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就要生物、地理会考了,他班那个小太妹肯定不会来了,玩失踪都一个多月了,我们不无妒忌地打趣:“你小子真福星高照!”

 

  如果她真回班,“一粒老鼠屎搅坏一锅汤”,必引发她的哥们捣乱,全班即草木皆兵,他这班主任更风声鹤唳;如果她未会考,没上名册,天知地知我知,减少了不合格的,提高了升学率。她可是个交白卷的角色,会使他的班年级排名飙上几名。各班的竞争白热化了,分数咬得很紧,班与班仅一二分之差,这次月考,他班就最差。她一走,就像刮骨祛毒,班上健康了。他是前年作为骨干教师,从南城一所重点中学应聘来的,这不正好一炮打响,展示大都市来的风采。

 

  办公室的同志们你一句我一句地劝慰,反倒急得他像热锅上的蚂蚁。这一个多月来,他一直在寻,她父母都甩手不管,她亲戚就更不肯找了;班上学生要复习迎考,不忍心耽误;更怕麻烦我们。只好孤军奋战,打电话,上网寻,白天要上课,班上离不开,放学后就一个网吧一个网吧地搜。有一次还被网吧老板打了(因看到有未成年人上网,多嘴),闹进派出所,电话打到学校,我去派出所接的人。他就坐我对面,我还兼了他班的课,多次劝他全力抓复习,甚至还不止一次暗示,她不回来的种种好处。他就是不开窍,不仅把我的话当耳边风,还在我面前不停地内疚,发誓:要像张艺谋的电影里那样,学生“一个也不能少”。我就在心里睁着眼睛:降低了升学率,连累了科任老师,看你如何做人?

 

  考试只差几天了,他急出头疼来,经常在讲台上疼得掐太阳穴,眼看就坚持不住──谁想,小太妹竟突然站在他面前。他激动得愣住了,好一会,才结结巴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们都惊讶,这个李琳,单亲家庭,才14岁,与社会上不三不四的混在一起,在班上霸道横行,捣乱课堂,破坏校规,尤其是旷课。放学,校门口总有一穿着怪异的青年来接她,一接,就出走几天,都是他和家长,亲朋戚友,全体同学四处寻找,找回来的。我们看他急得可怜,也派同学找。可这回走了一个多月,怎么会自己回来呢?正纳闷,她突然哭出一句:“罗老师,我再跑就不是人啦。”一头扑进他怀里,紧紧抱住,哭得一塌糊涂。他不知所措,“别这样,别这样……”脸尴尬得通红。原来,全班同学,眼见他急成那样,就天天在网上留言,把老师找她的遭遇发贴子,竟感动得太阳从西边出啦!

 

  他兑现了诺言:学生一个也没少,个个精神饱满地备战会考。学校还没说什么,我们却深受震动,像我的班也有一学生(不算最差),几天没来了,正庆幸,至少能少改一本作业,少管一个人。现在,李琳回来,肯定交白卷,这不提升了我班的竞争力?想到这,心里不仅不喜,脸上还发起烧来,在他面前坐不住了。

 

  结果,会考整个年级没缺一人。也奇怪,他那倒数第一的班,竟考出年级第一,考出奇迹,李琳竟然两科都合格。他出名了,内部消息,是下任教务主任的人选,我羡慕:从此,他春风得意啦!

 

  谁知,一开学,又爆新闻:他报名参加了“援藏教师团”。批准了,又要漂了,把一个转变好的班交给一位与他配班的年轻老师,也把“一个也不能少”的精神留给了我们。

 

  作者简介:

 

  谭仕芳老师是湖南省长沙市十一中高级教师,从事语文教学和作文指导工作二十余年,在《中国教育报》、《德育报》、《班主任》、《现代教育报》、《长沙晚报》、《三湘都市报》、《科教新报》等报刊发表了200多篇教育论文和文学作品,辅导学生撰写的文章有200多篇发表在《高中生》、《初中生》、《语文报》等权威报刊上,组织学生参加全国作文奥赛多次获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