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你如何看待教育惩罚?

 

提问者:肇东市一中 柳 野

 

  一是让教育惩罚更加人文化。

 

  旧社会私塾里,教育惩罚多用戒尺。轻者打手板,重者打屁股;有时打手板,还是打屁股,可以自选。新社会虽然取消了戒尺,但是罚站、拒之门外、提耳朵、揪头发、罚抄十遍(甚至百遍)等现象时有发生,并且没有商量的余地(从这个角度看,惩罚中的人性化反而缺失)。

 

  上述现象说明,惩罚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面对这样的现实,在讨论要不要惩罚的同时,研究一下如何让教育惩罚更加人性化、人文化,也就显得非常必要了。

 

  我首先想到两项游戏。一项是丢手帕,一项是击鼓传球。手帕丢在身后,你自己又没发现,被抓住是要罚唱歌的;鼓声停止,皮球落在手里,也是要被罚唱歌的。受罚前人人自卫、防备;一旦受罚,个个认罚,高高兴兴地唱歌。由此想到,教育惩罚,能不能借鉴一下上述两项游戏,让学生罚前人人防备,受罚时个个认罚,并且确实起到“戒”的作用呢?

 

  其实,戒尺之“戒”,有一个义项是防备;还有一个义项,同“诫”,是警告或劝告之意。由此想到魏书生,他不是取消惩罚,而是思考如何让教育惩罚更加人性化,更加人文化。学生犯了小错,罚唱一支歌;犯了大一点的错误,罚做一件好事。他的学生受罚前人人防备(戒),受罚后个个认罚;惩罚过程,确实起到了警告或劝告的作用。

 

  以前,学生作业不整洁,我就撕下来,夹在作业本中,让他们重抄,结果学生感到冤屈。学习魏书生后,我改变了策略,不再撕作业了,用商量的语气写上“重抄一遍好吗”,同时还有“跟踪报道”──展示自觉重抄并且效果好的作业。

 

  二是有时不罚胜重罚。

 

  有这样一则故事:交警在十字路口拦住一辆违反交通规则的汽车,车里的女士说自己是小学教师,赶着去上课,马上就要迟到了。交警听了喜出望外:“太好了,几年来我一直再等,想抓一个小学教师。你给我过来!把‘我闯红灯’这四个字抄三百遍──这是我上小学时就立下的志愿。”

 

  这是一则很值得深思的故事。有些教师是如何惩罚的,惩罚的后果如何,从这位警察身上可见一斑。我不是说不应该惩罚,而是思考如何惩罚。

 

  惩罚既是让犯错误的人记住教训,更是帮犯错误的人纠正错误。白居易有句诗:“此时无声胜有声”。其实,有时不罚胜重罚。

 

  再举两则故事:

 

  有位长老夜里发现墙根有把椅子,知道有小和尚翻墙外出了,就在那里等。不久小和尚翻墙回来了,觉得椅子变得软绵绵,落地后才发现椅子已经变成了长老。小和尚只好等待长老的发落,可是长老对这件“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压根就不提及。小和尚从此发愤、刻苦,后来那个小和尚成为佼佼者,担任了这里的长老。其实长老对小和尚不也是一种惩罚吗?只是方法更加巧妙而已!

 

  无独有偶,有位小学教师,发现某学生不听课,却在画什么。走近一看,画的那个龇牙咧嘴的人正是教师自己。教师并没有发火,只是憨憨地笑着;她要学生课后加工,画得更神似一些。从此那个学生不再乱画,上课专心听讲,后来成为一名造谐很深的漫画家。

 

  事情就是这样,有时无声的批评胜于有声的批评;有时表面上的不惩罚却胜于重重的惩罚。这个道理,为师者不可不知;这个方法,为师者不可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