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很有幸,作为一名特殊教育工作者,我成为了13个小天使的老师,这13个孩子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智力上的残疾,但天真纯美的童心使他们成为我心中一颗颗璀璨的宝石。

 

由于外出学习,近一个周没有上课。临走时,我简单叮嘱孩子们:我不在的时候,希望你们能管好自己,卫生、纪律、各种训练都要如同我在一般有序,不然我会很生气。

 

  学习结束,顾不上喘口气我便早早赶回。早上踏进教室,一切整整齐齐,和往日并无差别。班上十三个孩子,有十一个坐在位子上读书或者小声交流,还好,都是在位子上。另两个,按我的要求去体育队里参加训练。看到我走进教室,孩子们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渴盼的眼神一直在我身上打着转。惦记着两个在训练的孩子,我走向了操场,远远地,他们看到了我,两个小家伙便停止了奔跑,向我走来,一直跟着我,乖乖的走回了教室,顾盼的神情里透露出的是难掩的兴奋。我知道,也相信,我不在的日子里,一切如常。

 

 长途的奔波加之身体的不适,我的工作状态不是很好,也没怎么讲课。孩子们自觉地拿出书做了两节课的题,几个程度好的学生做完后自己对起了答案。临近中午,抽了点时间让孩子们自由地画一会儿画,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老师,你不在的时候,我们把你挂在墙上的两个毛巾洗了,还有你放在讲桌上的套袖。”“谢谢你们,老师觉得你们真的长大了。”孩子们便对我仰起了灿烂的笑脸。

 

 午饭时,学生都去排队,我一个人疲惫地坐在教室里,一个平时很内向的孩子正往门口走着,突然转过身来,低声嗫嚅着:“老师,您,您怎么还不去吃饭呀?”单纯的表情透出了满满的牵挂,简单的话语传递着浓浓的温暖,我的心就在这一瞬间一点点地融化了……

 

 下午,阴沉的天终于露出了丝丝阳光,泛起了点点暖意,我带着午时心情的松动带孩子们来到操场,让他们在游戏中进行康复练习,身体的疲惫让我很快无法参与到学生中,我不得不借助班上两个智力程度比较好的孩子,让他们带动孩子们参与训练,我只是像麦田的守望者一样,静静地看着他们,必要时对他们进行保护。

 

 轮到课堂游戏环节了,孩子们自发地玩起了“盲人摸象猜猜猜”的游戏:中间有个蒙着眼睛的孩子蹲在地上,边上孩子们扯起了圈圈,边走边说着:“小猫小狗小刺猬,请你猜猜我是谁。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随着四周孩子的定住,中间的起来摸到一个人,并猜猜是谁。看着他们的笑,看着他们一板一眼地猜着,还说出了自己猜的理由,我不由得童心大起。在孩子们期盼的眼神中,我把要摸到的人换成了我自己。孩子脏兮兮的小手抚过我的脸我的头发,我的衣服。一直问着这是谁呢这是谁呢。周围观看的孩子有的笑得倒在了地上。最终,可爱的小家伙一直扯着我衣服的前襟摸索着,小心地试探着,然后肯定地说,这是杨老师。在被猜中的那一刻,一股更大的暖流从心底鼓鼓而出。感动是什么?可能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答案。但,这一刻对于我来说,感动就是这群口不能巧言、体不能衡动、脑无法聪慧的孩子们对我的认可,它让我的心灵震颤,让我的心灵涌动……

 

 虽然是一群“特殊”的孩子们,却总是在不经意间,给我最纯净的快乐与最深的感动,似沁人心脾的甘泉,如芳香四溢的热茶。哦,原来与我朝夕相处的每个孩子,都是天使,是最美的天使,他们让我的心明亮、宽敞、纯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