,看孩子们仰起的笑脸,举起的小手,还有并不完美但却富有独特个性思考的充满童趣让人忍俊不禁的发言,课堂因真实而更多了份灵动的色彩,以至于听到花开的声音。我仿佛回到遥远的记忆里,跌入充满童真的美丽世界里,心象雨后的天空,清爽、澄澈,美美地欣赏着,一种巨大地满足感涌上心头。”(见《师说》29期贾玲《教学是一种美好的相遇》)河南贾玲老师说,岂止是课堂,生命也是无止境的相遇啊。她坚信因此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当她在教育的海洋里游弋,游的越深,她会欲发现,自己太适合于做教育,也只能做教育。教学本是一种诗意的栖居,课堂是她向往的所在,她不需要任何华丽的设施,只需要越来越多的坐在教室后,观摩教师和孩子们的真实的演绎,倾听生命花开的声音。

 

  遇见每一位学生的故事,听到的每一节课堂,看到的每一册书,参与的每一次活动,加入的每一期论坛网站组织教研,都激起她诉说的欲望,那些轻松感恩责任乐趣梦想,在键盘上敲打出来,转化为一行行一段段一篇篇文字,最终成为她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习惯,成为支撑她前行探索的动力与信仰。

 

  这是一位平凡朴实的老师的中国梦吗?每每与学生课堂书籍教研活动的相遇,都激发起她更大的动力,启发着她的执著于钻研,给她前行鼓起更大的劲咧。把科研教学的诗意,传播给她所遇见的,每一位学生、同事以及阅读着她所敲打下文字的朋友!

 

  您遇见了这样的事物么?或者说,您是怀着这样的情怀走上教育之路么?只有在这样的理念支撑下,老师才会把自己童年地影子揉和在当下的课堂,灰色的理论笼罩下践行实际,枯燥的文字里摸索反思体悟教育实质,童年童趣童真将会充溢于您的教育生活咧。就如贾玲老师一样,在实践中不停的完善课堂,也在理论的指引中不停的反思自我,逐渐的形成自己独到的思考,从而完成自我提升,生成为高悬于密雾弥漫岐路乱眼教育路途的明灯,指引着我们走一条相对安全简捷快速前行的路。

 

  您遇见过,或者说学生们遇见过这种情境下的您么?

 

  很久以前,刚刚参加工作时吧,在我的办公桌上,放着144份学生对我教育教学提出批评意见,这也是我的座右铭。什么样的的言论可以作为座右铭?作为老师,学生的意见书,无疑是最好的座右铭。每天来到学校,坐到座位上,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学生的意见书,仔仔细细地庄严端正地读读。自己的教学中存在哪些问题,自己的工作中有哪些失误,自己的思考有哪些偏差,自己的探索有哪些得失,在课堂上,在学生的眼里,在教育教学行为中,是表现无遗的,有而且只有学生能对老师的工作提出最中肯的建议与批评。

 

  每天走进教室,都有一种无法面对学生的感觉,我是否对学生每一份建议读懂了?我能够对自己的在课堂教学中的言行举止满意?我能够问心无愧的面对数百双纯净无邪的眼睛。读毕144份座右铭,我能够获得自信心,能够获得救教育教学的绝招!

 

  不仅仅是建议,也有批评,比如一位叫尹安学的孩子,现在是南方一份大报的编辑啦。二十多年前在我所办的校报上,便很难见到男学生的作文。基本上是女孩子的天下了。偶尔见到有男孩儿的作文,便喜不自胜的拿出来,反复欣赏后,在校报上推出。那一年,推出了本校三个女生的专辑,随即又分别推出了洛河中学两个,阎坝中学一个,向坝中学一个,共七期专辑,全部是女孩子的专辑。每期一万二千字,那是十几篇作文,是某个女孩子读中学时所有的,最好的作文了。读中学的学生,似乎是女孩子更加敏感而细腻的缘故,对语文偏好些,所以,女孩子的作文,在教师心目中,要好得多了。男孩儿粗枝大叶的,马马虎虎的,作文便少见细致入微的描写,大多数是一种大气澎湃,海波汹涌式的写作了。而这种作文,很难讨好的,因为它与作者的胸襟与才识有关,与作者的修养与积累有关,一不小心,就成为画虎不成反类狗了。

 

  那天,忽然有一个男生到我的宿舍,高高大大的个子,有几丝丝发白的头发,调皮的从额前钻出来,很显眼的闪耀着,似乎是在说着什么。老师,为什么我们学校的校报发那么多外校教师与学生的作文?为什么大多数是女孩子的作文?为什么都是与语文学科有关的教师辅导文章?为什么没有对社会对文化对教育现象的评论与研讨?一大串的话,从男孩儿的口中吐出,使得他喘不过气来了。我递给他一杯白开水。那是我每天必喝的啦,据书说,是可以健身强体的,很有效。虽然,我身体现在也很好,只是,喜欢那个白开水的味道,渐渐地,养成了每天必喝的习惯了。男孩儿一口气喝下去,气愤愤地瞅着我,张嘴想说什么,又停下,再看看我,脸上气色平和了一些,坐在我递过去的椅子。只是,身子扭着,斜对着我。  男孩儿站起来,从口袋拿出一叠子装订好的本子,双手递给我。这是我几个学期写的作文,只是,语文教师不大喜欢这种风格,请你看看,可以吗?可以吗?那双眼睛盯着我,似乎要把我看穿,看到我灵魂最深处,那双眼睛很毒。是的,我用了很毒这个词,有一种刀子一样锐利的锋芒,在眼睛里闪耀着。然而,忽地,那种锋芒又不见了。男孩站起来。男子汉该说的话与该做的事。校园里的男子汉。那几篇文章,都是对校园男学生缺乏阳刚精神的讽刺与嘲笑,却对女孩子没有什么过激的言论啦。

 

  于是,校报第八期专辑,就是那个学生的专辑的。几年前收到这位学生的来信。  

 

  马老师:

 

  您好。我是三合中学1994届毕业生尹安学,现在在《羊城晚报》工作。看到您对10多年前学校的描述,勾起了我们这些学子对年少读书时光的美好回忆。读书时唯一遗憾的是,可读的书太少,每次拿到一本杂志,总是看了一遍又一遍。幸亏那时您还办了一张校园报纸,记得开始叫《速写》,我刚上初中,看到第一期上面有一个关于速写的对话,与我一起上初中的初一(二)班的李大勇还在上面发了一篇长文。哎呀,当时羡慕的不得了。我想,当时的李大勇在初一年级知名度绝对最高。后来,《速写》好像少了,反正我几乎没有见过。到了初二下半年,就是1993年上半年,我看到好像是初四王茜(?)等写的一些多愁善感的文章,当时简直十分敬仰,觉得,要是能与她们交个笔友真好。当时还单相思,总感觉有一天能在那排青砖女宿舍前面,碰到那几位才女。呵呵,想来很有意思,那时俺可是见了女孩就脸红的哦!

 

  现在想来,您操办的《速写》给我们带来了多么美好的回忆!

 

  那时,我可是很崇拜您哦,觉得您好能干,能自费办一张文学校报,还与那么多文学青年有往来,您还有那么多FANS!我有两次还专门跑到你的宿舍,向您请教啊!需要您澄清一下,我当时拿着文章找您指教,好像没有指责您哦,我一介学生也不可能指责您啊,何况我在学校还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哦。看您的文字,我很小的时候,就是一个容易发脾气的愤青。我记得当时写的文章,主要是批评阴盛阳衰,一些刊物上根本看不到男孩的文章。

 

  顺便向您汇报一下,我在竹溪一中毕业后考上湖北大学新闻系,毕业后直接分配到《羊城晚报》,一直从事政法新闻的报道,工作很顺心,收入也不错,我已经买房子了。

 

  祝您再接再厉,影响更多的人!

 

尹安学

 

  贾玲老师感慨:难怪帕克?帕默尔在《教学勇气》中说,教学就是无止境的相遇。伴着这种好心情晚上坐在电脑前,回到自己的精神乐园里。这一切也就是老师成长的契机,当然,它更是促进学生健康形成健康人格的必须营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