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最近,在《师说》第九期中读到四川谢云的《最好的教育,是对师生彼此的成全》。在文中他写道:教育的最为美好之处在于,教师在成全学生的同时,其实也在成全着自己。而最美好的教育,就应该是这样的“成全之道”:它让每一个教师和学生,都能由此得到更好的发展,更好的成长。

 

  文章读了一遍又一遍,感慨颇深,深有同感。因为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特别是在突破高原期的过程,得到了学生的帮助和助力。

 

  从2000年起,我就陷入了成长中的高原期。虽说在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要经历从开始阶段、迅速提高阶段、高原期以及再次提高阶段的过程。但我在高原期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从2000年起到2010年,长达10年之久。在此其间,我曾两次参加市级优质课竞赛(一次是录像课),一次县级优质课竞赛,但一次也没有获得一等奖。多次参加过省、市、县论文大赛,除在县里获得过一次一等奖外,其他仍然与一等奖无缘,最高奖项是省三等奖。向各类报刊杂志投递了无数的稿件,却始终没有一篇发表。其他方面也是如此,教学质量也无法提高,就连我兼任的科技辅导员工作也不例外,辅导学生参加科技竞赛,不管是在县里,还是在市里,一等奖也少的可怜,多数都是二、三等奖。团体奖更是一次也没有获得。

 

  如何才能走出高原呢?我在迷茫中苦苦求索。2010年秋我教七年级,做的第一个实验就是《光对鼠妇生活的影响》(七年级上册第15页),该实验的方法是先放入泥土,后放入鼠妇,然后观察是有光一侧的鼠妇多还是无光的一侧的鼠妇多,最后得出结论。705班的学生韩庆天在做该实验中发现:泥土的颜色与鼠妇的颜色极其相近,难以清点鼠妇的数目。有的鼠妇还躲到了泥土里,更加难以清点鼠妇的数目,影响了实验的效果。他把观察到的这一情况向我反映,我表扬他观察得很仔细,并且鼓励他在课外对这个实验继续进行探究,他在课外对这一实验进行反复的实验和研究,在教师的帮助下,终于将原实验优化改进成功。后来他将研究的过程写成了《一次“纸上得来终觉浅”的遭遇》一文,发表于2011年第1期的《初中生天地》上。

 

  就是这篇文章帮我走出了高原,虽然这篇文章是学生文章,我只是以辅导教师的身份出现,但毕竟是第一次公开发表文章。它让我看到了光明,收获了自信。同时瓶颈一旦打开,突破自然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就像王国维在《人间词话》所说成长过程一样: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正如谢云在文章中所说:教育的最为美好之处在于,教师在成全学生的同时,其实也在成全着自己。从2011年起,从学生这篇文章发表后,我获奖的等次开始高起来,也有论文开始发表。论文《光合作用的优化》获湖北省论文评比一等奖;《小实验蕴含大智慧—巧做生物实验》一文发表于《初中生天地》。

 

  2012年,我仿佛一夜之间就成长起来。论文《养成习惯,探究也能水到渠成》发表于《初中生天地》;教学设计与反思《诗情“花”意》发表于人教网;《在实验中反思,在反思中成长》发表于人民教育出版社主办的《师说》杂志。我辅导的袁危同学写的实验小论文《由此及彼,意外之喜》,同样也发表在《初中生天地》上。论文《让“小课堂”成为师生成长的“大舞台”》获得宜昌市一等奖。

 

  对于我来说,2012年的关健词就是:突破。我在教研上的突破,也带动其他方面的发展,其他方面也取得了突破,进而提升了自己的整体专业水平。教研的突破首先促进教学成绩的上升,2012年因教学成绩优异,我获得了远安县教学标兵的称号。辅导学生参加宜昌市科技节比赛也取了突破,三名同学获得一等奖,团体也首次获得第三名的好成绩。我也因此获得了远安县教学标兵、宜昌市优秀科技工作者,远安县优秀科技辅导员三项荣誉。

 

  回顾自己的成长历程,虽然在高原期停留的时间长,但庆幸的是,我还是走出了高原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虽说能突破主要取决于自身的努力,但学生的帮助也必不可少。正是学生韩庆天的小论文《一次“纸上得来终觉浅”的遭遇》发表,帮助我走出了高原期,走向了成功,而教师的成长又可以更好的帮助学生成长。这正如谢云在文中所言,既成全了学生,更成全了教师,正可谓彼此相互成全,这可能就是最好的教育。

 

  作者简介:

 

IMG_1667

 

  韩远华 远安鸣凤中学生物教师,中学一级教师。从事生物教学二十多年。先后获得宜昌市优秀生物教师、宜昌市优秀科技工作者,远安县教学标兵、远安骨干教师等荣誉。在《湖北教育》、《初中生天地》,《师说》等各种刊物发表教研文章十多篇。