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在临安市特殊教育学校有一个叫浩浩(化名)的学生,重度智残,平时很少说话,连爸爸妈妈都很难得叫。

 

  当然他还有个特点,就是特别喜欢走,而且是到处走,有时,老师正低头办公,忽然觉得眼前有个影子,一抬头,发现他站在你面前,悄无声息,却让人吓了一大跳。

 

  可是,就这样的孩子经过陶老师半年的教育,出现了很大的改变,

 

  有一天,浩浩家长来接浩浩,看到黑板上贴着的词语卡片,家长想试试自己的孩子,就指着词语让孩子认读。

 

  没想到这个只会喊爸爸妈妈的浩浩竟一个一个认认真真地读了,而且全读对了。孩子读完词语,家长早已经热泪盈眶,激动得走到陶老师面前,一迭声地说:“浩浩能认字了!浩浩会读字了!老师,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但陶老师却淡淡地说:虽然付出的精力和孩子们的进步不成比例,但只要看到孩子们有进步,哪怕只是一点点,就值了。

 

  陶老师班里有个叫鑫鑫(化名)的重度智障孩子,自打来到这个世界,鑫鑫还没有为自己做过一件事:不会自己吃饭、不会自己走路、不会说话、更别说自己穿衣服、上厕所了。

 

  十年来,孩子的母亲无法外出工作,只能在家里全职照管他。进了学校,陶老师首先承担起了喂饭的任务。刚开始,鑫鑫很会闹情绪,常常瞪着一双大而呆滞的眼睛,定定地瞧着陶老师,紧闭嘴巴,不肯吃饭。

 

  陶老师耐着性子,不停地柔声劝说,“鑫鑫,乖!你看,旁边的同学吃得多好!鑫鑫也会像他们一样厉害!来,吃一口!”,轻声细语中,鑫鑫总算张开嘴吃一口,陶老师接着要喂第二口、第三口……

 

  如此反反复复,一顿饭喂完,陶老师自己的饭菜早已经冰冷了,而且是口干舌燥,一点食欲也没了。

 

  慢慢地在陶老师细心的鼓励下,鑫鑫肯吃饭了。从不轻以放弃的陶老师又从喂饭改成了教鑫鑫自己吃饭。

 

  鑫鑫是个一米七多的大男孩,陶老师用纤细的手紧握鑫鑫的大手,教他怎么捏调羹,怎么舀饭,怎么送进嘴里。

 

  这些对常人来说几乎天生就会的动作,对重度智障的鑫鑫来说却比登天还难。

 

  有时,鑫鑫嘴边的饭粒像雨点般地散落在陶老师的衣服裤子甚至脸上,陶老师就默默地一粒粒捡起来放到餐桌上,顾不得擦一擦自己的衣裤,继续教鑫鑫吃饭。

 

  鑫鑫的手上常常粘着饭菜,滑腻腻的,但陶老师从来没有皱一皱眉头,只要鑫鑫能把饭菜顺利地送进嘴里,开心地吃着,陶老师就特别的欣慰。

 

  一次,两次,三次……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一年,两年,三年,无数次地重复,无数次地引导,鑫鑫终于能自己拿起调羹吃上几口了。

 

  这情景让同事和家长都感动不已,但陶老师却静静地说;学生无小事,教育无小事。

 

  陶老师班里,学生比较多,而且重度智障的学生有好几个,但她始终用她的细心、耐心和真心,无微不至地呵护着班里的每一个学生。

 

  有的学生连自己的衣物都辨认不出来,陶老师就利用课余时间给他们的衣、物都绣上名字;哪个学生的鞋子破了,就找鞋匠补好;拉链坏了,找师傅修好;冬天,细心的陶老师每天早上都会灌满几个热水袋,及时送到长冻疮的学生手上。

 

  这些事情在常人眼里犹如一粒粒尘埃,小得不能再小了。但陶老师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坚持着,该是何等的不易。

 

  可是,谦逊的陶老师总是说:我所做的,其他老师也都在做着,而且做得比我更好。是的,在临安特殊教育学校这个团队中,像陶老师这样的老师,还有许多。

 

  他们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没有天翻地覆的经历,但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用爱一遍又一遍抚慰着孩子脆弱的心灵,又用智慧给孩子打开一扇扇知识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