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刚接班的时候,几个同学就跟我说,“老师,你可要注意,咱们班有一头豹子,凶得很呢。”

 

  “是呀,他发火的时候象狼一样吼叫。”

 

  “就是,象发疯的豹子,到处乱撞,还撕咬书本、摔东西。”。

 

  “对,同学不小心碰到他,他还会打人。”

 

  “嗯──上次班长还差点被他咬了”

 

  “同学背后都叫他烈豹、劣豹”(刚烈的“烈”和劣质的“劣)……

 

  他们所说的这头“豹子”就是我们班的特殊生──小鸿。

 

  小鸿是因为小时候不慎从椅子上摔下来,伤到了脑部的某个神经,导致他现在左手不能伸直,总是向内勾着。他觉得自己有残疾,怕别人笑话,总是很拘谨的把左胳膊紧紧地贴着身子或者使劲地背在后面。尽力地想掩饰自己左手的不足。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他课堂上总是沉默,从不和同学讨论,也从不正面看老师;如果提问到他,也很小声地低头回答。经常把头埋得很低,趁你没看他的时候会悄悄地瞅你几眼。书写的时候右手握着笔,左手藏到课桌里,如果不小心本子歪了,也是用右手肘摆正一下;看书时也只用右手来翻页,翻不过来的时候,宁肯用下巴去顶,都不肯伸出左手来帮忙。课下,总是一个人坐在座位上,也不和同学们来往。班上的其他孩子都知道他的脾气,谁也不主动和他交往。

 

  初步了解了小鸿的一些情况后,我知道了,这个小家伙是因为自己身体方面的原因,导致他产生了严重的自卑心理。不抛弃,不放弃,平等地对待每一个孩子是我们做老师的基本准则。我要想办法把他从自卑的阴影中拉出来。

 

  首先,我要让小鸿明白:在老师们的心中,他和其他同学都一样。那天,我看有几个同学都是低头勾腰坐着,就依次点名提醒他们要坐直坐正,最后一个点名的就是小鸿。其他几个同学点到后都做好了。没想到只有小鸿不但没有做好,反而把头埋得更低,蜷缩着身子嘴巴巴在桌面上,还呼呼地喘着粗气。旁边同学见状,立即告诉我:“老师,不要管他。”

 

  “嗯,他想怎样就怎样的。”马上有同学附和道。“他和我们不一样,他不希望老师管的……”

 

  “好了。”我打断孩子们的话,继续上课。

 

  下课后,我走过去想约他到办公室谈谈,可他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座位,我索性就在他旁边同学的座位上坐下来,还没等我说话,他就用右手反复地向外摆着,示意让我走开。见此,我让其他同学都到外面去,教师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小鸿,老师只是想和你聊聊,老师很想和你做朋友,好吗?”说出了我的目的后,他不再摆手了,但后面无论我怎样说,他都不吱声,只是右手随意地翻着书,把头转向另一侧。这算是我们第一次谈话,以他的默许而结束。

 

  看来要想改变小鸿,首先要改变班里同学对他的偏见,也要改变小鸿对大家的误解。随后在我精心设计的《我们都一样》主题班会课上,我让大家畅所欲言,每个人都说出自己的优缺点,着重让每个人都曝光自己的不足,让全班同学都明白: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人无完人,不必太刻意在乎自己的短处。会上,小鸿虽然没有发言,但听到每个同学都在说自己的不足,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了往日的凝重。

 

  为避免小鸿认为老师格外关注他,我让每个孩子拿来一个乒乓球,写上自己的学号,上课发言的时候老师随机抓球,抓到谁,谁就回答问题,这样在平等的游戏中创造机会,让小鸿明白,他和大家都一样!

 

  接着,我要培养小鸿的自信,使他卸下心里的包袱。一天课堂我尝试表扬他:“刚才同学们预习都很认真,尤其是小鸿等几个同学,用心查字典还在旁边做了批注。”没想到,他的脸马上就红了,还故意猫腰低下头,呼哧呼哧喘粗气。原来老师表扬他,其他同学都会把目光投向他,他不愿意引起别人的注意,更不愿意同学们盯着他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消除小鸿心理的阴影,我还需要更多的耐心循序渐进地帮他树立自信。

 

  最主要的是我要想方设法走进小鸿的内心。魏书生说过:“走入学生的心灵中去,你就会发现那是一个广阔而又迷人的新天地,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教育难题,我都会在那得到答案。”利用课余时间我经常找小鸿聊天,由刚开始的我说他听,到我问他答,到后来的平等地聊天,到现在一下课他就会高兴地跑过来说,老师刚才那个问题怎样怎样,我知道了什么什么等等。学习上的、生活中的、玩的游戏、喜欢做的事情等等我们无所不聊,渐渐地我发现小鸿阳光了许多。我就引导他,如果我们没有及时聊天,你还可以找别人聊一聊,或者把自己的想法、心情、感受等等在日记中写出来,老师看到后,也可以和你一起来分享快乐,分担烦恼,帮你解决问题的,他欣然接受了。于是,他的日记就成了我们两个人的秘密,通过日记我及时了解到他心理的变化,及时给予疏导,帮助。

 

  今年的语文基础知识测试后,我布置了一篇以:“基础知识测试后的感想”为主要内容的日记。批改日记的时候,我发现小鸿这样写:“悲哀啊,我考了非常不理想的成绩──100分?我能告诉妈妈吗?算了吧,怎么样我都不如弟弟……”奇怪,怎么考了100分还悲哀呢?我找他过来,他的回答更是出乎我的意料:“我残废,我怎么能得100分呢?我不配!”

 

  “我有病,我要吃药的。”

 

  “家里的奖状我全撕了,只留下弟弟的,我没用的。我就是个废物……”等等,从他的话语中我感觉到,这一定与他的家庭有很大的关系。记得任小艾老师说过“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好比是人的两条腿,缺少哪一条都不能正常走路。”我决定找他的家长谈谈。经过与他父母的沟通才知道,近段时间他妈妈总让他吃药,而且言语中总是暗示他残疾,不如弟弟等等,这些都给他的心里造成了严重的负担,也使他想自暴自弃的直接原因。我和他妈妈谈了一个下午,聊了很多关于如何与孩子说话,如何科学教育孩子,怎样帮小鸿树立信心等问题给了一些有针对性的建议。

 

  在学校,我特意给小鸿分派了一个收发语文练习册的工作,这份工作可以使他大胆地把他向来不敢拿出来使用的左手派上用场。同时,我也号召其他同学帮忙,这样在密切同学关系同时也使他找回自尊,树立自信,还有助于把注意力更多地转移到班级工作和学习中,他也很喜欢这个工作。

 

  前几天小鸿到我的办公室送作业,作业放下后没有离开的意思。我就问他,是不是有话要跟老师说呀。他略带害羞的对我说:“老师,我知道以前同学们背后都叫我“猎豹”。昨天晚上我看了动物世界,就是讲猎豹的。我觉得猎豹挺好的,我愿意做猎豹。猎豹是世界上跑的最快的动物,他奔跑的姿势好美,捕猎时还很聪明,猫着身子悄悄地爬到猎物的身后……。”

 

  听着他津津有味的讲着,我会心的笑了──

 

  作者简介:

 

图片1

 

  樊万清 女,本科学历,小学高级教师,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名班主任。本着做一名研究型教师的理念,先后多次参与各级多项课题研究,在研究中提升,研究中成长,曾先后获得“课题优秀指导教师”、“西乡街道优秀辅导员”、“宝安区优秀班主任”、所带班级先后获得“西乡街道快乐中队”、“宝安区特色中队”等荣誉称号。论文先后获得过各级各类比赛奖,也小有文章在各级网站或杂志发表。所辅导的学生也多次获得各级各类的奖项。点滴的成绩都属于昨天,今天和明天的我非常愿意和可爱的孩子们在一起,享受着虽忙碌却充实,虽辛苦却幸福的教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