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教师之间怎样互相听课?

 

提问者:大庆登峰学校 王淑双

 

  一是观其“形”而求其“神”。

 

  很多听课者,观到了自己喜欢的课,回去之后就一字不落地照本宣科;有的观到了自己喜欢的教法,模仿无误。他们并不知道执教者,下次到了另外一个班级,未必照原样“复制-粘贴,而是病万变药亦万变。要防止照本宣科,就需要认真思辨,观其而求其”──基本理念;其基本理念,合乎教育教学规律,则吸取;其基本理念,不合乎教育教学规律,则剔除。

 

  比如,有人执教《愚公移山》,组织学生讨论“移山好,还是搬家好?”这种做法是挺新颖,但是经过思辨,它违背了教材的价值取向,并不可取;回去之后,不应该模仿。同样,有人执教《草船借箭》,组织学生讨论“诸葛亮到底是借箭还是骗箭?”这种做法也挺新颖,但是经过思辨,它也违背了教材的价值取向,不可取;回去之后,不应该模仿。再比如,有人执教《矛与盾的集合》时,有个纠正文本之失环节,讨论文中坦克把盾的自卫、矛的进攻合二为一,在战场上大显神威。这句话存有语病,引导学生将其改为坦克把盾的自卫、矛的进攻等合为一体,在战场上大显神威。理由是,坦克只把矛和盾集合在一起,不能大显神威,还必须要轮子和履带,所以这里的合二为一用得不恰当。

 

  认真思辨后,你会发现这句话说的是自卫进攻两种功能,而不是说轮子、履带等零件。原句是正确的,教师理解的错误导致教学行为错误。(正如有人指出的那样:教师的做法还表现了教学指导思想的问题──强势引导,总想在课堂上露一手。)

 

  这位教师执教《矛与盾的集合》的“强势引导”虽然不可取,但是教材如果确实有瑕,应及时指出来。至于如何修改,那是教材编者的事情;当然学生能修改更好。

 

  综上所述,观其“形”而求其“神”,实质是要求“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如果“只知其然”,单纯模仿其“形”,就难免出现“东施效颦”现象;如果同时“知其所以然”,可能出现新的举措。重要的不是只学其形,而是从方法学习其背后的理念,并记取教训。

 

  总之,观其“形”而求其“神”,可以使我们更加理智,不至于盲目“效颦”;可以帮我们尽快学到精神实质,少走变路;还可以帮我们对课堂上泪流满面、蹲在学生面前讲课等“以情感人”的做法进行思辨,去伪存真,宣传真正应该发扬的东西。因为“吸收精华、剔除糟粕”需要有一个认真思辨的过程,这就需要先“求”其“真”,再因真而“取”。这样的随堂观摩,才能真有所得;其成长才能迅速。

 

  二是取其一品出味道来。

 

  很多人认为好课处处好,啥都学,结果啥也没学到;有些教师认为名师的课高、难、新,学不了,没法学,结果不肯学。其实,只要想学,并且思路对头,就能学得了,就能学得好。这里推荐一种方法:认真取其一二而品出味道来。

 

  古人把浅而急、只能用皮筏过渡的河流称之为“弱水”,后来文学作品中用“弱水”泛指险而遥远的河流。《西游记》第二十二回中描述流沙河的险要时说:“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就算名师的课“险”“深”“远”,是“弱水”,有点高深莫测,类似“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作为听众的教师应该怎么办?《红楼梦》第九十一回中贾宝玉曾说:“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贾宝玉用“只取一瓢饮”表示只爱一人,我们不妨套用“只取一瓢饮”来表示只爱名师的某一观点或某一方法。

 

  常言道“贪多嚼不烂”。从网上下载音乐,可能只保留中间某一段;下载图书,可能只保留其中的几页……听名师的课你也往往只欣赏他的某一观点或某一方法,没有必要全部“复制-粘贴”。“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弃其糟粕”,才能“留住精华”;全部“拿来”“粘贴”,必定啥也“拿”不到,啥也“粘”不住。

 

  这里说的“一二”是指“少”,但并不是只要少就好;要“少而精”,反对“多而杂”。应该懂得,“你”不会成为第二个“他”。矛盾的特殊性,决定世上永远找不到两片绝对相同的树叶;你就是你。你只能学习他人的优点塑造自己。他人突出的优点只是一二而已,所以要取其一品出味道来。“品”很重要,不品就很难有味道。

 

  《劝学》中说:“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不积不溪,无以成江海。”俗话说“积沙成塔,集腋成裘”,……只要我们善于“积”,肯于坚持,从这位名师那里学到一二,再从那位名师那里学到一二,就能积少成多,就能“滴水穿石”,就能把铁杵磨成针,就能成为真正的你自己。

 

  总之,一要少“品”,二要勤“积”。集中优势兵力,便于个个歼灭敌人;不断汇聚小溪,终将成为江河湖海。

 

  三是轮流出课互相评(轮流说做共同议)。

 

  所谓“轮流说做共同议”。就是在集体备课时间里,组内同志轮流说课、做课,共同参加议课。这次你提前点儿进度,当中心发言人、唱主角,下次他提前点进度,当中心发言人、唱主角。通过“说”,重点研究教材;通过“做”,重点研究如何落实;通过“议”,总结得失,重点研究改进办法。

 

  “说课”比“做课”能够节省很多时间。参加集体备课的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吃透教材,可以准确掌握教学目标、重点和难点。“做课”是“说课”的具体实施。会不会做,通过“做课”就表现出来了。“议课”是对“说课”和“做课”的总结。它虽然像“说课”一样是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但是它更偏重于认识,更偏重于理性。

 

  提前“说”“做”一节课,再加上自评和同志们的互评,搞一次有一次的提高;有更多的机会听同志们的课、议同志们的课,其收获更大;更主要的是:听过别人的课,议过别人的课,再去上自己的课,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可以提高课堂效率,可以少花很多力气。同组教师人人参加“说--议”,人人都有机会展示自己。过去多数人由于自己没动脑或没充分动脑,对别人的说法和做法,有人理解不透,生搬硬套,机械模仿;有人干脆只等抄写现成的教案。现在轮流说做共同议,局面大大改观,平时注意学习外地经验,参加集体备课时更加认真了,向别人学习更加虚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