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选择教师这一职业,就意味着选择了清贫,选择了劳累。而选择在农村小学教学,则更是选择了寂寞,选择了艰辛。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师范毕业,怀揣“铁饭碗”步入教坛,天真的我时刻牢记班主任的“争做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的教诲;牢记母亲“宁可身体受累,不能让脸受热”的嘱托,走上了三尺讲台。

 

那是怎样的学校呢?前面是山,后面是河,南北各三间教室,东面是院墙,西面是两间办公室,围成个操场不足200平米的小院落,周围几十户农家簇拥着它,因校舍破旧失修,冬天透风,夏天漏雨。学校共6个班,老师全包班,就这条件,这还是当时规模不小的学校呢。

 

记得我教4年级那年,儿子6岁,在本校上1年级,正是三九天最冷的时候。一天,刚上第一节课,儿子突然发高烧。带孩子回家,家里没人,去乡卫生院,学生又没人管。我该怎么办?这时,家住本村的于老师说,要不找村赤脚医生先看看吧。我不假思索地说:“行,就这样吧。”村医看后说:“孩子气管发炎,得赶紧输液,不然就会发展成肺炎。”为了不耽误上课,又能给孩子输液,我在办公室火炉旁一字排开摆上几把椅子,铺上棉垫,临时挂上吊瓶,给孩子输液,一切安排妥当后,我赶紧跑进教室,和往常一样讲课。记得当时教室里静静的,好像孩子们知道发生了什么,都分外认真地配合我,刚留完作业,班长懂事地说:“老师,你去看看孩子吧,我们好好做作业。”我小声说:“谢谢”。我又赶紧跑回办公室,摸摸孩子正在输液的小胳膊冻得冰凉,因为办公室是西厢房,前后窗户透风,加上药液也是凉的,儿子见到我就迫不及待的说:“妈妈,我冷,肚子疼。”看着儿子可怜的样子,我的心在疼,眼里满是泪水。我对儿子说:“坚强些,妈妈给你焐焐手,输完液就好了,你看,大哥哥,大姐姐都那么懂事,你要跟他们学习呀!”我又一次回到教室,指导学生写作业,批作业。一连几天,我都是这样度过的。由于孩子们懂事的配合,我没耽误一节课。

 

事后,同事跟我说,怎不带孩子去医院看病,请几天假又有啥,真是犯傻。我无言以对,只是暗自在想,孩子们需要我,我愿意做这样的傻子,虽然现在孩子们不懂我为什么这样做,长大后他们一定会明白,他们的老师之所以这样做都是为了她的学生。

 

的确,老师工作的敬业,无形中会影响学生的成长,因为老师是孩子的镜子,孩子就是老师的影子。

 

27年的农村教学生活,几乎每年都有同事调入县城,我却从没动摇过,一直坚守着。从不因自己的一点小事耽误工作,父亲突发心肌梗去世,身在百里之外的我,没能见上最后一面;母亲做两次大手术后的护理工作,我都是白天上班,晚上陪床。

 

有人说我是工作狂,太认真,我只是淡淡地说,习惯了,改不了;有人说,教师的工作,就是良心活儿,我说,就是因为是良心活儿,才应该用心去做,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孩子,才能树立新时代辛勤园丁的形象。我想,我虽不是最美的教师,但成为最美教师却是我的追求与夙愿。

 

如今,经济大潮充斥着整个社会,有的老师耐不住清贫的生活,弃教从商;有的老师,把教课当成第二职业。他们收获了金钱,鼓起了腰包。对此,我很淡定,因为金钱和物质不是衡量幸福的唯一标准。

 

  我有一个梦想:直到退休时都要和孩子在一起,一起学习,一起游戏,一起锻炼,一起快乐。永远都跟孩子一样充满阳光,充满激情;永远跟孩子一样拥有一颗纯真的心。即使我老了,只要我身体力行,我也会继续站在讲台上,继续享受为师的快乐与幸福!

 

作者简介:

 

  陶立林 小教高级。19877月毕业于河北承德师范学校,19877月至19957月任教于承德县上谷小学,19957月至今分别任教于甲山镇富台子小学、武场中心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