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网友LZL62286读了我昨天写给他的博文《致网友LZL62286》,跟帖:“读了博文,一身冷汗。我倒不是不敢接受他人的批判,由于个性直率,我在工作中不知触犯了多少人的自尊和神经,有不少老师说我工作严格,有不少学校领导说我苛刻挑剔,这些我都能坦然面对,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只要自己坚持原则就是对的,实际上不知不觉间我早已成为专制思想和专制文化的殉道者。这还是表面的,其实我和众多无所事事的混世者一样浅薄,我随意宣泄自己的观点,没有真正冷静地坐下来读读书,这是我汗颜的真正原因。谢谢您!”

 

我想说,不是您谢谢我,而是我应该谢谢您,谢谢您能接受我的观点。我的观点向来不敢要求别人接纳,这就是我为何在单位、在生活中不言语的原因之一,因为我毕竟是草民。不言语的原因之二是五年前,也就是2008613日,我就写过一篇博文《毕延威已经死了》,一个诅咒自己死了的人,还能顾忌什么,于是我聋了、傻了、哑了,思考自己活了那么多年,竟然是他人的一颗棋子,他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倒不如自己是弃子,成为弃子,有时间可以思考问题了。这并不是自己校长被免职之后发泄私愤,而是随着自己读书多了,视野宏达了,思维开阔了,而要生活在专制文化下的自我反思。过去自己一直认为自己是学校的精神领袖,实际上是不是呢?原来是我一直在使用他人固有的格式语言忽悠老师。

 

死了的人如凤凰涅槃,蓦然惊醒,我写到:“中国的知识分子从别人那里得到尊重,并不是他们为了别人的幸福做过什么,也不是他们为了人类创造了什么新文化,只是他用了大量时间获得了相当多的知识,做了一个书橱。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不过是一群仅仅通晓考试却不关心真理和道德的食客。”生活中的我们就是这样,还居然自认为是精神领袖。

 

你说你读了我的博文,出了一身冷汗,你已经惊醒,知道原来你“工作严格”,对他人的工作“苛刻挑剔”,竟然“成为专制思想和专制文化的殉道者”。我过去何尝不是这样?所以,我有几次在教师培训会上告诉教师们,“办事还是悠着点”,不要做什么精英,可能你暂时被评为精英,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发展,今后自己可能成为一种有毒文化的传播者,因为自己被毒害了,又去毒害他人,这一点,我们不得不防。

 

你表示,不再随意宣泄自己的观点,应该冷静地坐下来读读书。冷静坐下来读书是正确的,观点当宣泄还是要宣泄,否则你就成了一个没有主见的人。我想告诉你,一个人的观点,由于视野狭隘,或者读的书不多,难免不偏激,比如我写的博文,本是自话自悟,有杂志社编辑看了,说我如果文风改一下,他可以采用我的文章,也就是不应该在自己的文章中陈述自己的观点。我感谢这些好编辑,能看中我的文章,我原写文章并不是求发表,而是想找到自己的精神支柱,至于这些博文杂志用不用,我都无所谓,何况博文都是一己之见,难免不偏激,如果有人指出这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思想在相互碰撞,就会产生新的火花,也就更好地促使自己学习。

 

生活中或工作中,我很少言语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通过读书,知道中国人和外国人不一样,外国人无论是在等火车的候车室,还是乘飞机的候机室,都能静坐在那里,有的在思考着问题,有的在看书,而我们中国人,只要有三两个人在一起,就唧唧碴碴过不停,不是谈斤论两,就是张家长李家短,人不散场,话语就不停息,这些话语都是无聊的闲话,没有一句有用。饭桌上,外国人即使是恋爱的男女在一起,也是坐在那里各吃各的饭,而我们中国人,总是有人制造出什么荤故事、素故事,讲的他人哈哈大笑,才显示出他有本事。

 

中国文化和外国文化不一样,儒家等级文化历来就是要求上行下效,不能越雷池半步,外国文化是对话文化,需要首先学会倾听,再审视辨别,批判质疑地接受。我们是率先实施新文化的人,这种文化是新生事物,常遭严寒雪霜的侵凌,幼小的生命在这个时间段里,难免不感觉到孤独,常被侵凌打死,为了我们这个生命不被打死,我希望你我能抱团取暖,相互激励,尽管有些意见不相一致,也不要相互攻击,虽然有时我们有些观点对方不能接受,但我们应该赞扬他人说话的勇气,只有这样,社会才能有生命的活力。

 

LZL62286网友非常赞同我“抱团取暖,相互激励”的观点,说:“古人有‘曲高和寡’、‘知音难遇’的感慨。”他是高看我了,我只想做独立的自我,何来有曲高和寡的说法啊?比如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算是牛人一个吧,可他站在体制之外,近段,竟然在网上遭到不少人的攻击(受到攻击也很正常,因为许多牛人没有得到此奖,更何况,接受批判质疑是文化人应具备的品质);再有南昌二甲中学的凌宗伟校长,教书30年,因为能坚持做独立的自我,竟然也是三起三落,因而他成了凌扒皮。我想提醒朋友:要时刻警戒我的反动思想,因为我不做一个随众的人。

 

我在过去写过一篇的博文《请在共鸣声中保持有自己的抗争》就说过:“我这个人很反动,常说:所谓新闻,大多是过眼烟云的人闹出来的过眼烟云的事。正是因为自己有这种思想支配,所以很不入流。”我闹不出过眼烟云的事,被遗弃在一域,唠叨两句,这很正常,有时又耐不住寂寞,想随着过眼烟云看看风景,这时就有反对者不让我看了,于是,我只有“潜下心来,静静地读书,与先贤对话,自觉或不自觉地跟着先贤们的韵律走。”

 

但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主张有批判质疑文化的人,虽不愿意跟风跑,可时下物欲横流的文化着眼点是文化消费,这样引领许多人的生活内容就只有劳作与消费,又怎么能有真正的精神生活呢?读书,和先贤对话,可是,先贤已经远去,我不能跟着先贤跑,也不愿意跟着先贤跑,时常告诫自己,没有精神家园的人是没有根的。没有精神家园的人如断线的风筝,在天空飘到哪里都可以。有精神家园的人,始终拽住高高飞扬着风筝的那根弦,无论风筝飞得再高再远,风筝就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我在《请在共鸣声中保持有自己的抗争》一文中写到:“要想自己不被同化,也就不能跟着先贤奔跑。这就需要自己时刻不要忘记我就是我,不能溶解在圣贤的作品里。读他们的作品,只是吸收养料,而不是把他们的拿过来,视为永远正确的真理,用他们永远正确的话要求别人和自己一样做机器人。所以,我在读思想者的作品时,既要保持自己站在一个对话理解的基础上去品味欣赏,还要保证自己既有共鸣,也要有抗争。”

 

网友LZL62286说:“生活中流传着‘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友’的处世法则。”我想告诉你,这里说的友是什么样的友?君子为友“和而不同”,非君子为友是“同而不和”,意思是说,非君子,表面上非常赞同,实际上隐藏着心诸多矛盾;君子,虽吵闹不休,但是他们会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走。老古话说:狼是群居,虎是独行。生活之中我们是做狼还是做虎呢,如果我们有独立的思想,那我们就是虎,我坚信你是一个愿意做虎的人。

 

你说:“我万万不敢自比伯牙,更不敢自诩为清;当我们随世俗洪流滚滚潜行时,还能存有自己的点滴想法已属不易,可能这些想法会与现实磕碰,可能处世方法会让人嗔笑,我坚守清贫、坚守付出、坚守希望!我相信,我们的教育会走上关注人、关注生命、关注人性、关注思想和灵魂的希望之路,我期望看到校园自由玩耍和开心快乐的学生,我期望看到教师自信爽朗的微笑。”要想实现您说的教育场景,就需要给老师以自由,把教学的主动权还给教师,实现“我思故我教”,这就需要教师觉醒,能坚定地去读书、自修,走教科研之路和专业化成长的路,切不可再被他人忽悠。

 

记得我在我写的博文《我眼里的好学校》里写到:好学校应该是校长觉得这所学校愈来愈难管理,而不是一刀切一元化每一个人很顺势的学校。

 

时下的教育,你和我一样都看到:“学生学得苦,教师教得累,我感慨,我无助,我还在一旁帮着勒紧捆在教师身上的绳索。教师走上讲台真的需要监工吗?不可能每一节课都派一个监工吧!教师是高素质的觉悟群体,干的活是良心活,每个人都知道该干些甚么,只要还教师主动权,教师就没有必要为了应付而应付。我呼吁,改革的思路再宽些,改革的步子再大些,还教师自主,就是还教师自信,还教师自尊”。

 

我们的呼吁有何用?专制者们都想制造教育神话,有几人能关心教师们的内心需求?尤其是在时下,教师没有经济与社会地位。棒槌画两个眼睛,只要说他是领导,就可以对教育吆五喝六,他们又时常送一些是棒槌的人来做教师。在这样的情况下,做有思想的教师,如果再能独立而行,就难能可贵了。

 

罗伯特·梅逊说:“由于一个真正受过教育的人把那些永恒的标准运用于特定的情境,所以他表现出和谐、自制和文明。由于他具有智慧,所以他能控制情境。由于真理指导他的生活,所以它是一个高尚的人。教育就是发展;教育就是引申;教育就是自我实现;教育就是由于人逐渐认识真理而使人变得富有人性。”我希望教师群体是真正受过教育的人,不要再如我一样,只具备有做三类人智慧,去培养做一类人的素质,这样的教育,难免不少老师“依纲扣本”,学会了用先贤的语言忽悠他人。

 

我说让我们“抱团取暖,相互激励”,是因为我看了您的跟帖,知道您是“一个真正受过教育的人”。受过教育的人应该知道,时下沉睡的人太多,很难唤醒,这就需要自己的心灵与他人的心灵产生共鸣。我们已经产生共鸣了,但是,你能时刻保证有自己的抗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