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2002年毕业以后,我就走上了教育的舞台。我喜欢这个行业,也想干出一番事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所以一边付出一边收获,很充实,也很骄傲。可是随着“学苗”的变化,我彷徨了。他们变得不再主动去学,也不爱学习,我该怎么办呢?”又比如,“我们经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们已经讲过的题,过了一段时间学生又不会了,学生是没长脑子吗,怎样才能让他们记住”你遇到这种情况吗?又是如何应对的咧,让我们看看蒋海丽老师,这位河北省承德市高新区第一中学的数学教师吧,“有一次我们年级开会,同事们问了我一个问题,学生为什么听我的?我的回答是,“学生只有接受了你,才能接受你的教育”。然后就问到了怎样才能让学生接受我。我的做法是,要和他们有共同语言,有相同或相似的兴趣爱好,抓住他们的心,让他们知道我是为了他们好。当然还要学会随机应变。总之,我的课堂既解放了自己又提高了成绩,还是那句话,何乐而不为呢!”(《师说》39期蒋海丽文《我的“生本教育”》)

 

  蒋海丽老师从新手到优秀教师,走得是寻找与学生的共同语言,培养与学生相同或相似的兴趣爱好,从而抓住了学生的心;千人万面,十余年来遇到的学生肯定个性各异形形色色的,这方面蒋海丽教师随机应变处理好隔膜,解决了学生不再主动学习,也不爱学习,学习过的知识练习过的技能学生们也能牢牢地掌握,生成为他们的能力。用最简单话来说,蒋海丽教师贴近学生的心态,走进学生的生活,了解了学生们的喜怒哀乐,与他们同呼吸共欢乐,知道学生在学习中遇到的问题有哪些,生活中困惑是什么,情感上的彷徨疑虑愁闷,等等;从学生的爱好兴趣入手,溵发保持住学生学习动力,生活激情,最终引领孩子们健康成长成才。

 

  这让我想起初中时的两位老师,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

 

  第一位是地理课周老师。闪现在脑海的北坡,有一个地方的人,一生中只洗三次澡;有一个国家的人,洗澡不是在盆子里,而是在把石头烧红放在一个大坑里,倒入清水,那些水形成蒸汽时,人坐在坑上木架子上接受熏蒸呢。北坡上,我们眉飞色舞地讲述着刚刚从课堂上听到的奇闻,你知道这个地方是哪里吗?是哪个国家哪个地区?哪儿还有什么特产?这些特产又有什么更奇特地来历?

 

  我们最喜欢的老师,是周老师,最欢迎的课,是地理课。学校最矮小的女老师,三十多岁吧,圆圆地脸上小巧的眼镜,为她增添说不出的文化味,她与李先英老师刚好相反,李老师个子最高,略瘦,周老师则最矮,个子略显胖,这让我们第一眼看到时,就牢牢记住了她。当周老师与丈夫走到一块时,那就更忘记不了她,矮而胖的妻子与高个瘦细的丈夫,与最近一份杂志上文章,描写的夫妻俩刚好相反咧,温柔和气地走动在校园内外,相互接送时的恩爱却是一致的。这只是我们第一眼看到周老师,就喜欢她的原因了。而第一节课上,更是让这种喜欢高涨得如同溢出桶的水,四处流淌得想向每一个认识的人唱歌。一节课,周老师只用了半节课时间就讲述完毕,地理课吗?周老师讲,记住相关的要点吧,嗯,这些内容做上记号,是重点内容,得反复背诵哟。然后,她打开一个小本本,那是巴掌大小的厚册子,火柴盒厚薄模样,前面似乎还有目录,她在前面查找一会儿,就翻到中间某一页了,一些这个地方奇怪而神异的风俗习惯,出人意料的稀奇事,世界闻名的事件名人,还有一些详细可靠的数据与资料,从那本小册子里走出山来,也有一些内容走到黑板上。右边角很小的一部分,与课文知识相关连却与考试内容无关的,都放在这儿。这些知识,却是我们上课最用心学习的部分咧,而笔记本,哦,班主任老师天天强调着,得一本笔记本啊,要记住老师上课所讲的每一句话,课后要复习咧。可是谁个也没有认真对待这件事,只是在语文课上做到了。但,地理课,我们不约而同的,找出自己的笔记本,旧作业本剩余部分撕下合订本,香烟盒背面叠齐装订本,也有报表红黑线格满纸面的针线缝合本,空白的部分也可记的。

 

  周老师的课堂已经不再是地理课了,那是一节节百科知识全书课,她把我们引领到一个从来不知道的世界中去。如果硬要给周老师的课定一个名字,可以称做博览课吧?

 

  这样的老师却是我们最害怕的,上课时,周老师微微转动身子,镜片后一双眼睛似乎扫视着我们,同学们赶紧坐正,挺起腰,抬高胸,平视着讲台前面。黑板上的字啊,喊叫着一个个同学上台演板时,我们留下地杂乱书写,同学们写的字,大字、小字、细腰字、粗壮字、正正方方的字、斜斜歪歪的字,在周老师的推出号、箭头、调动号加入后,似乎变了模样,却又一点也没有变。还是我们的字,我们的演板,稍稍有点不同,具体说却又说不上来。周老师轻轻的擦去这些字,红粉笔的、白粉笔的、蓝粉笔的、框架式的、图表式的、花朵式,依然还是刚才的内容,依然是那些字句标点,可是变脸一样,让我们有了另外一种感受。这些内容是我们对课本的认识,肤浅而表面,片面而尖刻;可是在周老师的摆动下,仅仅加上不同的符号,仅仅加上一两个字,仅仅把字的颜色改变了一下,突出一些而隐藏一些,由部分推导出另外的结果,于是,课本明了简洁得呈现在我们眼前。

 

  这不是我们刚才的演板的内容,却分明是我们刚刚书写的字啊。课本就这么简单扼要的几点知识啊。

 

  那么,做作业吧,周老师说,而这也是最让我们害怕的时候了。三分钟还是五分钟?刚好可以把作业做完毕的时间,课题、作业题、格式、书写、答案,同位相互检查,组长仔细检查。同位是男生女生坐一张桌子,别别扭扭地查看作业,指出字迹不正、书写不认真,重做吧,嗯,周老师听到声音了,只是稍稍大一点的罢了,不承认自己书写不规范而已,周老师走到身边,重做两遍吧,周老师说。上交作业,组长检查,答案似乎有点不完整哟,这里少半句话,这里少几个字,这里少一个标点哟,嗯,周老师又走到身边,翻捡组长评定的本子,重作五遍吧。

 

  啊,本来在下课时刚好做完的作业,你得在下课后别人玩耍时,在放学后同学们都离开教室后,呆呆地坐在课桌上抄写着。一次两次后,终于没有重作的作业了,可是,我们依然害怕的看着周老师随意在教室里走动,在最后几分钟时抽查作业本。

 

  谁也不敢保证,这一次重作几遍作业的,里面没有自己的。

 

  第二位是柯学龙老师,他所任教的课,是我最不喜欢的功课,最终却成为我的最爱,随便补充一句,三十年前的中考,全校物理成绩我排第一名哟。

 

  我喜欢文科课程,不仅仅是进入初中以来,班主任始终是语文课老师的原因,更因为家庭环境的影响,马家菜园子家族几大门中,我们这一支始终担任着教化家族内子弟的责任。小院内木瓜树下,爷爷讲述起起老屋墙角那几行字,“敬惜字纸,耕读传家”的书写时间及来历时,还从竹楼上找出几册手抄旧书,《三字经》《论语》什么的。太爷爷的笔迹啊,你太爷爷学问可深咧,爷爷说。然而,我的文科成绩不算好,倒是《几何》课学得不错,在王忠平老师节节课提问的督促下,年级第一的位置稳稳当当的坐了两年啦。现在变成《数学》课,把《几何》《代数》合在一块了,以前是两位老师分开教的,而后者却是我弱项,即使是班主任冯老师教我们。

 

  不喜欢理科,特别讨厌新开设课程《物理》。

 

  瘦瘦高高的柯学龙,风度翩翩地走进教室,给大家打一个谜语,猜出来有奖哦:你不理它,它不理你;你喊它,它喊你;你骂它,它骂你。千万别跟它吵架,最后一声总是它的。这个谜语与我们学习课程有关哟。这个老师不一般,喜欢玩花样,不是直接上课讲课本,而是闲谈谜语故事了。只是,物理课程又与谜语这种语文课知识有什么关系呢。翻开目录,柯老师说,大家讨论一下,看看能不能猜出来,我们在大山里沟谷里走路时,常常见到这种现象的。但是,依然没有人能够猜出谜底。

 

  柯老师很无奈地叹口气,翻开课本,指点我们研习上面的内容,开始了他的第一节课,我以为,那是他最失败的一节课吧?读课本,想象上面相关的实验过程,在脑海里一一过电影,柯老师说,这些实验器材材料什么的,我们学校一样也没有,只好在心里想喽,其实在想象里上课,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你可以在睡觉后起床前,把这些实验过程想一通,其实所有的课程学习的知识,都可以在想象中让它们过一遍的。这一句话让我牢牢记住了,学习其实就是回想,放电影样在脑海里回溯课本上知识,回溯课堂上老师讲述时的情景,它能够让你深刻地记忆住你想要掌握的一切。晚上睡觉前,我一遍又一遍地回忆今天学习的课程,想到柯老师的叹息声,他无奈地打开课本,指导我们读文字,想象出这这些文字变成画面,变成实验过程的情景,果然,很简单的知识,我几乎把一切细节都回想出来了。那么,语文课如何呢?数学课行不行呢?只是没想完这些内容,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倒是在第三节课时,看到走进教室的柯学龙,才想到起床时,忘记了再回想一遍昨天学习的课程了。

 

  简单的方法,从哪一天起,没有放过使用呢。回想,再回想,如同一组镜头,一桢桢画面,闪过课堂上与学习有关的细节,当然,同学们有趣味的反应,也没有放过,再一次品味着。物理,语文,数学,历史,社会发展简史,一门门功课一本本教材一个个老师讲述时情景,在睡觉前没想起的内容,放过后不再管它,安心地睡觉了。起床前再次回忆昨晚上内容,那些没想到的内容,再次提取课堂上的记忆,杂乱的片断渐渐多了,老师的神情语言越来越丰富,似乎他们走近我的身边,再次为我一个人讲课,讲着我不懂有点懂全懂了的内容,画面有模糊有清晰,模糊多而清晰少,不懂的多而懂得的少,只是当成一个好玩的游戏,每天放一次电影罢了。

 

  那一节课后,柯学龙老师说,请大家制作一份试卷,把最近学习过的知识,按照平时考试的题目,每人制作一份。晚自习时要用啊。那是一份我学习以来最用心的作业了,晚自习时,柯老师让我们相互交换后,当堂完成。当看到同位制作的试卷时,我傻眼了,似乎在脑海里见过的题目,占去了一大半,也仅仅是似乎见过的,却没有更深的印象,使劲想也回忆不出一点细节来。另外一小半呢,倒是在课本上见过的,基本上是作业本上的原题。测验成绩由同位,也就是出卷者批改。惨不忍睹啊。制作试卷,这也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法呢,柯老师说,自己给自己出卷,同位相互出卷,才能找到自己的死角,在学习时没有想到的内容与知识,技能与方法。如果大家运用好了这几种方法,会发现学习其实就是游戏,简单地不得了,让你轻轻松松地,就掌握了课本上的知识,学会了上面要求你能理解会运用的一切。

 

  然后是真正的考试,柯学龙老师找到了我,请你改一下试卷,给我帮一下忙,好吗?那个漫长而短暂的周末,牢牢地铭刻在我的心底,让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老师信任你,你还能不相信自己吗?嗯,我有一点喜欢这门课了,当然更喜欢这位老师。

 

  我能行,一定能行的,每次在睡觉前起床前,在回想当天知识昨天可能遗忘的内容时,第一个镜头,是柯学龙老师对我说,你能给我帮一下忙,好吗?

 

  三位老师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贴近学生、走进了学生的内心世界,最终才能成功地引领着学生健康成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