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师说》专刊的前身──《师说·思考者,是人民教育出版社论坛、教师教育论坛分区打造的一个内部交流的平台,它从数十万篇沉底的精彩文章中,挑选一些对于当下教育有启示意义的话题,以激发起一线教师的思考;这些贴子是十余年内人教论坛内热心朋友们撰写的文章。刊物编辑由网友申请,在QQ群留下文字,自己照片一张,简介一份。申请文字发群或信箱,没有QQ号的论坛网友,将由群主或管理员发布群内——便利原刊栏目责编审核。编辑每年投稿一篇原创作品,或推荐编辑一期刊物,这是最低要求。当年未能完成任务者,次年视同自动放弃编辑责任,元月份由编辑名单清除。当时启事草稿也是由各位网友讨论,原编辑部人员审核通过的。

 

  2012年5月,我们推出第一期试刊号,基本模式一如《师说》正刊,在群内发布的公告中说,这是一份指导大家熟悉正刊栏目,采稿标准,修稿程序的平台。每一位论坛内教师朋友,师说群内的热心人,都可以参与进来。在认真阅读人民教育出版社论坛的文章过程中,把您认为值得推荐的文章,附上自己的推荐意见,以跟贴形式,发在论坛分区置顶贴后。当时栏目设置为名师导航,教育叙事,信息集萃,艺术园地,管理荐言五类,名师导航(每期一篇,基本确定为当月或上月《师说》某篇文章),教育叙事五篇左右人教论坛内文章,信息集萃(十篇左右人教论坛内教育信息),艺术园地(五篇左右推荐稿件或自由投稿),管理荐言(五篇左右自由来稿,对于当前校园管理,教育教学的建议探疑争鸣类文章)。每月推出一期,三万余字左右。在试刊号推出的当天,有几位跟贴教师在这一期后面,提出建议:为什么不把人民教育出版社编辑,人教版教材执教者,教材课程的科研员,他们的对话收集起来,为什么在教材里面编辑这篇文章,课后设置的问题意图是什么,执教者在课堂教学中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解决这些疑难的方法失误与收获,他们的对话集中编辑一期呢。

 

  试刊号第二期,是人民教育出版社熊宁宁编辑执教《棉花姑娘》的教学实录(第一课时),参与讨论的几十位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们,展开热烈讨论。熊宁宁编辑说:作为一名教材编辑,上课的机会不多,因此,得到这次上公开课的机会,我既紧张又兴奋。短短40分钟下来,虽然不如真正的教师那样专业、娴熟,但也因此少了几分束缚。特别是把编者和教者两种身份结合起来,使我对语文课堂教学又有了几点新的思考。首先,语文课堂应该是真实、朴实、扎实的。即使是上公开课,上课也不应该成为表演、成为作秀,它应该是朴素的、自然的,是对常态教学的提炼和升华。第二,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要贯穿课堂始终。良好的习惯对于一个人的成长至关重要,学习习惯的培养应该渗透在整个学习过程中。第三,注意利用教材资源。从编者的角度出发,薄薄的一本教材,没有任何可浪费的空间,因此,任何一处插图、泡泡、练习的设计,都是有意为之,是有助于学生理解课文内容、学到语文知识的。因此,教师与其花费大量时间、精力去搜集资料,不如先对手中的课本进行充分的挖掘和利用。第四,注意利用课堂生成的资源。浙江温岭第一缕曙光朋友说:教材的编者有时确要去亲自上一上,才能把教材编得更好,为熊编的做法叫好!安徽省阜南县乡里人说:揣摩文路、领悟编路、把握教路、引领学路,曾一度在阅读教学中被不少语文教师视为法宝。请教熊老师(这样称呼不介意吧?)您对此是如何看待的?在阅读教学中应怎样处理四者之间的关系?安徽ligu说:非常佩服熊宁宁编辑的精神,同时也给一些教材编辑及教研员们开了个好头!网友唐吉坷德问:恕我直言,熊编的这个课,在识字教学上的目标有比较大的偏差。这一期推出后,得到网络上各处朋友的好评与厚爱,使得我们编辑好这份网刊,受到更大的激励,增强了自己的信心。群内网友们积极参与讨论,建议修改这个样式,以某一个专题形式,针对某一个问题,在人教论坛内收集相关文章,或理论分析,或事例证明,或数据支撑,无论赞同或反对,集中推出。

 

  试刊号第三期,是艺术教育专刊。随后就确定了网刊风格特色——专刊:每期推出一位名师在专刊主题方面的文章,其余为收集论坛内这方面所有文章,精心挑选出最精彩的部分文字,二十篇左右文章,三万字左右篇幅;此后我们陆续推出了远程教育、书法教育、体育教育、文学教育、民主教育、双语教育专刊。目前为止,我们共推出了九期《师说·思考者,三十余万字,但编辑这样的专题式网刊,却不止半年时间了。因为《师说·思考者的前身是另一份民间网刊《竹溪教科研论坛,竹溪教科研论坛前身是创办于1987年的校园文学刊物,湖北省十堰市一批热心教育事业的乡村教师,在任教于竹溪职业高级中学的我组织下,感概于农村学校文学气氛淡漠,联络三一六国道沿线中小学校热心老师几十名,推出这份半年刊。其后人员调动,工作岗位变换,唯有我一人坚持把这份刊物办下来,由半年刊、季刊、双月刊、月刊到周报,最后确定为月刊,到1999年。湖北竹溪县内没有一份教育教学刊物,为农村老师提供一个展示自己风采的阵地,文学刊物遂转变为教育教学科研刊物,再次由半年刊,季刊,双月刊到月刊,油印小册子,堆在办公桌上却是厚厚的一摞,如今又是十余年矣。

 

  在《师说编辑群里,湖北余香贵老师发布过一个贴子,提出为什么改名为《师说·思考者

 

  《思考者三问》

 

  为什么命名这思考者?不是实践者,行动者,执行者?

 

  为什么是第十四卷?不是今年改版的第一卷,不是一九八七年创刊推出油印本时的二十五卷?也不是一九八四年创办这种交流思想群体的二十九卷?这些内容在创办者的个人自传性文集,可以见到相关文字的。为什么早期创办时,每期中团体活动的记载,只有一个人在独自支撑这件事?并没有外人参与?后来,没有了相关活动记载了?为什么不再记载这些活动?似乎在二零零五年时,自费油印本时,还期期有这种文字记载的的咧。

 

  期待这份《师说》办成周刊,其实目前有四份刊物,相当于周刊啦。壹周刊,为师说正刊。二周刊,为乡村版,三周刊为名师版,四周刊,为思考者的。想起三十余年前,刚组建农村职业教育团体研究会时,作创办者的他,下乡村调查多次,每逢假期,必到山村田间。那是单纯清澈的目光,现在似乎再也见不到啦。后来办成了一份交流刊物,自费油印的他,似乎依然是如此单纯直朴。再后来,他似乎不再是过去的他。那个过程似乎是他在农村职业初级中学任教时发生的事,每周两节课,在三一六国道旁边几十所学校,上百名教师,他听了上千节课后的事了。只是文学刊物变成了教科研刊物。解释,科研与教研,那是不同的范围的事,我们常常知道教研,却不知道科研,这份刊物是把两者结合起来进行研究的。这也是思考者改名的原由之一么?不仅仅是行动者,执行者,还同时是思考者,在执行中思考,在行动中沉思?把农村学校的实际教育与基层教师的思考,把当下实际的需要与教育的理想结合起来的思考者?这才是他认为目前教育的希望之所在?

 

  而十四卷,那是教科研刊物创办的起点,以前,是文学刊物,再以前,是农村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的狂想?

 

  而记载,却不知为何没有的啦?我想不出,虽说在最初我们在一所学校工作,后来在山区调查时,也曾经在一块干过一个多月,在竹溪最边远的山村,在丰溪,在龙滩,在天宝,在学校,在农户,曾经在刊物上发表过他一万余字的调查手记的。

 

  希望坚持发表这样的文字啊。

 

  竹溪教科研论坛月刊编辑们,200312月,推出第一份专刊,这也是首次针对某个问题,请专家名师“汇诊”山区教育的“第一炮”。20059月创办了自己的网站,此后不再油印出刊,确定以专刊形式,每期推出一个专题。并得到留学日本的学者陈枫先生支持,把他驻日期间翻译作品首发本网,广东退休老教师谭生树先生,山东泰安附中孙明霞教师,大庆广播大学副校长商江先生等均在竹溪教科研论坛网创办了个人专栏,以示支持。荆州文史作家刘作忠先生把自己的作品投稿到网刊,由网刊推出专刊。期待竹溪教科研论坛走出竹溪,走出郧阳,走出湖北,但由于种种原因,一支未能如愿。推出113期之时,觉得时机似乎成熟,遂与《师说》网刊之论坛内刊,停办的《师说·网摘》合并,以人教论坛为基础,发布国内外关注山村教育乡村教师农村学校的教育文章。

 

  从《竹溪教科研论坛《师说·思考者,走到今天的《师说》专刊,不知不觉已经二十五年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